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下文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王左中右(ID:iiiidea)

前段时间,看到一些花里胡哨的小区,一时间內心肿胀,不吐不快,写了篇文章吐槽,《现在的小区名真是让人掘地三尺五尺投地》。

但,发生下面这种事情,我是万万没想到。

一夜之间,感觉家家戶戶都成了戴罪之身,“你,奥林匹克花园,”,“你,御景都城,封建迷信”,“你,第一公寓D座,居然使用罗马字母”,统统地改了。

有的小区,被拉出来游街示众,当做了典型教材,“中瑞·曼哈顿”改成了中瑞·曼哈屯,“欧洲城”改成了矮凳桥小区。

不光是小区、酒店,还有一些地方的大桥,直接被当场斩首。东风大桥、溪大桥、南山大桥,你个十八线小镇上的小破桥,有什么资格用“大”这个字?

怀着对这片土地最深沉的热爱,照着这种改名的逻辑,我觉得很多名字都可以先改起来。

首先,人名就是个重点整改地区。

比如说,那些叫建国、建军、建党、 建业的,你们这得立了多少特等功啊,就敢取这种开国名号。

那些“解放”“援朝”的,你们真参加了吗?

我这里善意地通知你一下,抓紧时间拿着二代身份证去派出所改改吧。

还有那些名字里带龙啊、风啊、鲲啊、 麒麟之类的,都什么魑魅魍魎妖魔鬼怪,不仅带着封建主义的色彩,还是夸大宣传胡说八道,你们老老实实叫个牛啊、马啊、二狗子啊,不比啥都強。

强调一下,不能叫鸡,容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还有,有关部分已经说了,带“大”的也不行,大张伟、佟大为、倪大红、大冰、魏大勋什么的,都自觉点,你看陈小春和六小龄童就很谦虚。

当然了,像张大大这样的就稍微麻烦一点,以后只能叫他:张。

人名改了,接下来城市名、地名也得一起改起来。

大连、大庆、大同这些三四线城市,“大”字可能要被收了,以后就叫连、同、庆吧,多普天同庆的名字啊。

天津,天子渡口,太封建了;南京,是谁的京,封建余毒;连云港,口气 不小啊,连云?还想上天啊?

还有这个黑龙江,龙什么龙,哪来的龙给你黑?在祖国的边界搞封建迷信可要不得啊。

北京的王府井,大清都亡了,哪来的王府?

环球贸易中心,怎么就环绕地球了?规矩点,咱就该改成环街边2000平方米贸易中心得了。

最关键的,是现在的一些品牌名,一个个都胳膊肘朝外拐。

比如说,阿里巴巴,典型的崇洋媚外。

用《一千零一夜》中故事主人公的名字作为企业名,你就能浑身上下由內而外散发贵族气息啦?你就能对其他中小企业嗤之以鼻孔啦?你就能走在国际前线啦?

改,必须改,要改的符合中华文化,改的符合社会潮流。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阿里巴巴直接改名叫阿里山爸爸,阿里山是我国台湾省的著名景点,而马总又是三亿淘宝儿女的爸爸,既通俗易懂,又显示了中国特色,简直是品牌改名的范本。

又比如说,淘宝的老对手,京东。

一看到京东,就很容易想到东京,一想到东京,就容易想到东京热,一想到东京热,脑海里就有声音有画面了。

所以不仅是崇洋媚外,还特别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可描述的动作片。

京东,亲亲,这边建议您尽早整改呢。

还有那个黑人牙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非洲友人的品牌,闹了半天是好来化工有限公司,一实打实的中国企业,这不是没文化自信吗?

维也纳酒店都被催稿改名了,你黑人牙膏不得叫黄人牙膏,才算对得起中华民族吗?

AD钙奶,不仅洋里洋气,还欺骗消费者。补不补钙是不知道,但我试过了,喝了它并不能从A到D。

但既然有这两个字母,不如就叫“二字母钙奶”,简称:二奶。

还有那些外来品牌,来了我们的地盘,就得有点中国特色。

你看麦当劳就很乖,改叫金拱门,才符合我们的规矩。

所以,nike阿,你就叫对勾,兰博基尼叫牛,奔驰叫大风车,肯德基改成老头子,LV就叫驴吧。

最后,照着这个思路,有一个名字是特别危险的,中央空调。

你空调就空调吧,扯什么中央?

建议直接人道主义毁灭。

老实说,有的小区名、酒店名确实花里胡哨,有条臭水沟就敢叫“威尼斯”,五十平的房子就敢说是“总督府”动不、动就什么“ 帝都”、“景”、“、“庄园”、 “海湾”。

这样的名字,房地产商爱起,买房的人也爱听。

我也不喜欢这些名字,我也希望这些浮夸的名字能早点换掉,但我更不喜欢用这种方式改名字。

甚至,我有点害怕,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归根到底,小区名字是大众审美上的问题。基于保护眼睛、人人有责的社会责任心,他们敢取,我们就敢骂。

等买房的人不爱听了,房产商也就不起这种名字了。

所以,一个好的、正常的历史进程是:越来越多人骂,越来越多人鄙视这种审美,大家越来越有审美,这种起名越来越没有市场,然后自己死掉。

就像我们知道,身材匀称是健康的、是美观的,这得让市场淘汰过于肥胖的人,让他们意识到过于肥胖是不健康的、不美观的。

但你不能因为别人胖,就让人去截肢啊。

别人就是胖了点,最多算是个小问题,又不是什么大毛病。慢慢锻炼就好了,不需要去医院治,更不需要截肢。

今天因为他们胖,让他们去截肢。

那明天就可能因为他们蠢,就去砍他们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