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写了湖北某县人民医院女护士小喻因在网上呼救差点遭医院辞退的事情。

2月9日晚,小喻发微博称:我们严重缺防护物资,我们一个防护服需要穿2天,一个N95口罩里面再加一层普通外科口罩,每次只换里面的外科口罩,一个N95口罩要用三四天,反复消毒使用,有的科室没有隔离衣防护服,姐妹们穿两层工作服。随后,她呼吁社会献爱心捐助,并公布了医院的受捐电话和联系人。

没想到,微博影响大了,医院领导开始找她的麻烦,“因为你在网上发布的言论影响了医院的形象,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请你自动离职或者被我们辞退”。

文章发布后,读者纷纷来信指责该医院的无耻行径,并希望公开这家医院的名称。微信里,也有很多微信好友建议公开该医院的名字,还有媒体找来希望提供医院的名字便于他们采访报道此事。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公开该医院的名字。

首先,我介入后,该医院让小喻写了三次检讨,最后一次完全按照医院的意思写的。

小喻按照医院的意思写了第三份检讨后,医院才给我答复,答复中表示不会辞退小喻。

小喻保住了工作,介入此事的最直接目的也就实现了。

其次,公开医院的名字确实可以精准打击这家医院,极有可能迫使当地更高层级的党委政府介入,让医院的书记院长受个处分。

想一想,这样做是挺解恨。可是,我们这些人解了恨,接下来这家医院会怎么样呢?

大家在网上应该已经看到消息了,武汉一家医院因为引起了舆论的反感,大家都不愿意再给这家医院捐物资,医院失去了社会捐助,陷入物资匮乏的境地。遭罪的是谁,是这些医院还在一线坚守的医护人员,是在这家医院求医的病患。

县一级的医院,救助感染病人的任务目前极重。这些天,我一直在强调一个个人的判断:春节前500万人离开武汉,六七成是返乡到了湖北省内的地市州。而这近350万离开武汉返乡的人,多数去了农村。因此县一级的医院压力巨大,不仅缺物资,也缺医护力量。

武汉那家医院因为引起舆论的反感,大家不愿意给他们捐助物资。如果我公开这家县级医院的名字,导致这家医院也失去了社会的捐助,那么本就物资紧张的这家医院,最后谁倒霉?

显然,倒霉的不是这家医院的书记,也是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如果没有防护装备,将陷入更加凶险的处境。医护人员没有了后援失去了保障,这一县的民众尤其是已经感染的病人怎么办?

公开医院名字,让这家医院胡作非为的书记院长们挨个处分甚至丢官固然解恨,但如果也因此让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陷入失去社会后援的危险境地,我宁可选择不公开。

观众是不是解恨,不是我写文章的初衷。即便是我个人的情绪,此刻也准备克制。我难道不生气吗?比你们还气!人命关天,其它的都靠后。

当然,如果有人能承诺公布这家医院的名字后给这家医院定向捐赠5万个医用的N95口罩、2万套医用防护服,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那我马上就公布这家医院。

看热闹表达义愤很简单,精准打击也确实很痛快,可是我们不能让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受到牵连,也不能让一县几十万老百姓无医可求。

至于说我是因为怕事不敢公布医院名字的,呵呵,送你们一个字:滚远些!如果非要是三个字,那就是:滚!

最后跟这家医院的书记院长们说几句:你们的行为已经激起公愤,但你们似乎并不知道自己错了,没有公布你们的姓名并不是可怜你们,是为了大局计。希望你们将来能悔改,向小喻道个歉,以后做个有良心的人。

 

褚朝新

2020年2月16日

 

相关阅读:

褚朝新 | “女版李文亮”: 在网上说医院缺防护物资,女护士被迫承认“造谣”

 

|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