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倒台,是中共處理『四人幫』以來最嚴重的政治變局。兩會之前早已佈局。它預示著高層權爭的開始而不是結束。觀察者認為:今年六月四日,將是判斷這場政治風波去往何處的重要節點。

文/王奔

2012年3月14日,溫家寶任期內的最後一次兩會記者會,比以往延長了半個多小時。到最後一個問題,路透社記者提問王立軍事件,他緩慢而嚴厲地說:「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接著,他說了一段話,此後被分析者反覆揣摩:他提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和「關於正確處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並強調「改革開放這一決定中國命運和前途的重大抉擇」。

熟悉中共政治話語模式的人都知道,緊接著重慶事件做這樣的表態,極不尋常,無異於將「唱紅打黑」的重慶歸入「文革思維」,批評其與改革開放策略背道而馳。後者是文革之後,現有權力結構合法性的來源。對薄熙來的重慶,這是極嚴厲的定性,因而這段話斷不可能來自溫個人,而一定經過最高領導集體的討論決定。

驚訝的人們還不知道,此時,中組部部長李源潮、國家副總理張德江 已經在趕赴重慶的路上。

3月15日,李源潮即在重慶宣布: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一職,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兼任。第二天,《重慶日報》刊登大幅新聞:堅決擁護中央決定。

根據中共黨內行事規律與消息,這更像是一個精密佈局的行動,兩會前就做出決議,常委達成一致並很可能由下一屆領導人習近平牽頭。

中共中央政治局25名委員之一、手握重權的「太子黨」薄熙來,一度被認為將晉身中共最高領導層。而從2月6日其重要下屬、有「打黑英雄」之稱的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突然「叛國」進入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開始,觀者眼見,重慶之勢急轉直下,直至薄熙來落馬。

消息稱,薄熙來現已失去自由,而此番政爭,更可能波及其他官員,最新消息更傳周永康亦已受到控制。「王立軍只是個引子,薄熙來犯忌已久。這是『四人幫』以來最嚴重的政治變局。」

截至發稿,英國金融時報消息稱,溫家寶曾在高層秘密會議上三次提出平反六四,遭到薄熙來的激烈反對。溫家寶與薄熙來在同一會議爭論六四,這並不符合中共高層權力運作方式,更像是民間傳言;但3月22日凌晨,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突然可以搜索到一向被屏蔽的「八九六四」信息,又映襯了民間對重慶事件與六四之間的想像。每每重要政治變化發生,是否對1989年天安門運動有重新評價乃至平反,都被視為判斷真正政治走向的重要指標。這一次,觀察人士亦將2012年的六月四日,視作判斷這場政治風波將去往何處的重要觀察節點。

薄熙來遭免職的消息在各地引發巨大反響。隨之發生的是「烏有之鄉」等被認為是「左派」、「毛派」陣地的網站停止運行;重慶市有「紅歌角」之稱的人民廣場,立出告示禁止唱歌跳舞,稱他們的活動「嚴重影響周邊民眾工作休息」;北京景山公園紅歌會,亦被禁止懸掛毛澤東肖像和橫幅。

另一方面,在薄熙來免職前後,各種與薄熙來、重慶、王立軍有關的流言在社交網絡上瘋轉,並有相當部分後來被官方新聞驗證,資深媒體人慨嘆:「傳言兌現的比例如此之高,實屬罕見。」不願具名的資深媒體人亦認為,這也是當局全盤處理重慶事件的一部分:「王立軍事件發生之後,微博上敞開了八天圍觀。只有胡(錦濤)、李(長春)、中宣部長,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這說明什麼?早就在計劃之內了:重慶問題要揭蓋子。」

而薄熙來免職之後,「薄熙來」三字迅速成為微博等網站搜索的敏感詞。另一個意味深長的敏感詞是「周永康」: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周永康」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廟堂上的權力鬥爭波譎雲詭,黑箱甩出來的任何一點火星,都能在江湖中熱鬧好一陣子。

但王立軍的處理、薄熙來的免職,更多被認為事關這個國家整體路線選擇的關鍵問題,仍都在黑箱裏進行,由黨做主。廟堂與江湖涇渭分明。看熱鬧的群眾圍著偶爾濺出的一兩滴油湯咂巴一下嘴,就彷佛品嚐到獨家機密。如重慶獨立學者王康所言:「這仍然是一場宮廷鬥爭,人民被排除在歷史之外,都是看客。中國政治的醜陋就在於,到了21世紀仍然是宮廷內部的鬥爭,沒有政治現代化的轉型。當台灣已經走上政黨輪替的道路,我們的統治者和被統治者,在道德結構和精神結構上仍然是一致的,有奶便是娘。這樣的情況下,歷史隨時可能捲土重來,而人民從頭到尾都在一旁看著。」

中共在免去薄熙來職務的同時,將他在重慶的執政方式定性為「文革思維」,黨內權力鬥爭依然披著意識形態的外衣,權力鬥爭和路線鬥爭交織。

但僅僅是路線問題,不至於引發如此風暴。薄熙來打出毛澤東的旗號,令國內「左派」有「把重慶當延安」的說法,「把薄熙來當成精神領袖」,這卻嚴重地威脅到了現有的權力結構和合法性來源。甚至有傳聞稱薄熙來涉嫌電話監聽,這類政治越界行為在中共黨內被視為「另立中央」、「分裂黨」,甚至「篡黨奪權」,是不可原諒的。

既然堅決打掉薄熙來,就意味著中共將同時在路線上做出選擇:「要毛還是要鄧」?放下「毛」,回到「鄧」。

這看似一股逆流的結束,卻也透出更深的悲哀。

鄧氏改革理論的全貌是「堅持改革開放」與「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並行,而這兩者在邏輯上是內在矛盾的。在《人民日報》前主編胡績偉看來,鄧小平是搞「跛腳改革」,「只搞經濟改革不搞政治改革」;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認為,「本質上,鄧小平是一位救黨主義者,改革是為了救黨。」

體制內外改革派已呼籲多年,必須超越鄧氏改革理論:經濟改革已經無路可走,只有進入政治改革,經濟才可能注入真正活力,而執政者也才可能獲得經過民意授權的新的合法性來源。但2008年之後重慶的異軍突起,直至今天「重慶模式」的落幕,執政黨方才把中國從「毛」的邊緣拉回到「鄧」的路線上,而沒有任何超越,令許多人失望。

溫家寶總理一再在個人言說上試圖超越鄧:「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但應者寥寥。

鄧小平去世十五年。共產黨此前所依賴的信仰與強人政治一路解體,薄熙來式的高層權爭,不會是結束,只是開始。重慶模式與廣東模式,不過是鄧氏改革的雙生子,如果沒有訴諸民主政治將真正「救國」、「救民」的改革進行到底,「歷史隨時可能捲土重來,而人民從頭到尾都是看客。」

重慶事變大事記:

時間主角事件
1月28日王立軍通報薄熙來其家屬與某案件有關。薄熙來表示不滿。
2月2日重慶宣佈王立軍不再兼任公安局長,轉為分管科教文的副市長。
2月6日當晚王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並請求政治避難。
2月7日重慶網民黃奇帆等進入領事館勸說傳言70輛警車開往成都,有公路裝甲車照
2月8日網民重慶美國淩晨許王離開使館,並於上午8時隨國安飛赴北京。傳言國安部與重慶政府爭奪王立軍宣佈王正接受「休假式治療」,有病歷圖片。薄熙來在昆明餵鴿子證實王曾到訪領事館,並自願離開。
2月9日中央網民重慶證實王曾滯留美使館,但問題已解決搜出王的電子機票,顯示與國安同機薄熙來參觀其父親創建的14集團軍陳列館
2月20日網民傳薄熙來政治局會議中請辭
2月28日重慶黃奇帆對薄熙來請辭傳聞:「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3月2日中央證實王立軍正接受有關部門調查,且不會列席人大
3月3日中央賀國強看望重慶團,指出北京和重慶兩地「氣候有很大差異」。
3月5日重慶黃奇帆對鳳凰網稱只有三人進入領館,過程「很平和」。不存在警車包圍。
但該視屏很快被撤下。
3月9日重慶兩會重慶團開放會議上,薄熙來回應稱自己「用人失察」;「個人不考慮十八大問題」。
3月11日湖南省委書記週強未回答是否轉任重慶的傳聞
3月14日中央溫家寶表示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 並提及謹記文革的教訓。
3月15日後中央重慶副總理張德江空降重慶任書記,薄熙來「不再兼任」;王立軍被免職。黨政軍表示堅決擁護中央決定。
傳言薄熙來的「文膽」徐鳴已遭調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