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四,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水唇镇石马村村民因不满当地政府挪用建校土地,在镇政府门口游行抗议。当地村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大约有20位村民被警方带走,警民双方都有人受伤。

陆河县公安局星期五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平安陆河”上通报了这一事件,称陆河县水唇镇石马村约有60位村民“借一宗正在正常处理中的土地纠纷,持械暴力闹访”。

这则微博引起很多网友的跟帖反驳。

当地网友称,石马村村民几年前无偿向当地政府提供了200多亩土地,修建水唇中学,并在合同上明确说明耕地不得挪作他用。但最终这些土地只是部分用来修建学校,大部分土地被变相兴建别墅。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五晚间在网上联系到一位水唇中学的中学生,他表示不方便接电话,但通过电子邮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位同学表示网上消息基本属实,当地政府只在水唇中学建了三栋教学楼,余下的土地都用来兴建别墅,让村民们非常不满。

这位同学告诉记者,水唇中学的校长已经有一个学期没有露面了,但却并没有辞职,估计是想逃避责任。

陆河县公安局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平安陆河”上还提到有村民“抬空棺封堵水唇镇政府大门”,这位中学生向本台证实了此事,但是,他告诉记者,村民们抬的这些棺材是黑色的,村民是想用“黑棺”来讽刺“黑心官员”。

“平安陆河”的微博称这次事件造成4名民警受伤,闹访参与者没有人受伤。

这位学生表示,据他了解不但有村民受重伤,村民代表也被抓走。

本台记者周五晚间随机拨打水唇镇村民的电话,最终接通了一对祖孙俩的电话,她们告诉本台记者,星期四村民的抗议从早上从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多,汕尾出动了上百名特警。

记者:“小妹妹,有多少村民被抓走?你有没有听说?”

村民:“20个”

记者:“有没有人受伤?有警察受伤?还是村民受伤?”

村民:“村民”

记者:“村民受伤了!要不要紧?严不严重?”

村民:“警察有受伤。”

记者:“村民有没有受伤的?”

村民:“有”

记者致电陆河县水唇镇镇政府,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又致电水唇镇派出所。

记者:“派出所吗?”

水唇镇派出所:“你是哪里?”

记者:“ 不好意思我想请教一下被你们关起来的村民,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水唇镇派出所:“具体情况你跟我们县公安局联系好不好?”

记者多次致电陆河县县公安局,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广州律师隋牧清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虽然最近中国当局在推广广东“乌坎模式”,但只要各地非法征地和贪腐问题不解决,各地因为征地而引发的抗议事件很难杜绝。

“乌坎模式我认为不可能有比较广的示范效应。汪洋可能相对开明一些,他有自己的一些政治考量。那么这种事情其实你从现实当中也能看得出来,目前乌坎之类的事情很多,包括在广东就很多。但也仅仅是一个乌坎得到了相对好一点的结局,其他的你有没有看到?很显然乌坎这种模式是会得到地方的抵制的,就是地方的权贵对很多人的利益是有妨碍的。而且广东沿海是一个抗争高发的地段,因为这些地方开发的也早,那么它矛盾的爆发也会早。在18大之前,按理说很多地方官应该考虑尽量不要出事,免得影响自己的升迁。但是我怀疑,因为现在经济状况很糟糕,因为楼市的调控,因为地方最近的地产太过于依赖。地方的政府经济可能比较困难,以至于他们现在已经顾不上什么上面的领导,给人感觉有点末世的征兆。就说无论多大的官。已经不像过去它还掩饰一下,或者说假装……什么的,现在都没有了,都是彻底的赤裸裸落落了。”

据了解,石马村村民从2012年1月就开始要求当地政府给予征地农民合理补偿,却一直没有结果,所以村民才会在星期四发起示威活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