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与朋友聊到《环球时报》作为御用喉舌的运作机制,自然也聊到胡锡进那些奇谈怪论。如果对这些怪论有所揭露和剖析,无疑是一个善举。不过话说回来,他就一个小编、一个当差,党主说什么怎么说,哪里由得他说三道四?党媒自有它的规矩,是纪律而非自主,是喉舌而非智库。党媒的问题多多,胡锡进有多大责任呢?他那些怪论不外是胡扯,剖析了又能如何呢?

公众之所以对他有叼飞盘之类的不敬之词,只在于他总是第一时间跑到前台招摇过市,贩卖他的无稽之谈。即便如此,他依然是个傀儡,让他站到前台是他的主子,要他说什么怎么说还是是他的主子,故作正经也好,打胡乱说也罢,任何一个观点,任何一句话都不可能是小编自己的。胡锡进何错之有?他又不是老板!报纸对他不过是谋生的饭碗,作秀的舞台,把问题归结胡锡进,反倒有专捏软柿子之嫌,文宣大佬惹不起,帮他们找只替罪羊?

近些年来,中共大开历史倒车,已是不争的事实。从散布不搞西方那一套,鼓吹所谓中国道路,到公开反对普世价值、宪政民主、司法独立,成为本世纪一个明确的、重要的政治动向。他们以阶级的名义反人道主义,以共产党初心反私有财产,以党的领导反司法独立,以舆论一律反新闻自由。但凡文艺复兴、工业革命以来的现代文明价值,都成为中共的敌人,自然也成为文宣大佬刻意攻击抹黑的对象。

中共最擅长颠倒黑白、谎话连篇,枪杆子杀人,笔杆子洗脑是维持统治的不二法门。在互联网时代,尤其是自媒体的出现,以往那些招数几乎失灵,当纸媒已无人问津,央视新闻受众已寥寥无几,胡锡进们应运而生。

所谓应运而生,一是说中共面临的困境,二是文宣上出现了以往没有的形式,即宣传工作的狗血化。狗血是个网络流行词,是指胡扯、夸张、不可思议,胡锡进那些奇谈怪论以狗血冠之再贴切不过。以抗日神剧狗为先锋,宣传媒体为中军,可看清狗血化的基本轮廓。这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环球时报》和胡锡进,把他作为狗血宣传的典范顺理成章。

宣传工作的狗血化,正是所谓三朝帝师掌管文宣之时,对这位不苟言笑、鼓吹威权主义的学术“精英”来说,真是莫大的讽刺。正因如此,他也完成了从学术精英到马教神棍的转型。狗血化是末日中共的必然表现,是从衰落走向崩溃的正常反应。与此相映成趣的则是外交的“痞子化”,你看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粗鄙言行,哪有一个大国的风范?他们背离文明实在是太远了!

作为文明的敌人,中共已是众矢之的,文宣狗血化,外交痞子化,末世中共已是黔驴技穷,连最后那点颜面都顾不得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逆潮流而动的反文明势力,有谁能逃脱灭亡的命运?

——《光》传媒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CDS档案 | 胡锡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