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健    来源:周健野谈

2月14日是情人节,假想中的护士柳凡离开了我们。假想初二她还在上班,当时没有防护服,基本裸奔。她感染了,传染了全家。父母先一步走了,她也走了,只剩下弟弟还在ICU抢救。这个世界没有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根据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占全国确诊病例的3.8%,6人殉职。

为什么这么多医务人员被感染?

他们大部分人和柳凡一样,因为缺少基本的医疗防护。

昨天,有人做了数据分析,全国捐了那么多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为什么还有医院在网上求捐赠?

微博网友@渥丹 根据官方在@博爱江城 微博公布的数据统计:

1.、截至2月10日,武汉红十字会收到了1500万只口罩,仅发放了170万只口罩,占比11%。(详细的数据分析:https://baijiahao.baidu.com/s…

 

2.、2月11日当天,红十字会共发放n95和医用口罩360,864个,其中发放给医院之外的机构(各级指挥部和管委会)290,604个(80.53%);一线医院 70,260个(19.47%)。(数据来源:武汉红十字会官网,http://www.wuhanrc.org.cn/info/1204/2753.htm

以下为根据官网数据,网友做的n95和医用口罩发放统计:

根据捐赠发放表统计,80.53% 的N95和医用口罩被发放给各级指挥部、管委会、卫健委,用途未公开;19.47% 则发放给各定点医院及方舱医院。

对此,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应急及物资保障(社会捐赠)组在2月14日23点54分,通过武汉发布官微回应称:

#情况说明#【关于网友质疑医疗防护物资分配比例失调情况的说明】近日,有部分网友发帖质疑N95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手术衣等四类物资在分配使用过程中存在分配比例失调问题,认为分配给医院的物资太少,而分配给医院之外的机构(各区级指挥部和管委会)物资过多。

实际上,分配给各区级指挥部和管委会的医疗物资并非分发给工作人员,而是由各区级指挥部和管委会根据辖区内区属医院、各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热门诊、疑似病人隔离点等一线单位的疫情防控需要再进行二次分发。

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早有明确规定,所有我市公职人员均不能佩戴医用N95,因此不存在工作人员占用医疗物资情况。

非常感谢广大网友对武汉疫情的关心,特别是对医疗防护物资使用的关注和监督,我们将更加严格规范、公开透明使用好医疗防护物资,即将对外发布医疗物资查询平台,供公众查询跟踪捐赠物资使用情况。

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应急及物资保障(社会捐赠)组
2020年2月14日

这次,红十字会不愿背锅了,直接让指挥部出来“说明情况”。只是,这个回复基本属于讲了一堆“正确的废话”,大家还是没法验证那89%的口罩究竟去哪里了。

武汉指挥部在#说明情况#中说:“实际上,分配给各区级指挥部和管委会的医疗物资并非分发给工作人员,而是由各区级指挥部和管委会根据辖区内区属医院、各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热门诊、疑似病人隔离点等一线单位的疫情防控需要再进行二次分发。”

简而言之,那就是红十字会分发口罩的时候,不对“内区属医院、各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热门诊、疑似病人隔离点等一线单位”直接发放。但是,我们在红十字会官网看到的捐赠物资发放清单却并非如此。

仅2月9日红十字会的物资发放清单,就有百步亭社区医院等多个社区医院或社区卫生中心的物资是直接发放的而不是通过指挥部或者管委会。

更有意思的是,物资发放清单中,除湖北高院外,居然还有曹操专车等多家商业公司领取了救灾物资。

更为甚者的是一家做什么商业平台的武汉融威科技有限公司多次出现在捐赠物资发放单上。往前看,从2月7日开始,融威公司就在领东西了

人至悲则无语,我也不想说什么红十字会做得不好。

我只想说,当你们看到假想的柳凡一家,还只剩下一个弟弟在ICU的故事被疯传,麻烦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尽量多给一线的医护人员一些口罩吧。

一个人的行为和她的责任感是相伴而来的。护士柳凡在缺少基本防护的时候,她穿梭于传染病人之间,不是她勇敢,也不是她不要命,而是病人在那里,她要和病人在一起。

我们相信,当这些医护人员选择奔赴一线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风险,乃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即便在缺口罩、缺防护服这些现实,让很多医护人员觉得有些不公和委屈的时候,他们仍然没有逃避,他们仍然坚守自己的岗位,履行自己的责任。

抬棺死谏,其情可悯,其途当悲。

愿柳凡一路好走,天堂不缺口罩和防护服。

 

作者介绍

周 健 ,曾用名才让多吉,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公共政策与公益评论专栏作家。

CDS档案|红十字会

CDS档案|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