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打

海边的西塞罗|为啥最迷恋 “乱世用重典”的,往往都是草民

被公众简单思维所热烈推崇的重刑主义,在历次历史实践中的效果,都不那么美好,甚至堪称灾难。这一点,我们从雅典民主制的败坏、从明代社会的失活与最终失序、从法国大革命恐怖十年的人头乱滚中,都能看的非常清晰——那些欢呼重刑的人,最终迟早会被自己所欢呼的东西所碾压。

阅读更多
  • 1
  • 2
  • 3
  • ……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