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档案】李文亮医生的微博就是我们自己的哭墙 (持续更新)

编者按: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医生于2月7日因感染新冠病毒而病逝。这位在武汉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留下与审查与遗忘与戾气与麻木与恶意对抗的点滴痕迹,又宛如在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CDT档案】英文、盲文、火星文、西夏文,为抗议审查网民接力发《发口哨的人》

CDT编者按:《人物》报道《发哨子的人》刊发后,立即遭到封杀,而网民也用各种不同的方式不断发送这篇报道,有修改敏感词发送的,有用截图发送的,还有用语音发送这篇报道的,虽然封杀不断,但网友依然不断变更标题或是变更敏感词发送。据不完全统计,在网络上至少出现过十几个版本的《吹口哨的人》。这些版本均不久被封杀。严厉的封杀,似乎更是激怒了网民,于是网民更是创造性地将报道翻译成“火星文”“西夏文”以及盲文、摩尔斯密码在微信公众号发送,虽然对于读者来说,已经无法阅读,但依然在网络上广为传播,对于他们来说,转发就是对审查的抗议。更是有网友自发把原文全部翻译成英文进行发送。CDT编辑将部分版本保存收藏。

CDS档案 | 2020年2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为明辨是非真假的自由而战

从封锁消息、到大规模封号删帖、到中宣部派出300个记者到武汉、到各种穿帮的官媒报道、到利用女性身体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到急不可耐高声唱赞歌歌颂战疫的伟大胜利,官方的消息一如既往地像一本拙劣的剧本,漏洞百出地上演,试图抹杀掩盖着一切真相。
然而,二月,也是一个愤怒的二月,一个高呼言论自由的二月,一个要求真相、明辨是非的二月。随着武汉疫情中一个一个让人摧肝裂肺、肝肠寸断的故事传出,尤其是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去世,中国民众的愤怒也到达一个高潮:“我们要言论自由”的呼声在网络上此起彼伏,要求要自由要真相的民众甚至走上街头举牌。在病毒肆虐的二月,中国民众在疫情之外开展了一场战事,一场争取明辨是非真假之自由的战事。

【CDT导览】“全国防疫模式”开启下的各地“人权灾难”

CDT编辑注:在武汉新冠病毒模式的持续下,全国各地纷纷开启“防疫模式”,例如许多地方实行小区封锁、强制所有人佩戴口罩、隔离湖北籍回乡人员、禁止任何形式的集体活动、限制人员流动限制商家经营等。然而我们却从中可以看到,一些不受约束的地方权力正以“特殊时期”的借口,对民众实行极其不人道的严重违法的人身限制、处罚,在名曰“防疫”的情况下制造了大量的“人权灾难”。有网友甚至评论称,从这些事例中足以看出“中国本质上还是中世纪”。很可惜的是,这些记录因为审查制度的存在,多数此类视频记录仅存于推特等墙外平台。 “不戴口罩”的民众在街头被捕:...

【CDT档案】新冠病毒“造谣者”李文亮医生去世,网民发起“我要言论自由”运动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于2月6日晚抢救无效去世。2月1日,李文亮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此消息在中国社交媒体广为传播,多数都以“武汉市政府欠李文亮一个道歉”为标题。
CDT编辑整理的《CDS档案|2020年1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极权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和《CDS档案|武汉肺炎中的新闻管制与言论管制(持续更新)》两个档案中,尽地记录了李文亮和其他七位医生“被造谣”和“被训诫”的经过,包括包括他的“造谣”聊天截图和警方训诫书。

CDS档案|2020年1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极权的切尔诺贝利时刻

CDT编者按:从2020年1月起,中国数字时代每月底推出当月的中国言论审查纪要,纪录当下中国政府对中国新闻、网络言论的审查情况,努力保存当下中国社会言论自由的真实情况。若是要追究武汉肺炎为什么会从可控到失控,到如今变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唯一的原因恐怕就是不诚实。可惜,不会有如果,死去的人不会再有机会重来。然后最大的悲剧不是犯错,而是不承认错误,使得同样的悲剧再次上演。在此次武汉肺炎中,如果中国的官员能吸取教训放下政治“面子”,听取“造谣者”和一线医生的意见,把大众健康放在政治考虑之上,及时防控,疫情是不是会得到更加有效的控制呢?答案其实是否定的,因为这是极权的代价 —— “每一个极权都有自己切尔诺贝利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