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打

诸哥:胡温新政进入“紧急状况”:严打目标指向民众反抗行动的潜在组织

曾被许多人寄以厚望的“胡温新政”即将进入第九个年头。八年来,“胡温庸政”的冷酷现实不仅早已把人们当年的期望变成了彻底失望,而且,“胡温庸政”造成的严重后果正在转化成越来越多的不满和愤怒。看来胡锦涛对此有相当清楚的认识,他最近作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那就是宣布“全国公安开展为期7个月严打整治行动”。 正如网友指出的,“严打”是一个中国人才懂的怪词。这个词来自1983年“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自那次以来,中国人从数次经验中懂得,所谓“严打”,就是政府可以置法律程序于不顾,“从重从快”地打击“犯罪活动”。本期《经济观察报》为此次宣布“严打”发表社论,“严打应是公正基础上的效率”。就是基于过去的经验,对政府发出了婉转的警告。 不过,社论的作者当然明白,政府敢用“严打”一词,就没把公正二字放在心上。社论的真实意图是在告诉当权者,目前中国正在发生的“有组织犯罪和个人激情犯罪”的新趋势,“与人口大量流动、行政权力存在寻租空间、贫富差距拉大、个体诉求得不到回应等都有紧密联系”,“而这些,显然不是靠严打就能解决的”。 胡锦涛难道不懂这个道理吗?当然不是。他在此时宣布“严打”,与薄熙来重庆打黑一样,都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只不过各自的政治目的不同。薄熙来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争取民望,因此,他在打击黑社会的同时,剑锋还指向了与黑社会勾结的公安和司法机构。而胡锦涛此次“严打”,绝不会指向普遍腐败的执法和司法机构。恰相反,他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指向那些民众反抗行动的潜在组织者和领导者。 有消息说,就在宣布此次“严打”的次日,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警方非法骚扰、拘押;15日晚上,北京NGO活跃人士苏雨桐被警方非法抄家、拘押,同时热心于救助访民的刘德军被从家中带走并遭暴力殴打,享受“黑头套”待遇;6月16日,也就是中国传统端午节早上,人权律师唐吉田被朝阳国保郁军带队围堵家门;其他一些人权活跃人士也收到警方的关切电话,被询问在哪里、有无活动计划。联想到最近一段时期的罢工风潮,人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此次“严打”的一个重要政治目的,就是要防止更多群体抗议事件的发生。 虽然中国的民众并不能知道这些迫害事件,但他们对当局“严打”的真实意图非常清楚。在网民对当局宣布“严打”的新闻评论中,我看到很少人对当局的决定表示支持。网管一定删除了不少激烈的评论,但从剩下的评论中,第一条就写道: “中国(是)一个神奇国度,要看笑话吗?看中国吧。真丢人,法律有毛用。不出事你们(警察)天天打麻将,出事多了就对城中村啊什么什么的开刀。” 第二条是一个网民表示支持打击赌博和高利贷,但另一个网民马上评论道:“源头呢?哪个赌场,哪个放高利贷的没背景啊?” 一条大胆的评论得到了比较多的支持。这条评论是: “(严打)做给老百姓看的,是拿老百姓开刀的,是打那些没有背景的,没有任何势力的犯罪,有本事的话打几个有背景的黑势力给老百姓看看,不吓死你们这些严打的//真正的黑社会就是你们这些披著人皮的狗,用正义做挡箭牌为满足你们自己的私欲/最无耻的是你们”。 胡锦涛是不会去看这些评论的,温家宝则有可能。温家宝现在更加注意显示自己的亲民形像。端午节那天,他不仅特意看望农民工,并且要求各地政府“对待年轻农民工要像自己孩子一样”。从网上评论看,这番话赢得不少赞赏。但谁知其中有多少来自“五毛党”呢?有一条评论显然是真话:“说得是好,但事实很残酷”! “胡温新政”的事实确实非常残酷,胡温的平庸和无能已经把中国带到了危机全面爆发的边缘。以至于胡锦涛不得不以“严打”为名进入事实上的紧急状态。他这样做的危险就在于,“胡温庸政”由此可能会变成“胡温乱政”,以至后面的人更加难以收拾。 来源: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newsViewer.php?nid=435901&id=991073&dcid=5

阅读更多

张马丁:法制社会不需要严打,对严打的几点质疑

新闻里说中国将展开7个月的严打,历史上,我国也曾有多次的严打行动。严打的开展,一方面反映了目前社会治安形势的严峻,一方面也应该引起广泛质疑,“严打”的法律依据在哪里?符合法制社会的要求吗?张马丁就有如下的疑问: 其一,法制社会,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如果这四个环节执行的好,那社会治理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为何还要“严打”?严打的出现,是不是说明这四个环节执行的不好?是不是说明以往执法不严? 其二,依法治理社会难道不是日常性的、常抓不懈的工程吗?隔一段时间一次的严打,是不是给大众这样一个预期:严打期间不要犯罪社会安全,严打过后再来犯罪社会不安全。这有悖于法制社会的要求吧。 其三,目前曝光的多起案件,像枪杀法官,在网络上引起网民的一致欢呼,这说明了执法环节存在重大问题,民间意见很大。执法都有重大问题,又谈何严打? 其四,严打打谁?假设一群工人组织维权罢工、一群拆迁户组织维权反拆迁、一群司机罢运要求提高待遇,在严打期间会不会以黑社会聚众闹事名义严打?严打,会不会成为一部分人以治安为名打击民间维权的工具? 其五,执法能做到上下阶层的公平公正吗?正如张马丁 以前博文 指出的,房地产市场的偷税漏税(这可是一大笔的钱),未见从严执法(比如今日新闻:《审计署:700亿土地出让金应征未征》),而现在民间行窃却要从严打击,这不正是“窃钩者诛,窃国者候”吗?这公平吗? 这些问题的存在,是张马丁质疑严打的理由。与严打相比,张马丁更主张另一层级的严打——对官员腐败的严打,并且相信大众对这种严打要支持的多。 其实,不管对于民间犯罪还是官场反腐,都不应该用“严打”这个词,真正的法制社会只要真正公平公正的做到依法办事即可,让“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成为常态,就根本没必要严打!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阅读更多

北京“严打”开始 端午节先对维权人士下手(视频)

搭救倪玉兰的网友苏雨桐和刘德军在星期三凌晨分别遭到抄家、拘捕和被绑架,刘德军并被毒打后带到北京郊区,警方威胁他如果再回到北京就要他的命。经过网友的搭救和关注,苏雨桐和刘德军终于回家。网友在警方监视下发起消夏聚会,准备和倪玉兰共同度过端午节,但是突然警方冲击并带走倪玉兰。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严打方针”不能保障校园安全

 
             
“严打方针”不能保障校园安全
 
   
据新华社报道,陕西省南郑县一幼儿园,12日上午8时左右,发生一起砍伤儿童事件,已造成9人死亡,其中包括7名(5男、2女)儿…

阅读更多

严打有用吗?

今天早晨又发生了屠童案,在陕西汉中。6个幼儿园的小孩死于屠刀,加上两个大人。凶手随即自杀。一批被捅伤的还在医院。
然后就看新闻了-
”核心提示:12日下午,公安部、教育部联合召开紧急视频会议,对进一步加强学校、幼儿园安全保卫工作进行了再动员、再部署、再检查、再落实。要坚持严打严防,打得犯罪分子不敢对孩子下手,防得犯罪分子无法对孩子下手。“
我呸。
什么叫”打得犯罪分子不敢对孩子下手“?这种傻逼话也就他们说的出来。
不到2个月,闯入校园的屠童发生了5次,死了20来个,伤了70多,这些杀人的人,有怕死有怕被判刑的吗?一个也没有。
我坚信第一起屠童案的凶手郑民生是精神病人。
不幸的是,他生在中国,他其实跟被他屠杀的那些孩子们一样可怜。于是他还不到一个月就被立马毙了,连精神病鉴定都懒得给他做。
后几个案子,反正后来新闻也被封锁了,除了几个血淋淋的死伤数字,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痛苦的想,这很可能不是最后一起屠童案。周云蓬可以往他的”中国孩子“里面加新的歌词了。…

阅读更多
  • 1
  • ……
  • 5
  • 6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