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编者按CDT404档案馆已正式上线,可在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以下为《第14期:被捕、病逝、主动静默:编程随想出什么事了?》的讲稿。

请点击原文或者此处收听音频节目《404档案馆》。

这里是404档案馆。404档案馆是中国数字时代CDT的一档音频节目。在收听播客之外,您还可以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频道收看同期视频节目。

今天的话题是对博主“编程随想”目前处境的推测。“编程随想”是一位人称翻墙教父”、“墙内技术反共第一奇人”的博主,在中文互联网上具有很高的影响力。我们曾在第9期播客《知名反共技术博主编程随想“失踪”》里介绍过TA。今天我们要继续讨论三个相关话题,一是为什么要关注编程随想的下落?二是对TA目前处境的三种推测;三是TA的支持者现在可以做些什么。

2021年5月9日,“编程随想”发表了最后一篇博文后失联,疑似被捕,这在海内外中文舆论圈中引发了轩然大波。迄今为止,在TA最后一篇博文下面,已有近3000条留言,推测TA的下落,向TA送上祝福,希望TA能平安。网名为“co-memory”的网友根据各种传言,并在多位“编程随想”读者的协助下详细分析了TA目前可能的处境。今天的播客内容全部来自这篇文章。

在这篇名为《被捕、病逝、主动静默,编程随想停更事件长文分析》的文章中,作者认为,目前唯一基本能确定的事实就是编程随想出事了,博客不会再更新了。而大家关注的重点在于TA到底出了什么事?是被捕了,还是发生了意外?

在事实浮出水面之前,分析和推测编程随想的下落主要有两个层面的意义:

在道义上,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如果编程随想被捕,那么大家希望尽量能够提供帮助。

从技术层面来说,大家比较关心TA究竟是不是被捕了,是不是因为中共在监控技术上取得了进步,导致TA长期以来推广的强匿名方案失效。TA是否被捕、以及被捕的原因,关系到许多采用类似技术路线的反共活动家的安危。

对编程随想目前的处境有三种推测:一是TA被中共抓捕,二是因疾病或意外身亡,三是因安全受威胁而主动选择暂时或永久静默。

被捕这个推测 最大的疑点是:编程随想的博客和TA的“太子党关系网络”项目目前并没有被关闭。而如果TA被捕,凭借中共的专业拷问技能,就算是职业特工的嘴巴也没有撬不开的,当局肯定能拿到TA的博客密码 关闭博客。要知道编程随想的博客及其揭露高层权贵家族利益关系网的“太子党关系网络”项目 对中共伤害极大,从理论上说,如果被捕为真,不可能不关闭这些项目。

最有可能的是第二种推测:TA因病死亡或失去行动能力。这种推测的根据主要是编程随想博客评论区的一些分析或所谓知情人的爆料。有人爆料说编程随想今年5月查出癌症晚期,而作者分析了编程随想开博13年博文的数量和原创程度,发现TA最近半年的博文数量、尤其是其原创度显著下降;这个事实与TA健康状况恶化的假设是相吻合的。

另一条所谓知情人爆料 是评论区267楼的匿名网友留言。该留言称博主5月11日已经在北医某第三医院离世、真名李某、1967年出生。留言还提供信息说 博主曾经是中央警卫局信息技术员,2011年因慢性病就已经退休,最近查出脑部肿瘤但不愿动手术,直到5月初昏迷,被送医院,最终没能下手术台。TA作为退休干部死后才被定性为“间谍泄露国家机密”,6月2日和3日家中被搜查,生前所有电脑服务器等设备被带走,另外全部亲戚朋友也都被带走问话,很多部门正联合调查。

作者“co-memory”分析道:这条留言包含了大量细节,包括编程随想的身份、姓名、年龄、生病原因、送医的医院,死亡日期,抄家日期等细节,还有其亲朋好友目前的遭遇、多个部门联合办案的细节。这些细节的自洽程度很高,同时又与大家目前的共识相差很大,因此很不像是随便杜撰的。

这一“退休干部病逝说”契合了编程随想最后半年博文的数量和原创度显著下降的事实,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TA有那么多时间去阅读和搜集资料。另外编程随想曾透露自己是信息安全行业从业者,而根据公开的行业报告,中国在该行业从业10年以上的技术人员大约只有1-3万人,再通过排查5月9日以来死亡的人口背景,当局很容易确定谁是编程随想,因而的确有可能是在其死后才确认TA的身份并抄家搜查。

第三种推测是,编程随想通过内线或技术渠道获知其受到某些重大安全漏洞威胁,进而主动选择暂时甚至永久静默,保全自身。

2017年5月29日,编程随想在其发表的博文《庆贺本博荣获【更高级别朝廷认证】——谈谈近期的“帐号入侵、刷屏、钓鱼”》中,提到过这种可能性,目前也有不少朋友倾向于相信这种可能。不过,这更多是体现了网友对“好人有好报”的一种期待,带有安慰性质,缺乏事实支撑。当然,在发生能明确证明编程随想被捕的事件之前(例如博客或“太子党关系网络”项目被清理),我们永远无法彻底排除这种假说。在逐个分析编程随想可能处境的几种推测以后,作者”co-memory”对他的所为作出了高度评价,称TA的故事就是《V字仇杀队》的中国现实版。作者还依据自认为最可信的推测评论说,编程随想在已知自己身患慢性病、生命不多的岁月里,抓住每一分钟坚持十几年,启蒙了上百万人,也揭露了极权政府不过是纸老虎的事实。编程随想可以说是数字时代的坦克人。

编程随想每一步都不出差错,耍得地球上最强大的高科技极权政府的鹰犬们团团转,每年耗费维稳经费不知多少亿,最终安全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留给中共一堆可能永远无法破解的迷和一个永远无法报复的天大的嘲讽。而这一切都是在上百万中文读者的共同见证之下真实发生的,是数百万人珍藏在内心深处的共同记忆。

作为TA的支持者,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例如,一,抵制恐慌、传播TA的博客。二,将TA的故事拍成电影。三,将TA的博客翻译成多国语言介绍给自由世界。四,把读者社区发展为网状拓扑结构,填充编程随想未完成的坑。
编程随想一直通过“授人以渔”的方式期望培养出千千万万个编程随想。TA曾经对读者提出期望:不要成为TA的粉丝,而是把读者社区的结构从以TA的博客为中心的星形拓扑,演变为“网状拓扑”,即建立联盟式博客群。读者们分别建立自己的博客,并且在编程随想的博客评论区公开。这样就会去中心化、成员相互紧密联结、并有许多重要节点,还可避免编程随想博客这个中心节点被关闭或轰炸 造成的读者社区失联。

编程随想的博文分为技术、六四、美国、台湾等等系列,可惜每个系列基本都是未完待续的状态,另外有一些几年前写的技术类系列博文也需要更新。读者们可以继续填坑,即便做不到编程随想那么好也没关系,往前推一点是一点。

需要再次声明的是,今天的播客内容全部来自作者“co-memory”整理、撰写的文章《被捕、病逝、主动静默,编程随想停更事件长文分析》。如果您想了解更详细的推理及其他相关信息,可以前往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查看全文转载。

中国数字时代CDT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我们邀请您参加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和404文章存档项目,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详情请访问我们的网站CDT.MEDIA.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