桑博|高铁正在朝哪开?

来源:  桑博zambos

高铁正在朝哪开?

/ 桑博

还有人记得这句话吗:奔向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
至少八零后之前的数代中国人,对“四个现代化”这个短语都不会陌生。曾经在整整四十年里,“四个现代化”这五个字充斥着中国人的生活:从街头到课堂,从课文到日记,从黑板报头的题图到恋人之间的情书……它伴随了两三代中国人的成长,成为他们的集体记忆,也是几代中国人共同的理想。
对国家的理想,对社会的理想,对未来生活的理想——几乎所有社会成员也将个人的人生理想、职业选择、终生事业倾注其中。而“四个现代化”的宣传画背景,常常是卫星与火箭——科技的象征。没错,需要给九零后、零零后科普一下:“四个现代化”之一正是“科技现代化”。

作为天堂般的曾经梦想,2000年不仅被中国人奔到了,而且被抛在身后已经20个年头了。四个现代化之一的“科技现代化”,正在给全体中国人带来前所未有的福祉,和变化。
这种变化之深刻,很可能不止于手机、高铁、网络阅读、视频通话这些事物的出现,也可能不止于生产、生活方式的根本性变化……在另一些方面,它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也许使乐在其中的人们忘却了“科技现代化”理想的初衷,更丧失了历史的方向感,不知今夕是何年,不觉归途是何处。
恰似一列高铁,从里到外浑身上下充满着“科技”:列车里的人们享受着科技提供的空调、网络,玩着“快手”“抖音”,沉迷于网游,在稳如静止、快似电掣中昏昏欲睡,丝毫未曾觉察这列高铁悄悄绕了个弯儿,朝着历史的来路高歌猛进——倒了个方向,正在往回开。
常常我们叹息一车被运往屠宰场的肉猪们的麻木与可悲,其实人类比肉猪并不高明多少。

数年前曾有一瞬,惟凭直觉我产生过一个判断:
及至现代,所谓科研活动或科技的进步,很可能首先是军事科技——杀人技术和杀人凶器的研究与进步。至于真正能够造福民众、提供生产生活便利的科技进步,常常不过是军工科技的无心插柳,副产品和零头。包括在医疗领域。
在今天以及未来相当一个历史里,显然这个判断无从得到证实。但至少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在全世界的各个国家里,军工科技——杀人技术和杀人凶器的研究一定是被放在首位、享受优先发展特权的,也一定是投入研究和试验资金最多的。
尽管奢耗民脂民膏,但战争只是迫害的极端表现,战争征服和大规模杀人尚未普及世界多数地区。而科技毕竟是科技,毕竟实现“现代化”已经二十年,不能发动战争杀人它另辟蹊径,把研究的章鱼触角伸向了另一片广阔天地:社会控制。

以我这样一个纯粹的科技盲单凭感觉的猜测,目前广泛运用于社会控制的科技至少包括三大领域:人类生物技术,人工智能(AI技术),和网络信息采集统计技术(所谓大数据)。其中AI技术的研究与运用,最近取得令世界瞠目的巨大进步——
人脸识别技术已经被整合进全国迅速扩张的监控摄像机网络之中。按照预先的编程设计,它根据外貌特征专门识别特定人群,并记录他们的行踪用于搜索和审查。
根据相关业内人士的描述,结合网络上流传的警方数据库、政府采购文件、和制造此类系统的AI公司分发的广告资料,综合分析得出结论:这一崭新技术已经被用于特定种族人群。
人脸识别技术目前正对准东部富裕发达城市,以及沿海省份。也包括内陆城市,例如河南某市今年启用的一套新系统,仅在一月之内就完成了50万次筛查,以确定当地有无特定种族人口流动。
采购文件也显示,对AI技术设备的需求正在急剧扩大。2018年,共有16个省份和地区的二十个专业部门寻求购进这一技术。例如,西部某省的专业机构已于2018年置办了一套“能够支持面部识别,辨认特定种族人群特征”的智能摄像系统。
在许多中西部省份,皆有专业机构寻求采购人脸识别软件的文件公开。来自河北省的一份采购文件描述说,如有多名特定种族人员在同一天预订同一航班时,软件如何自动通知有关部门。另有知情人士说,在一个国家数据库中,存储了所有离开原籍的特定种族人员面孔。
从技术角度来看,通过计算根据种族对人群进行标记,在世界上已经不是什么科技难题了。例如IBM公司,根据它的广告宣传,其产品能够完成根据种族特征对人群的划分。中国云从科技在对其监控系统的营销活动中概述了一个体验样本,其中表示这项技术可以识别“特定人群”:“如果一个社区里生活着一名特定种族人员,20天内该社区出现了6名特定种族人员,它会立即通知执法部门。”
在美国和欧洲,对人工智能社区的争论集中在技术设计方的无意识偏见上。AI技术被公开地运用于种族识别和监控,“这在美国人看来相当可怕,我们的系统很有可能置入了种族歧视,但不会是以这样公开的方式。”美国电子前沿基金会的监控诉讼主人詹妮弗·林奇说,“例如,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系统可以将某人识别为非裔美国人。”乔治城大学法学院的隐私与技术中心助理克莱尔·贾维认为:“如果你制造出能够按照种族对人群加以划分的技术,那么就会有人来利用它控制、压迫这个种族。”
由于特定种族在相貌外形上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区别,降低了软件识别的难度。为迎合需求,中国的新一代初创科技公司纷纷选择人工智能作为重点科研攻关方向,以肤色和其它种族特征为参照数据,实现偏见和监控的自动化。

目前,提供人脸识别技术用于种族监控的AI公司包括易途、旷视科技、商汤科技和云从科技。业内人士表示,最早提供种族识别功能的海康威视公司(专业销售摄像头及图像处理软件),2018年后开始逐步被淘汰。同一年,“天网”、“雪亮”两大工程获得政府拨款数十亿美元,专门用于对监控、警务和情报收集的计算机化。前述初创公司的市场估值随即骤增。
这些初创公司销售的产品如“火眼”、“天眼”、“千眼蜻蜓”等等,它们的销售广告中承诺运用人工智能监控摄像头拍摄的图像。通过一种叫作“机器学习”的程序,工程师将数据输入人工智能系统,训练它识别人脸模式或特征。在进行种族归纳时,他们会通过成千上万的特定种族人和非特定种族人的带标记的照片。
这些人工智能公司从具有全球背景的重要投资者那里获得资金。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和高通风投(Qualcomm Ventures)都是向商汤科技投资6.2亿美元的联合领投方的成员。红杉资本(Sequoia)投资了易途。旷视科技则得到了中国知名科技投资者李开复的基金——创新梦工厂的支持。李开复是微博著名的网红,也是中国人工智能的支持者。他说,中国在发展人工智能方面具有优势——因为领导人不那么在意“法律约束”或“道德共识”,“在人工智能的故事中,我们不是被动的旁观者——我们是它的创作者。”
实际上,目前在中国科技行业里,种族识别归纳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它变得非常普及,以至于业内人士把它与短程无线技术蓝牙相提并论。
这是目前已知的全世界第一个意图清晰地将AI技术运用于种族识别、区分和监控的先例。这一国家行为令世界震惊。这种行为使该国成为应用最新科技监控民众的全球先行者,或将开启一个高科技自动化种族主义的历史新时代。

因为,易途公司和它的同行们并未满足于在一国之内推销它们的新技术,它们正在作向海外扩张的努力。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研究员乔纳森·弗兰克尔认为:这一努力的结果,很容易让其它国家的政府得到种族分析的软件。“我毫不夸张地说,这关乎着全球脆弱民主的生死存亡。” 弗兰克尔说,“一旦一个国家采用这种威权模式,它就会毫不犹豫地利用数据来强化思维控制和规则。它带来的后果,甚至要比七十年前苏联所做的更为深刻。”


在我理解,弗兰克尔最后一句话的含义,“深刻”二字所指的,也许并不只是科技种族主义全球普及的危机,同时也可能暗示着这种新型独裁手段对民众思想意识、直至人性的深刻改造。
桑博科技与独裁结盟,进步带来倒退——这是历史的一个新特征。这也就是我们常说“今天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所指的方面之一。但在另一面,当最新的科技被运用于最古老的犯罪——种族主义时,它又验证了一句老话:太阳底下无新事。
如果说当我们在童年时代,懵懂注视着从语文课本到政治课本、随处可见的那句话——“奔向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以及象征着科技进步的卫星火箭——时,我们怀着渴盼天堂般的向往,想象着2000年之后的世界,而不能对今天的历史荒诞作出预判,那么在今天,当科技成果被运用于种族主义,我们却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它绝不会停步于种族主义,绝不会满足于对“特定种族”的监视和控制,必然地它要推广向全社会,所有的社会成员,最终任谁也不能逍遥于镜头“天眼”之外,一如奥威尔笔下的“电屏”社会。

历史却常常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打开一个新时代。新的挑衅往往也意味着新的转机。就像“科技进步”与“历史倒退”这一对现象同时并存——出现在同一个时代里,并且狼狈为奸、相辅相成——显得无比荒诞,那么,我们常用来形容科技进步的一个成语“日新月异”与“日薄西山”也有可能同时并存、齐头并进!

2019、4、16

2019年5月28日, 10:44 上午
分类: 审查方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