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荷李活为了中国市场自我审查不是秘密,但是看了真人版《》影评文章中越来越多的剧透,我对这部电影迎合中国政府走得之远仍感到震惊。可以说,目前成为媒体热点的刘亦菲「撑警」和片尾感谢中共新疆宣传部及吐鲁番公安局并非偶然,电影本身就是为习近平中国父权梦量身定制的宣传大片。

央视发布的《花木兰》海报只有三个文字,也就是影片的核心思想、花家传家宝剑上镌刻的「忠、勇、真」。宣传部门严格控制的中国网媒大张旗鼓地对这三字进行阐释。从内容看,与其说是影评,不如说是习近平关于妇女工作的指导意见。

早在2013年,全世界都对「习李新政」满怀希望时,传言习近平警告中共记取前苏联教训,说「竟无一人是男儿」出来挽救苏共,我就写文章指出这流露了他女权意识淡薄,父权观念回潮,专制主义势必加强。果然没多久,习大大粉墨登场指导妇女工作,其核心论述是「要注重发挥妇女在弘扬中华民族家庭美德、树立良好家风方面的独特作用」。

在这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媒体浓墨重彩地进行孝道宣传,2015年央视春晚中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连香港歌手莫文蔚演唱由经典爱情诗改编的歌曲《当你老了》,背景配画也逐渐由相濡以沫的恋人变成了和睦家庭的祖孙。

古人常说「忠孝两难全」,但是中国父权梦给出了完美的解决方案。 2016年播出的央视宣传片《孝顺怎么做》提出「孝顺国家」的概念:「奉养父母,这是孝的开始;忠于职守,报效国家是孝的提升,是更大的孝道」— 此之谓「忠」也;并称「国家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此之谓「勇」也。

中国古诗《木兰辞》着重塑造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英雄形象,孝道并非重点,忠诚于国家的观念更是一点影子也找不见。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这句含有对统治者穷兵黩武的抱怨。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借明驼千里足,送儿还故乡」则表达她在完成被强加的战斗任务之后,对继续服务国家毫无兴趣。

但是,电影《花木兰》不仅反复宣传「孝道」,而且天衣无缝地嫁接了央视宣传片中「孝顺国家」的概念,甚至成为其预告片的重头戏:父亲告诉木兰,凤凰伴随皇帝之右,集美丽和智慧于一身,是皇帝的守护者。剧情中,木兰宣称:「我的职责就是保卫皇帝」。皇帝对她说:「去保卫国家和人民」。这完完全全就是中共宣传中「领导人代表党、党代表国家和人民」的直接移植。

习近平时代的女人楷模

更加可怕的是,古诗中木兰弃甲归田本是因为中国古人常常称道的淡薄功名观念,到了电影中竟成为木兰赎罪之道。正如花木兰研究专家董兰(Lan Dong)在接受《纽时》访谈中所说的那样,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女英雄。但是在当代中国,女英雄竟因女扮男装「对家族造成了很大伤害」。所幸效忠国家的目的尚好,「只要她在战后能恢复女儿和妻子的正常身份,她就会被原谅。」所以木兰拒绝了成为皇室卫队的机会,选择回家认错。

2016年2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于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春节团拜会上,习近平发表讲话,主题被媒体总结为「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随后,各种女德班在中国沉渣泛起,女人回归家庭相夫教子成为宣传重点。影片中的花木兰虽武功盖世,但是不与男人争名夺利,回家尽「女人的职责」,正是习近平时代的女人楷模—此之谓「真」也。

电影中一定还有些残存的女权思想,那不过是习近平中国父权梦的饰品而已。上周五,19名美国国会两党议员致函迪士尼总裁查佩克,要求迪士尼解释该公司在制作《花木兰》电影时与新疆地方宣传部和公安局之间的关系。显然,这还不够。迪士尼还应该解释,电影主题与习近平中国父权梦的沆瀣一气,到底是主动的投怀送抱,还是接受了指导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