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对 的写法非常在意。他们会议室里大屏幕的桌面就是一张例举了几种 错误写法的图片。

一定是自己人都经常在工作文档的撰写中犯错,字节跳动才采用如此「笨方法」提醒各位员工。

TikTok 之于绝大多数国人来说,你写对它,已经算了解的很深入了。

TikTok 事件本质上是意识形态的对抗在互联网产品上的体现。今天发生的一件小事,更佐证了这一点。

张一鸣的微博被「挖坟」,2011年的部分言论被翻出来,颇有一些「自由主义」倾向,于是他被那些热衷斗争的网民打成了「公知」。

「帝吧官微」把张一鸣的早期言论用截图的形式做了一个合集发出来。评论区一个叫「TC-暴躁喷子」的网友说:「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获得了183个赞,排在了前列。

「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

这句话,想必最近经常萦绕在很多人的心头,TikTok 事件还成了他们的「成人礼」,往后,将采用更成熟、更胡锡进式的视角看世界。

所以,它哪是一款社交软件的罪与罚啊,它所延伸的议题,最终汇到一个点上:你姓谁,你爱谁?

两边都在问。

我从来没有使用过 TikTok ,但我在「虎扑」这类直男社区,经常看到网友把 TikTok 上面的精彩视频转回来。

U1s1,比抖音更豪放,姑娘更漂亮,创意更刁钻。看多了,逐渐感觉营养跟不上了,身体被掏空。

我甚至想过,如果 TikTok 真是一款全球化的应用,全球艺能人士同场竞技,咱们搔首弄姿的网红绝对干不过人家,你们能赚钱,绝对要感谢字节跳动的「一抖两制」。

说到这里,我破例放张图:

这是2018年,我随字节跳动去到泰国走访他们的海外业务时,与印尼 TikTok 网红姐妹亲切合影留念。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以他俩的资质,只要能说一句啊:「我爱中国」,便能红遍抖音与B站。

当时,在场的还有泰国以及东南亚各地的代表网红。所实话,我是有自豪感的,我们中国做出的应用,普惠万邦,给他们带来快乐、尊严与财富,还有比这更有说服力的软实力吗?

只不过两年光阴,一切坚固的、美好的都烟消云散了。

我反对针对 TikTok 的小动作,和意识形态无关,这是我一直以来秉持的价值观。我反对封锁、反对人为设立障碍、反对给人类的自由沟通添置藩篱,反对强行剥离附加在人们身上的快乐与美好。

我们在同情 TikTok 的时候,我们在同情什么?我们同情的是,张一鸣曾经的言论被别有用心的人过度解读,从而微博设置半年可见的境遇;我们同情的是,被装逼的人视为「奶头乐」的社交软件,在政治浪潮中成了「人质」。

化用海子的一首诗做结尾吧: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政治,我只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