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审查月报】2020年4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再次被纵容放大的时代的丑陋

在这篇文章结尾,公周说:“一切丑陋,都不是那个时代的特有产物,但在那个时代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在四月,这种丑陋再次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 充满了阴谋论、大字报与批判,从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到普通网民,从方方日记批判、美国投毒论到中泰大战、北岛白睿文再到真假记者之争,从国内混战到出征国际,从官方舆论导向到有组织的小粉红,无论是异议人士、公共知识分子、作家还是普通人,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严重的挑战,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似乎从未走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

至暗时刻,每一个人的自由需要每一个人的行动来捍卫,守护李文亮、艾芬们的哨声,守护方方及其支持者的自由,因为这些也是我们的自由。
黑格尔说,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开始飞翔。至暗时刻,也是改变时刻,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理性与行动。

CDS档案 | 2020年3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讲真话VS极权主义的谎言与恐惧

三月的中国民众,“按照人的本性或良心说话行事”,用“说真话”的威力一次次打破恐惧与谎言编织的现实,击碎极权主义的谎言:从武汉市民大喊“全部都是假的”,到“发哨子的人”接力赛,再到李文亮微博下每天成千上万句留言,再到一次一次微信流传出的打了标记的照片、刷屏的文章,民众一次一次戳穿谎言,一次一次反抗审查,一次一次向极权与审查显示公民不服从的力量,一次一次在互联网上创造出反抗的奇迹。

三月,网络还流传一篇据说是任志强写的一篇文章,文章称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比喻:三月的中国宣传机器和官僚,便犹如一位被一而再、再而三剥光了衣服的小丑,却依然坚持要当皇帝,伟大胜利的颂歌依然要按照极权的逻辑上演,即便民众一而再再而三地喊出这全都是假的,他们依然在认真地表演,极权主义的荒诞性由此而生,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中去,只是为这种荒诞性付出代价的却是那些无辜的生灵。

【CDT导览】武汉新冠病毒死亡的真实数字?事实可能是“无法统计”

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病毒感染死亡数字从现有情况看,既存在统计遗漏问题(例如大量爆发期的“未确诊病例”未计入),又存在无法被严肃证实的可能性造假问题。由于官方对国内媒体、对民间独立调查人士的严厉打压,这使得第三方的死亡人数独立核查几乎不可能完成,因此,武汉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真实数字有多少?事实可能是“无法统计”。新冠疫情期间由于武汉乃至湖北全省当地医疗资源严重紧缺,也使得一些原本身患重疾的病患得不到及时救治而不治。数月间全国各地与武汉同步开启“运动式防疫模式”,在名曰“防疫”的情况下制造了大量的“人权灾难”,在经济社会双重停摆的阴影之下一些“社会底层”民众、特殊行业人士永远留在了那个冬天。不知这样一份至今“没有真相、没有问责、没有反思、没有道歉”的“优秀作业”、“成功经验”有何可抄?

【CDT档案】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就是我们自己的哭墙 (持续更新)

编者按: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医生于2月6日因感染新冠病毒而病逝。这位在武汉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留下与审查与遗忘与戾气与麻木与恶意对抗的点滴痕迹,又宛如在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CDT档案】英文、盲文、火星文、西夏文,为抗议审查网民接力发《发口哨的人》

CDT编者按:《人物》报道《发哨子的人》刊发后,立即遭到封杀,而网民也用各种不同的方式不断发送这篇报道,有修改敏感词发送的,有用截图发送的,还有用语音发送这篇报道的,虽然封杀不断,但网友依然不断变更标题或是变更敏感词发送。据不完全统计,在网络上至少出现过十几个版本的《吹口哨的人》。这些版本均不久被封杀。严厉的封杀,似乎更是激怒了网民,于是网民更是创造性地将报道翻译成“火星文”“西夏文”以及盲文、摩尔斯密码在微信公众号发送,虽然对于读者来说,已经无法阅读,但依然在网络上广为传播,对于他们来说,转发就是对审查的抗议。更是有网友自发把原文全部翻译成英文进行发送。CDT编辑将部分版本保存收藏。

CDS档案 | 2020年2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为明辨是非真假的自由而战

从封锁消息、到大规模封号删帖、到中宣部派出300个记者到武汉、到各种穿帮的官媒报道、到利用女性身体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到急不可耐高声唱赞歌歌颂战疫的伟大胜利,官方的消息一如既往地像一本拙劣的剧本,漏洞百出地上演,试图抹杀掩盖着一切真相。
然而,二月,也是一个愤怒的二月,一个高呼言论自由的二月,一个要求真相、明辨是非的二月。随着武汉疫情中一个一个让人摧肝裂肺、肝肠寸断的故事传出,尤其是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中国民众的愤怒也到达一个高潮:“我们要言论自由”的呼声在网络上此起彼伏,要求要自由要真相的民众甚至走上街头举牌。在病毒肆虐的二月,中国民众在疫情之外开展了一场战事,一场争取明辨是非真假之自由的战事。

【CDT导览】“全国防疫模式”开启下的各地“人权灾难”

CDT编辑注:在武汉新冠病毒模式的持续下,全国各地纷纷开启“防疫模式”,例如许多地方实行小区封锁、强制所有人佩戴口罩、隔离湖北籍回乡人员、禁止任何形式的集体活动、限制人员流动限制商家经营等。然而我们却从中可以看到,一些不受约束的地方权力正以“特殊时期”的借口,对民众实行极其不人道的严重违法的人身限制、处罚,在名曰“防疫”的情况下制造了大量的“人权灾难”。有网友甚至评论称,从这些事例中足以看出“中国本质上还是中世纪”。很可惜的是,这些记录因为审查制度的存在,多数此类视频记录仅存于推特等墙外平台。 “不戴口罩”的民众在街头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