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知道,胡锡进最近很火,对国家大事频频说三道四,而对他自己,其他人说他不得。近日,有媒体总结其五宗罪,力求字字有依据,句句有出处。

1

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6年1月《关于人民日报编委会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查处环球时报社未经审批擅自去波兰公款旅游问题,已对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给予行政警告处分,责令其与《》副总编向中央纪委驻社纪检组作深刻书面检查。并分别向报社计财部退回两位同志个人应承担的有关费用6417.9元。同时,举一反三,进一步严格社属企业负责人请示报告制度,切实加强各社属企业因公出国管理。所以,第一宗罪,在中纪委的网站上,明确地写着:严肃查处。

2

针对中国该拥有多少核武器,胡锡进挟自己千万粉丝之威,大放厥词。因为其身份的特殊性,他不但在圈国内脑残粉无数,更是向国外递刀子。在一则微博里,胡锡进自问自答:中国到底需要多少核武器?什么叫核武器够用?中国在较短的时间里将核弹头提高到千枚以上,东风-41导弹装备到百枚以上。

国家到底需要多少核武器,国家肯定会有决策和判断。作为一家媒体的总编,微博上数千万粉丝的大V,不应在事关国运大事上,胡说八道。在7月31日,终于有专家站出来说话了。核战略专家,核军控专家,全军核安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杨承军,明确在媒体发表《警惕有人恶意炒作我国涉核问题》一文,不点名地质问:我认为,即使按照他们提出的数字增加核弹头,既不能对美国构成新的威慑,而只会激起对我国的高度警觉,为他们的“中国威胁论”提供新的依据,也会使我们陷入核军备竞赛陷阱;会激起邻国不安,把他们推向美国寻求核保护;会激起国内民众和网民对国家、对军队的不满;更会造成国家经济的失衡,对更需要投资的脱贫、住房、医疗、上学、养老等领域的热点问题则无力解决。你们的质疑是在替谁发声?谁喜欢你们的表演?你们自己又是做什么的?

所以,第二宗罪,在专家的文章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请大家自行领会。

3

让人吃惊的还有胡锡进关于海参崴的微博。当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发出微博赤裸裸地叫嚣“统治东方”时,胡锡进一反常态,为俄罗斯辩护,在微博里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等城市所在的那些土地都是中国的故土,但他们今天已经是俄罗斯的领土。对这个事实,我们中国人需要接受。无论我们对那些故土有多少感情,中国作为国际法的维护者都不能表达我们有意在未来收回那片故土的任何官方意愿。不改变领土现状是国际社会维护和平的基石性原则。每个国家的人民都热爱自己的国土,无论它在历史上是什么机缘、通过什么方式得来的。领土的旧账可以通过文学和历史记述,但是不能轻易拿到外交中摊开,否则它一定会演变成国家之间的对立乃至仇恨,而人为改变领土现状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意味着战争。

他思维错乱地既说是根据《北京条约》割让给俄罗斯的,但他都不敢说出这是不平等条约,而既然是不平等条约,其实就有着废除的可能性。在《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历程》一书中,不但有着多年前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案例,哪怕是在近代,也恢复了对香港和澳门行使主权。要知道,按照1841年中英签订的《南京条约》,将香港岛割让给了英国。而在1860年签订的《中英北京条约》,则割让了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南地区给了英国。可是,因为这些条约的不平等,1980年代中英两国政府通过协商废除了,1997年香港也如期回归到祖国的怀抱。可见,同一年因为同样原因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将海参崴割让给俄罗斯,其实也有废除的可能性。而且,海参崴相对香港来说,对中国更重要。

本来东北三省都临海,但根据不平等条约,俄国占领了海参崴这个天然优良的港口,我国东北被俄罗斯划了一根红线,与海强行隔绝。此后,出海得绕道几百上千公里,绕行大连。海参崴现在属于俄罗斯,但因为当年俄罗斯的巧取豪夺,诸多不合理处,以后存在收回的可能。可是,作为一家媒体的总编辑,作为一个有着2000万多万粉丝的大V,他居然轻飘飘地说:他们今天已经是俄罗斯的领土。对这个事实,我们中国人需要接受。

这种行为不是卖国是干啥?

4

除此外,胡锡进还有一宗罪,大家不可不察。那就是在他所在的单位里,他掌管的媒介里,大搞特稿个人崇拜,一言堂。大家知道,这些年,纸媒式微,而很多传统媒体的新媒体机构,影响力与日俱增。而《环球时报》作为一份报纸,代表着报纸的声音。可是,我们打开《环球时报》的公号,看到很多头条文章,都是直接选自胡锡进微博,或者是他的个人公号胡锡进观察。作为一家报纸的总编,在报纸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理所当然。但是,不管是公号还是纸媒上,都应该对文章有着起码的敬畏。然而,我们看到的则是,《环球时报》公号在推文中,往往将胡锡进零碎的微博、以及个人公号上的文章作为头条。这是不是个人崇拜?我们可以看看,全国那么多传统媒体都有自己的新媒体,试问有哪一家媒体和《环球时报》一样,用很多头条推出总编辑在个人公号或微博上的文章?

5

随着胡锡进的粉丝量剧增和影响力巨大,打着在向各网络媒体供稿的名义,向各大网络媒体收取巨额稿费。每家媒体每年至少向其提供数十万元的费用,也不知道缴税了没有?作为公职人员,这样做是否妥当?

假如是因违纪而被严肃查处的媒体总编辑胡锡进;假如被核战略专家、核军控专家发文专门批评哗众取宠的胡锡进;假如无视同胞的感情,让大家接受本有可能改变,且有改变的先例不平等条约的胡锡进;假如一个视自己所掌管的报纸为自留地,搞个人崇拜的胡锡进,居然是他代表着爱国?我就想问问,这算哪门子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