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OhMyMedia | 南都周刊:北京厨子的玩票公益

记者_李岩 北京报道 北京厨子,发起解救124名矿工公益行动,真实姓名不详,真实工作不详。 摄影_刘浚 客户端 像一个无所事事的网络游民,这个中年男子在微博上整日骂骂咧咧。他真实姓名不详,真实工作不详,他在2010年12月23日中午突然求粉求援求转发— “这是我一生最大的一次个人冒险。我愿意押上我所有的一切去解救这124名矿工。问题是在124名矿工的巨额补偿金面前,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抵押的了。为此,朋友,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哪怕是一次次的转发。我需要你们,我们一起用力,尽最大努力,挽救124名同胞的生命。” 119个字。写给他彼时的28000名粉丝。 第二天,他就上路了,目的地是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该县人民政府官网的口号是“让古浪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古浪”,但大部分古浪人都没有走向世界,甚至走出甘肃。统计数据显示,从1984年到2009年,古浪县共有416人前往甘肃酒泉市肃北县的金矿和煤矿打工。随后,不断有人出现尘肺症状。 这是一种长期吸入粉尘所致的职业病。重患者的肺部纤维化,导致咳嗽、胸闷、呼吸衰竭,最后憋死。尘肺病不可逆,不可根治,目前最有效的缓解手段是全身麻醉状态下的“大容量全肺灌洗术”,即洗肺,一次费用过万。 这是一种贫困以及贫困造成的无知所致的人祸。许多矿井工艺落后,不采用湿式作业消除粉尘。而矿工直到查出尘肺时,可能还不知道送风口罩为何物,甚至,个别矿主都是尘肺病患。 古浪需要几百万医疗资金。矿工们没有这么多钱,那个想帮他们的男人也没有。通过微博扩散,他招徕了几名志愿者和摄影师,在临上飞机前得到了摩托罗拉公司赞助的5部手机。 他不能没有手机,不能没有信号,他的一切行动最后都要“来自android客户端”,他的全部计划简单说来就是三个字:求关注。 愁雾盘旋的村民们得到消息:北京来了人。他们放了一串鞭炮,然后三三两两倚在自家门前观望。这个男人不再无所事事,不再骂骂咧咧,但仍然没有人认识他,他的真实姓名不详,真实工作不详。挂在村口的红色横幅或许是了解这个男人的唯一线索——热烈欢迎北京厨子。 这是他的微博用户名。那条119个字的微博后来得到转发4384次,评论1075条。 厨子宣称,他来古浪,是要制造一个“冬天里的童话”。 马江山(右)是北京厨子要在古浪抢救的第一个病人。摄影_陈晓斌 淘汰赛 童话的帷幕应该是这样拉开的:患者伉俪,手执红色烫金请柬,在辉煌灯火的照耀下走上红地毯。漂亮的服务生为他们存取大衣,管弦乐队优雅地演奏古典名曲。这是一场盛大的慈善晚宴,发生地就在北纬37度,年均气温4.9摄氏度的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重点县古浪。餐后安排了电影招待会,第一场电影是《让子弹飞》,第二场是《少林寺》。新年钟声敲响之际,由县领导作一次温馨的讲话,感谢农民工群体为国家经济发展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厨子把计划书写得像张艺谋的首映礼。中央电视台一套的《看见》栏目派出记者跟拍厨子如何把童话照进现实。没有人知道结局如何,包括看上去有着丰盈感染力和自信心的厨子。在《看见》的预告片里,一个话外音说:一百多位不被关注的尘肺病人,一位只身前来只为救助他们的网民,是雄心壮志,还是不自量力…… 中国青年报的记者也在现场等待见证。媒体人随厨子前脚后脚来到古浪,但厨子不认同“同期抵达”这个表述,他很在意二者的时间差。用自己的微博行动引发传统媒体的跟进,进而引来捐助,此事自然值得期待,但“你肯定要先做出什么事情,他们才会跟来”。 厨子在媒体圈有朋友若干,他明白大家怎么操作一件事情。“我知道你们没法写,你写他可怜,快死了,法律有漏洞,政府也不管,没人看啊。”厨子说,“所以我自己跳出来做一场晚宴,我需要制造一场热闹,一个素材给你,没它的话这台戏不好唱,毕竟在中国尘肺没什么新闻价值,全社会对这个问题都是漠视的。” 慰问矿工家庭,勾引媒体注目,这是古浪夜宴的明暗双线。而很明显是后者,厨子知道,在实际问题面前更能发挥推动力。 宴会应该在大雪中开始,在大雪中结束。厨子继续想当然,因为这样它才能像“一根用来取暖的火柴”。 矿工们成了这场戏的主演,厨子任编剧,或者如他所说,是照亮片场的灯。古浪于他,便是这样一处存在。他在新旧之交的冰寒中穿针引线,抛砖引玉,而外界还休想知道他的身份。他被这个想法持续刺激着。 古浪之行是厨子为尘肺矿工所做的“最后的努力”,他在出发前的微博中声明:“这个行动执行完成之后,无论成败,北京厨子将彻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后来他做到了这一点。新浪微博上如今已经@不到北京厨子,他改叫“北京兵人”,理由是“北京病人”注册不下来。 “把媒体弄来我就走人。”厨子对个人微博公益的能量边界有着自己的掂量,“一百多人无论如何不是我个人的力量能够解决,这是个政治问题。何况你做了这件事,往后必定会有别人说那件事更值得做。” 辽宁朝阳、江西修水,越来越多的尘肺县和尘肺村接连找到厨子寻求帮助。多年前发布的一份仅仅针对国企的最保守估计数据表明,中国尘肺病患者数量有60万人,假如人人洗肺,则至少需60亿。厨子连一个零头都无力包办。 “有一点可以预见,”他解释自己为何对隐退一事有言在先,“就像淘汰赛,你最后总会失败。” 但厨子并没有在离开古浪后立即撒手不管,他曾想干一票大的,找几家门户网站筹集1000万,救治全国范围内的1000个尘肺病人。终究没能成功。 2011年1月1日中午,北京厨子的“聚餐筹款”计划在古浪黑松驿镇庙台村完全小学操场举行,原计划的电影招待会取消,红地毯换成四处漏风的帐篷。摄影_陈晓斌 失宠儿 马江山是北京厨子要在古浪抢救的第一个病人。马家四兄弟中,三人患有尘肺,马江山处于最危险的尘肺三期,很有可能熬不过那个春节。 他不太能说话,在厨子递来的一张纸上,他写道:“我最大的希望是你们好心人能让我的孩子生活有保障。” 厨子跪在马江山的病床前,手持DV拍下了这个过程。他不间断地用文字、图片、视频,向外界直播着自己的古浪见闻,描述着人均年收入不到1700元的马江山们的苦难。然后,天灵灵地灵灵,转发、评论、粉我吧。 从最直观的数字上看,厨子的微博反响平平。同一时间发生的浙江乐清钱云会事件因悬念迭出夺人眼球。与动身时相比,厨子的古浪行正迅速退去热度,不再成为微博谈资。 乐清一事只是厨子眼中的“八卦”,因为原委“不言自明”,但它的关注度竟远大于古浪一百多条人命,这让连日奔波呼号的厨子沉不住气。他在微博上与网友对攻起来。有人给他留下一条评论:失宠了就羞怒了? 事后想想,古浪行动的最大阻力就出现在此时。“没别的,就是全民认知有问题,大家觉得古浪这点不是新闻,要在美国,哇,100多人要挂啦!而古浪并不血腥,马江山就是死了,他也不是被汽车轧死的。”厨子说。 颓势面前,厨子无计可施,他不能无休止地陷入网络论战。与此同时,马江山插着氧气,由于肺部不堪重负只能跪着睡觉,无言地为自己的生命长度祈求宽限。身边的媳妇在外来者面前,不停擦着两个人的泪水。 离开古浪后,厨子也试着从自己的视频中总结一些教训。微博的文字量不超过140,那微博上的视频最好也不要超过3分钟。“关注度低于预期,也是我对视频的理解不够,时间拖得太长,15分钟素材直接发上去,缺乏有效剪辑。我却一直觉得我的料够足。”厨子说。 但这也许不是最重要的。厨子后来发现,网民反响热烈的是他而不是矿工们的古浪故事,大家疑窦丛生:厨子真的会去?会不会碰到危险?有没有矿主迎战?警察又是否将遣送他回家?“微博愿意参与这些事,但你真正去关注一个病人的命运的时候,就不温不火了。如果我正在被警察追,警察正敲我的房门,我微博直播,一下就能把所有人的情绪调动,那是种一旦关注晚了,连最后的汤都赶不上的感觉。” 只有平铺直叙,没有拍案惊奇。古浪童话未及高潮,观众便鸟兽散去。微博滚动播出3天后,形势越发艰难了。 日后,当厨子终于带着首批4名古浪矿工来到北戴河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尘肺病康复中心,准备接受洗肺,几个人在夕阳中漫步海滩时,那一刻厨子竟觉得无比不真实。 因为身体无法承受舟车劳顿且手术已无意义,马江山没能加盟这批北戴河洗肺团。他于今年9月5日晚22时病逝。 他的棺材和寿衣,两年前就准备好了。 敬兄弟 捐款数额远远没有达到预期,古浪夜宴胎死北京厨子腹中。几乎在任何一个环节上,厨子都不得已做了降级处理。 聚餐时间改为2011年1月1日中午,地点在古浪黑松驿镇庙台村完全小学操场,电影招待会取消,红地毯换成四处漏风的帐篷。就这样,宴会仍然花掉了厨子和朋友的2万块钱。 帐篷里坐满了尘肺病家庭,厨子一桌桌向陌生面孔打着招呼,陌生面孔也不很自然地看着他。掌声、碗碟声、孩子的哭闹声,缓慢地为一个勉力而为的童话勾着芡。 坐在第一桌的都是逝者的遗孀。厨子简短致辞,举起茶碗,“敬兄弟!” 天越来越冷了。有人抹起眼泪,面前是厨子反复推敲的流水席,8凉12热。 在一篇《甘肃日报》的约稿中,厨子写道:“在散场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临时搭起的帐篷被乡亲们七手八脚地拆除,桌椅板凳被迅速地收起,连垃圾都被清扫干净。这一切,快得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多多少少让我有些莫名伤感,我多么希望能够在现场留下一些痕迹,可以供日后的人们回忆起这里曾经举办过的宴会。” 这篇文字,报社压了两周才敢刊发。 好消息是,《焦点访谈》来古浪了。尽管节目最终的播出也颇费一番周折,但慢慢地,一切都顺理成章了起来。 1月21日,武威市政府向全市发出为尘肺病患者开展“爱心捐助活动”的倡议,共募款308万元。同时,武威市政府垫支100万元,古浪县政府垫支100万元作为医疗救助专项资金。甘肃省总工会也将紧急筹措的首批30万元帮扶资金用于慰问工作。 钱多得够每个矿工洗几次肺了。厨子撤回了北京。 只是,至今接受洗肺的古浪矿工仍屈指可数。有的人有了机会又不着急了,有的人洗完效果不错,但不愿意告诉别人,反而说不好。“农民的特点,得了好处不说。”厨子觉得,西北内陆农民,有其认识局限。他恨不得弄一队武警,把村民“五花大绑一车皮拉到北戴河全洗完”。 但他不会再这么管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民间的‘私慈’也只能做成这样:一个人按捺不住了,用他的专业知识和资源去做慈善,但要做大,就一定要成为一个基金会,接受规范管理。”厨子说,再不靠谱的“官慈”也仍然更值得信赖一些。“比如他拿你捐的钱去买3万顶帐篷,那他一定是买了3万顶帐篷出现在灾区,中间少了很多随意性。但是你说他买的帐篷比别人贵,这是有可能的。假如又来一次汶川地震,你靠谁?千百亿的资金,不要指望民间能做到这一点。” 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2011年第一季度地方应对网络舆情能力推荐榜》中,“甘肃古浪尘肺病事件”排名第七。排在第一位,也就是被认为政府应对能力最强的是“江苏南京梧桐让路事件”,末位的则是“河南漯河双汇‘瘦肉精’事件”。 人民网分析员认为,一些民间力量的加入,特别是传统媒体与微博的互动扩大了古浪尘肺病事件的全国影响范围,促使当地政府主动有所为。新闻报道量随即“在低位徘徊,说明了事件已经得到了合理的解决……甘肃当地政府的一些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及时的,挽回了政府业已受损的形象”。 这期间,北京厨子的粉丝量基本没有见涨。

阅读更多

北京厨子:我所知道的方舟子

来自: 喷嚏网–读书、培训、8小时外的健康生活! 之 [铂程斋] – FeedzShare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1日,  已有 8 人推荐 [ps: 几个混四通利方的老流氓(我还不够老)前几天在扯方舟子的遇袭事件讨论中各执己见,有一好友信手写下此文,分享一下。北京厨子,曾在美国和日本工作多年…据说美国那家公司叫微软] 我所知道的方舟子 – 北京厨子 不招人喜欢的牛人 方舟子是我们的老相识了。 12年前,很遥远的时代,那时候,四通论坛的几个网友,闲极无聊的,非要去拍方舟子。顺便说一句,在网上,我们那个时代,拍有可能是表达亲切感情的一种方式。拍是拍砖的拍,多少网友就是在砖头拍来拍去中拍成了莫逆之交。正所谓“不打不相识”。 遗憾的是,论坛一众老流氓,失望而归。原因很简单,方舟子气量狭小,毫无幽默感可言。嘁哩喀喳封掉几个网友的IP,而且很义正词严的批评了以XXX,YYY,ZZZ为首的流氓无赖集团。 我们在网上互称流氓是诙谐戏谑,但他老人家说谁是流氓,那可是文革口吻。 大家讨了无趣,自然四下而散了。 方舟子因此而丢掉了跟很多人做朋友的机缘。 我没有介入这场挑逗之中,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发现他特别无趣。 但不影响,方舟子是比我们老一代的流氓。说到老流氓,是我们那个时代对网络大腕的敬称。今天的五岳散人,可以列入老流氓行列,也就是说,新浪粉丝不上十万,赶紧滚蛋。 我们这一代,是1998年的网络流氓。他那一代,居然要到1994年。 别一看1994年就觉得遥远,老掉牙。今天我们所有的网络游戏,也不过就是当年的翻版而已,别以为你80后,90后多牛逼。 1994年,那时候没有网页。恩,当然没有新浪啊,及新浪的前身四通利方。那时候中国还没有互联网。但是美国有! 美国的这个互联网是以邮件列表方式来玩的,全世界的人,按照话题组,没事相互发邮件玩。其中一个话题组,叫中国话题组,英文缩写是ACT。 ACT八大牛人,个个顶呱呱,方是其中之一。这个,方舟子有专门的介绍。我看过其中的一个,排名第一第二的,叫图雅,人家写的那个东西,真牛比,放到今天也是韩寒级的。 我想这几个网友是想以拍砖头的方式去接近方舟子,都是牛人,看上你了,直接巴结求签名去你妈的谁都不干,但打几组友谊拳,因此结识,岂不雅致而有趣么? 但方舟子就是这么无趣。这个无趣的性格,将伴随他终生,让他丢失太多太多的朋友。 其中好多朋友本来是可以为他两肋插刀的。但是他认为毫无必要。在这么个险恶的社会里,他居然会认为两肋插刀的朋友很俗。 他就是这么个人。牛,但是,不招人喜欢。 他不姓孔他姓方但他不是孔方兄 这是1998年或者1999年的故事了,时间很久,不一定记得非常清楚。 那时候我们几个四通利方论坛的老流氓,终日里到处流窜,孤独求败,到处惹是生非,实在是太寂寞了,三天不打架痒得难受。那时候,互联网,就是一个闲的蛋疼的人玩的东西。花钱(那时候拨号上网一个月能花一千多,那时候很多人工资才两千多),花时间(别跟我扯什么围脖控,比我们那个时代差远了),而且没收益,没有任何可以梦想的收益(看着今天有人敢骂那些想花钱帮着围脖做推广的,简直是恍若隔世)。 寂寞归寂寞,折腾归折腾,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未来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不禁对方舟子同学有些感叹。虽然他极其无趣,但是这家伙居然从94年就开始在网上晃,晃了这么多年,居然没饿死?真的没饿死?还有心思给别人写什么《ACT时代八大牛人》?靠!丫的真是闲的慌。 大概到了1999年,四通利方开始商业化了,商业化以后起来个新名,叫新浪。 四通利方商业化了,可是我们没有。我们一帮老流氓,得挣个吃喝钱吧?于是大家纷纷就自己的前途作了选择题,学文的,转行去了报纸写专栏,当时就这么一批人出去当媒体人了。大概什么李承鹏,类似经历(印象模糊,不详)。像我这类的非文字类的,该干嘛干嘛去了,我就去美国写程序去了。 话说2003年的时候,大家非常吃惊的发现,方舟子这个家伙,居然还在网上晃!弄什么新语丝,弄个什么打假。大概那年,他打了一个基因皇后的假。 从这个时候起,我对方舟子的看法,从原来的不屌,慢慢的有了一些尊敬。毕竟都是过来人,知道坚守,是个多么辛苦的差事。 再往后,大家更是各奔东西了,论坛时代彻底衰竭了,所谓“著名网友”,大概除了脱衣服的流氓燕,越来越少了,有,也是奔着别的路子发展去了。 依稀在大家伙各奔“钱”程的生活中,偶尔,还会在网上,电视上,看到方舟子那毫无取胜希望的打假。而且我们知道,他不是那种王八蛋,左手打假,右手勒索的事情他从来不做,从来是抓住一家往死里打,给他多少钱都没用。 偶尔我会想,这孙子,这么玩,吃什么,喝什么啊?名气这东西能当饭吃啊? 也就是说,偶尔,我会想起孔乙己,这么一个人物来。 我们不同的屌蛋命运 每个人都有些屌蛋的事情挥之不去,我们称之为命运。 我跟方舟子,居然是一个专业的,说来你不信吧。我们都是学生物专业的,不同的是他先知先觉,本科毕业直接美国念博士去了。而我笨一些,居然还考了一个国内的研,再想出国。 就是我想出国的这功夫,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严格的来说,是两个问题。 一个问题是,学术腐败,造假,还有学术无聊。从那个年代就开始了,具体的事例我不想说,不愿意说,但是行业内的人都心知肚明,而又无可奈何。中国不算超级有钱的国家,纳税人攒的这点钱,在被我们以所谓高科技的名义,陆陆续续都糟蹋掉了,而无任何实质上的科研成果,这让我很有犯罪感,我不能面对着含辛茹苦的纳税人说,看,小白鼠的这条基因上面的这个位点,被改变了以后,会导致这样一个蛋白质的产量多15%。纳税人会很疑惑的抬起头说,那又怎么样能?我会很严肃的回答说:不怎么样,这是科学,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基本上,也就是这样的所谓学术环境。无论中美,在无聊上都半斤八两。顶多是腐败和造假,是中国特色。 那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从学校出来投身实业。很遗憾,我满目所见,基本上都是造价,诈骗和行贿。药厂行贿医生,从那个时候,94年就很流行了。而化妆品行业,补药,营养品,中药,也基本上是诈骗行业。其中最有名的是什么DNA营养因子。完全是毫无科学常识的胡说八道。居然每天能霸着中央电视台之类的主流媒体,轰炸人民的视觉听觉。 两个选择都很罪恶。看来只有去美国,可是美国有美国的问题,存在一个“博士诱导骗局”的故事,这个以后有时间再讲。 于是我改行了。 你看,这个行业环境,居然这么王八蛋,让我改行了。当然,这个行业里,还有人做老师,很认真的做学问的,他们,都还是好人。可我又志不在教学。 那个时候,满眼看到这些王八蛋的东西,其实也很想写点揭露黑幕的文章,但毕竟不容易在报纸上发表,又没有互联网,也就作罢了。 我跑去做程序员去了,哈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干电脑就是光明,干净!哈哈,到今天我都如此认为。我爱钱,但我更爱干净的钱。 方舟子就惨了。他不得不在生物里面转悠。这就意味着,他每天挥之不去的,都是这些丑恶,而他,没有选择我这样的逃避,也没有选择很多人一样的沉默,他选择了战斗。 在这个领域,他有太多太多的材料,顺手拈来,即可打假!可谓是物产丰盛,不用耕耘,只管收获即可,保证来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但是换一个角度想想,学术打假得罪个人,行业打假得罪企业。一个个知名教授,连同手下的弟子,饭碗和声誉,都靠骗了。一个个上市公司,毁灭起来简直易如反掌,可是这些企业养活了多少人的吃喝拉撒睡,都要靠骗人才能维持。你砸了人家的饭碗,一个不报复你,两个不报复你,你能保证所有的人都不报复你? 这些事情,想想都可怕。方舟子在他百分之百的打假成功率背后,得罪了多少人,多得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些算是一点点内幕吧。这么多年来,我很难向别人解释清楚我为什么改行,说到良心,肯定会招很多人的耻笑。我不是说每个人都在骗人。但是有太多太多骗人的东西每天都在你眼前晃来晃去。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很难忍受的。 良知与理性的血腥缠斗 命运并没有告诉你,你做过ACT的牛人,你学过生物,你去过美国,你就必须要做方舟子,而且一做就做这么多年。 但命运还会告诉你,方舟子就是方舟子,他是中国科技大学培养的无数生物学毕业身中,最杰出的一个。他是屈指可数,如果不是唯一一个,为科学和真理而献身的人。按照当年国家培养我们的时候给我们灌输的价值观念,以及到了美国以后被灌输的价值观念,方舟子是唯一一个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去珍惜这个价值观念的一个。 他以他学到的知识,无偿的告诉社会,不厌其烦的告诉社会,NO,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而且他会一个一个的仔细证明给你看,不计后果的证明给你看。他摧毁了数以十亿计的诈骗产业,他让所有的骗子教授,骗子学者,睡不好觉。他是我们这个社会,唯一幸存的一只,全天候的啄木鸟,只要看到一颗病树,就会疯狂的扑上去一气猛啄,不把害虫抓出来誓不罢休,而且几乎百战百胜。 可悲的一点在于,他的绝大部分打假工作,本来是属于行政机关的份内工作。但是这些行政机关,早已被收买,沆瀣一气与不法奸商勾结起来欺骗公众。而且这种情况非常非常之多,打不胜打。以方舟子嫉恶如仇的本性,他会不停的打下去,而且会越打越多。我几乎能够想象到他的黑名单,以几何级数的速度一再增长,不知何日是个尽头。 方舟子的假,是打不完的,而他每一次打假,都会为自己树立起一组非常明确的仇人,因为利益受到侵害而形成的仇敌关系。 我想,不是所有的仇敌都会用暴力来报复,否则方舟子活不到今天。但是,谁知道哪个仇人会来报复?又有谁能为他提供可靠的安全保证呢?他不是游侠,他是一个有家庭的普通人,也没有三头六臂,在一起蓄谋已久的报复面前,他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是的,我们可以声援他。可是我们的声援在设计精巧的报复面前不堪一起,苍白无力。我们可以把报纸的头版毫无保留的送给他,可这么薄的一张纸,就真能够抵挡报复的毒箭? 恩,我们可以很聪明的劝他,歇一阵子吧,躲躲坏人的风头。可是这难道不正是助长了坏人的嚣张气焰? 面对这个造假成性的世界,我们是无解的,我们整日骂娘。 面对这个造假成性的世界的唯一解,方舟子,我们仍然是无解的,我们在道义声援的背后,却是谁也不能保证他和他的家人永远安全。 我不是方舟子,虽然我有足够的知识,但我控制使用,不给自己造成立即的危险。我也能逃避一个我看不惯的行业。我甚至可以在转瞬之间自杀掉我的所有ID,挂冠而去,顷刻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少拿名气来勾引我,大爷不凛这一套。 凡此种种,其实都是我们常人以求自保的东西。有这些,太正常了,没有这些,太不正常了。 而方舟子,恰好就是没有这些的一个异数。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为他写命运判决书,他并不是孔乙己,而我也根本不是鲁迅。想起方舟子,我的良心时刻受到谴责,为那些我未曾解开的罪恶;可与此同时,我又多么希望他能够有一个安全得到保证的生活。 在方舟子面前,我的良知与我的理性,缠斗的鲜血淋漓。 那,你呢?   来源: billy 链接: http://www.tektalk.org/2010/08/31/%e6%96%b9%e8%88%9f%e5%ad%90%ef%bc%8c%e4%b8%8d%e6%8b%9b%e4%ba%ba%e5%96%9c%e6%ac%a2%ef%bc%8c%e7%89%9b%e4%ba%ba%ef%bc%8c%e5%8c%97%e4%ba%ac%e5%8e%a8%e5%ad%90%e3%80%82/ 打喷嚏链接: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33712 喷嚏网图书推荐: 卓越网    当当网 韩寒:独唱团(第1辑) (卓越)      韩寒:独唱团(第1辑) (当当) 野夫:尘世•挽歌 (卓越)      野夫:尘世•挽歌 (当当)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4:袁腾飞说世界史下 (卓越)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4:袁腾飞说世界史下 (当当) 罗永浩:我的奋斗   |   1Q84 | 佛祖在一号线   | 给你一个亿:你能干什么 乔布斯的魔力演讲    |  将才:让年轻人少奋斗5年 | 杜拉拉3: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 美国语文(12-18岁)(中英文对照版)  |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  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 用手机上 喷嚏网 :m.dapenti.com        每周精华尽在【 喷嚏周刊 】

阅读更多

李海: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现居住北京的民主人士李海因从事中国民主事业,两次被投入牢房,监狱生活近十年。十年中,他一直拒绝承认中国政府加给他的罪名。在六四16周年之际,李海回顾了漫长的监狱生活,用沉稳坚定的口吻表示:“六四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最大的荣耀,能参加六四,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果能拿100块金牌,能不能把我的电瓶车还给我,我还要跑外卖”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