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4日,网传一则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的报告,左上角文件等级显示为“特急”,报告提交对象为“贵州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该报告应该有多页内容,而网传的仅有第一页。

报道部分内容摘录:自1月1日0时至1月22日24时,有155980个中国移动手机号码从湖北省漫游至我省,其中来自武汉的有18468个;有49891个贵州移动手机号码漫游至湖北,其中18744个漫游至武汉,截止目前已返回23514个,漫游至武汉的已返回10354。

该报告显示出,可能有春运因素的叠加作用,贵州全省与武汉之间在1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有数万人的人员往来。(这仅仅是基于手机号码原籍地的简单分析,且仅仅是中国移动一家运营商)这可能为“”的传播带来一个更糟糕的结果预计。

当然,该报告也显示出运营商与政府权力的关系以及“”的特殊用途之一。这也给部分网友带来忧虑:在不做事关公共卫生的人员流向监控的时候,它们还会监控什么?

CDS档案|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