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鵪漫畫:浑水摸鱼的经济

劳动力成本上升、环境和健康成本上升、技术和知识产权成本上升等,并不是中国经济遇到的最主要成本问题,况且,劳动力成本等的上升本身就是一国经济发展的必然,也是发展经济的最终目的,这类成本的上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正面的。我所要谈的,从根本上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三大成本问题,是指“融资成本”、“物流成本”和“政务成本”。

一、融资成本

上周,李克强总理在相关部门的座谈会上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普遍在6%以上。可多方面调查的数据表明,企业利润目前平均只有5%,扣除财务费用之后不就成负增长的了吗?”“实体经济垮了,金融怎么支撑?”

融资成本问题目前不仅影响到中国企业在国内的生存情况,也影响到中国企业的走出去问题。按照诸多在海外发展业务的企业计算,目前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发展业务,其融资成本比日本和欧美企业高至少高出2个百分点,直接影响到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就在这种大的背景之下,欧美和日本市场依然在拼命的压低企业融资利率,千方百计地为更低的资金成本创造条件和理由。“融资成本”问题已经是中国经济难以回避的一个软肋。

二、物流成本

2011年的时候,新华社在报道中举过一个例子,1公斤货物从上海到贵州通过公路运输需要花费6元到8元人民币,而从上海通过海运到万里之遥的纽约却只需花费1.5元人民币。据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院汪同三估算,全世界82%的收费公路在中国,流通成本占(物价的)50%-70%。据全球公共采购论坛发布的《中国采购发展报告(2014)》,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超过10万亿元,占GDP比重为18.0%,是美国8.5%的2倍多;在铁路、高速等相对落后的印度,这一占比数据也仅仅只有13%。就在2014年经济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同比2013年依然增长了6.9%,其中运输费用占社会物流总费用的比重为52.9%。

然而,根据国际航协2013年定期航班货运量排名,中国大陆没有一家进入前六,美国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两家全货运航空公司占有绝对的市场优势,在2013年定期航班货运量前10名的航空公司中,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的货运量之和超过了其余8家之和。中国要提升制造业水平,增加出口竞争力,物流领域的成本和效率问题不容忽视。我们都知道“德国制造”拥有全球最好的口碑和竞争力,但我们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在2011年世界银行研究报告中,德国被评为世界物流冠军(世界银行通过针对包括物流服务、交货及时、海关清关和基础设施等各方面因素的考察、研究,对最高分获得者颁发此殊荣)。德国总理默克尔于2007年秋天在德国物流会议上说,“工业生产与物流技术和能力的连接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德国未来的成功。”自从德国再次高度重视物流行业后,在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中,德国从2007年的第三位上升到了如今的第一位。

“物流成本”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在经济结构转型当中,对国内消费和国际进出口市场影响最大的一个成本问题。而这一问题并没有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铁路、公路、机场等得到很好的解决,反而随着“铁公机”领域投资成本的上升,更加增大了中国物流业的成本负担。

三、政务成本

“审批难”已经成为影响中国打造创新型和创业型社会的最大的障碍之一。比如一个商业零售企业,备齐工商注册资料,至少要和卫生、质检、食药监、公安、税务等七八个部门打交道,办理十几个审批流程。许多审批手续烦琐,过程漫长,诸多创业者因此望而却步。今年年初,关于企业在创业、创新过程中遇到的“政务成本”问题,中央再次加大改革力度,在全国层面着力规范和改进行政审批行为,治理“审批难”,不断取消和下放审批事项,但其执行力和效果不明显。近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斥责中介评估乱象时提到,“现在要建一个项目评估环节实在太多了:环评、水评、能评、安评、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这个评、那个评,一些地方的同志都把这些评估编成了笑话!”

实际上所谓的“政务成本”,除了“审批难”问题,在政府监管和服务地方企业方面,依然存在“选择性执法”的情况。一条龙服务、集中评估、降低门槛、事后监管等被认为是解决“审批难”问题的主要方向,但由于地方政府养成的“权力惯性”,以及法治意识依然淡泊和简政放权进入深水区,各类政务改革推行难度越来越大,在事后监管方面“选择性执法”问题依然在困扰诸多创业者。一系列“政务成本”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影响虽然不像“融资成本”和“物流成本”那么明显,但其隐性的不确定性风险十分令人担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