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回忆

东西同异|暂时的告别

2020年之后几年的经历,不管是工作上的困境,还是生活上因为疫情,父母土地维权等带来的冲击,都成为我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经常在虚无和意义之间徘徊。2022年初开始,从丰县、俄乌战争、上海封控,再到全国蔓延的封控。我开始失眠,经常痛哭流涕,晚上躺在床上,无法入睡。我知道自己进入到抑郁状态,而且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一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