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

柬公布视频德维莱尔“自愿去中国”

柬埔寨警方公布了法国建筑师德维莱尔前往中国之前接受采访的录像,这一不寻常举动意在证明他是自愿前往中国的。 52岁的德维莱尔被指与薄熙来以及谷开来案件有牵连,不过他在其中扮演的具体角色目前还不清楚。 相关内容 涉薄熙来案法国建筑师离开柬埔寨 德维莱尔可能到中国协助调查薄熙来案 柬称中国可派人审涉谷案法建筑师 更多相关的故事 柬埔寨应中国要求于6月13日逮捕了德维莱尔,他在本周二获释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不过到目前为止,自从德维莱尔抵达中国之后,没有任何有关他的消息。 柬埔寨当局和法国外交部都强调说德维莱尔前往北京帮助调查完全是自愿的,他并没有受到任何指控。 在柬埔寨警方发表的视频中,这位法国籍建筑师做出了自从被捕以来的首次公开讲话。 他对一名没有公布身份的采访者说,“现在我要前往上海,然后可能会去北京,就谷开来的案子协助调查。” 他还在视频中指出,“我重申,我是自由离开的。”之后他感谢了柬埔寨移民官员在他被拘禁期间的“帮助和友谊”。 视频还显示了德维莱尔在机场贵宾地区通过护照检查。 柬埔寨警方发言人表示,公布这份视频是为了证明德维莱尔是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离开该国的。 德维莱尔据信在1990年代首次与薄熙来和谷开来有联系,当时薄熙来聘用他为大连做一些建筑设计工作。BBC

阅读更多

王铮:九常委应全部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

如果薄熙来是“涉嫌”严重违纪,九常委则应是“确实”严重违纪。那么,中共中央若不能纠正对薄熙来所犯的错误,则中共中央政治局必须改组,九常委应全部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 ===================== 党内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改错! 中共中央政治局及胡锦涛总书记: 我是北京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师王铮,根据《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五条:“党内监督要与党外监督相结合。党的各级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应当自觉接受并正确对待党和人民群众的监督。”现以党外人士身份,对九位政治局常委公开谏言。 1. 再评薄熙来 本人曾于4月23日向最高人民法院递送《公开举报中共中央九常委涉嫌刑事犯罪》举报信,4月28日又请求民众一起,为中共中央非法拘禁全国人大代表薄熙来,去公安部报案。尽管这完全是在尽公民法定义务,但习惯于“党大于法,领导人大于党”的公安机关还是为此关押了我40天。 其实中共中央的违法行为何止一二,我只是提了两个公开的、无需调查的事实,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不会否认你们行为的违法性,而我真正的目的只是想逼迫你们纠正在薄熙来问题上的违法行为。因为谁都知道,即使是铁证如山,最高司法机关也没人敢对你们治罪。但两项罪状已足以将你们降到道义和法律的最低点,以验证一位老人悲愤交加的话“薄熙来再违纪也比他们九常委强得多”! 与薄熙来在任时的“零上访”相比,“(今年)上半年,重庆共处置群体性事件142起”的报道,如同让人们听到,成群结队的重庆人在向薄熙来真切地呼唤,在向中共中央愤怒地呐喊。更多其它地区网友对薄熙来的呼声,则更展示了民众渴望薄熙来能带领更多地方走向“共同富裕、平安健康”的心声。 “好容易出了个敢跟美国人叫板的薄熙来,他得罪美国人,美国人没能把他怎样,倒是中国人自己把他弄成这样,中央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不是让人失望,是让人绝望”!这是我获释后一位基层公务员亲口跟我说的话,类似的语言在我被关押前接到很多,获释后很多人在想办法跟我联系,都是为了薄熙来…… 在这个人心不古的社会,百姓能在薄熙来身处政治逆境时如此待他,这种质朴和勇气,我深知它的珍贵,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用自己的学识去帮助这些百姓,将他们想说却不知如何说起的心声,合理合法地表达给你们。 没有人是完美的,薄熙来也一样。但他是众多百姓的希望,他的时代价值不仅仅体现在他实实在在地为百姓做了实事,更在于他面对国际强权时威武不屈的民族气节,面临政治高压时宁折不弯的个人品格!作为国家,作为民族,我们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需要这种精神!这种高官! 我们穷的时候打败了最先进、最强大的美国佬,如今富了,却什么样的国家都敢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明知给我们的是“毒食”,竟摇着尾巴去接,拿着我们最好的资源去换!做了几十年的中国人从没像这些年这样窝囊过!如今好容易盼来个敢给百姓撑腰的薄熙来,你们却今天一个“免职”,明天两个“停职”,你们究竟是美国的国务院还是中国的政治局?为什么让我觉得我们有一个为实现美国理想而鞠躬尽瘁的中国总理?我愧为教师,因为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人的国籍可以改变,可民族能改变吗?中央到底是怎么了? 2. 继非法拘禁薄熙来之后,你们再度剥夺薄熙来的党内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薄熙来同志虽被免去和停止若干职务,但并未被开除党籍。根据《党章》第四条:“党员享有下列权利:…(五)行使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党的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的上述权利。” 《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以下简称“《纪检条例》”)第八条也明确规定:“案件检查中,要切实保障党员包括被检查的党员行使党章所赋予的各项权利。” 但截止7月3日,全国各级党代会已经全部结束,薄熙来同志却未被允许参加任何一级党代表的选举和被选举。九常委再度违反党纪,集体剥夺薄熙来同志的党内政治权利。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九常委应受如下处理: 第16条:“对于严重违犯党纪、本身又不能纠正的党组织领导机构,应当予以改组。受到改组处理的党组织领导机构成员,除应当受到撤销党内职务以上(含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外,均自然免职。” 第27条:“二人以上(含二人)共同故意违纪的,对为首者,除本条例分则中另有规定的外,从重处分;对其他成员,按照其在共同违纪中所起的作用和应负的责任,分别给予党纪处分。” 第28条:“党组织领导机构集体作出违犯党纪的决定或者实施其他违犯党纪的行为,对具有共同故意的成员,按共同违纪处理;对过失违纪的成员,按照各自在集体违纪中所起的作用和应负的责任分别处分。” 第64条:“在选举中,进行违反党章、其他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其他有关章程活动的,对主要责任者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处理。” 第142条 :“侵犯党员或者公民的选举权、被选举权、表决权,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第143条:“对他人进行殴打、体罚、非法拘禁、非法搜查的,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根据上述规定,如果薄熙来是“涉嫌”严重违纪,九常委则应是“确实”严重违纪。那么,中共中央若不能纠正对薄熙来所犯的错误,则中共中央政治局必须改组,九常委应全部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但各位所担任的国家主席、副主席,国家军委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不能自然免职。因为根据《宪法》第63条,上述职务只能由全国人大罢免。 对薄熙来的错误处理,对健康舆情的打压,伤害的不仅是薄熙来本人和支持他的百姓,更有那种久违了的、可贵的民族精神。当一个执政党的高度统一是以背离民意,牺牲民族精神为代价时,人民就没有理由不抛弃它! 所以,还薄熙来人身自由及其党内政治权利,是九常委挽救自己和中共中央形象的最理性选择。 3.党内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改错! 改革是指改掉旧的、不合理的部分,使其更合理完善。而我们实际存在的问题恰恰相反:正是由于我们不遵守那些旧的、合理的,甚至完善的东西,才造成了如今的混乱。 如果认真研读《党章》和党内各种条例规章,就会发现,其实党纪比国法对党员的要求更严格,更明确。 例如,《党章》中明确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加强国家立法和法律实施工作,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党内严格禁止用违反党章和国家法律的手段对待党员”,但中共中央却长期带头有纪不遵,有法不守。于是上行下效,无法无天。 《党章》还明确规定:“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但这些年,贪腐最严重的恰恰都是党员干部。 即便是党内的“双规”(即《纪检条例》第28条第3款“要求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本身也没有错,而是执行者超越了限度。即在八小时工作时间内执行“双规”是党内的权利,八小时工作时间之外则为拘禁或者变相拘禁。 在党的基层组织,《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选举工作暂行条例》普遍没有得到遵守,使党的基层组织不仅质量出现严重问题,更使许多组织失去了合法性。而百姓恰恰是通过党的基层组织直接感受党的领导的,结果让百姓感到的是:一个领导一个规矩,领导就是法,言出法随。整个社会有法不依,有章不循。 《党章》第31条规定:党的基层组织的基本任务是“教育党员和群众自觉抵制不良倾向,坚决同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但目前基层组织的维稳行为却完全与之背道而驰。 可见,中国的问题不是体制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是执政党既不遵守党纪更不遵守国法,导致全社会上行下效,无法无天泛滥成风。不是我在强求完全依法,而是这个社会完全不依法,一个人口众多的社会,长期没有强制性的法律约束,必然混乱成患,堕落成灾。而当这个国家明明有完整的良法良规,却不为人们所知时,则一定是教育失去了本性!我只是比别人提前意识到这点,而坚决地去改正自己而已。 所以,这个党需要的是改错,而不是改革!我们做了太多“丢西瓜捡芝麻,甚至是捡老鼠屎”的蠢事了,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因为不了解自己的宪法而诋毁和排斥它,没有比这种无知更可悲的了。从党内领导人开始,坚决依法行事,一切就能好起来!再次“上行下效”的结果则必定是:整个社会言而有信,公序良俗失而复得! 只要党和国家领导人率先认错改错,百姓不仅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反而可能感动得落泪;你们不仅不会因此失去民望,反而会从此开创里程碑性的形象;会让这个国家和民族在危难之时以最小的成本和代价,拨乱反正! 而做到这一点,只需要你们对老百姓多一点点信任,让自己多一点领导人的胸怀和勇气。改正错误的人永远比发现错误的人更令人尊重,因为前者比后者难得多。 如果我们是在重复上演170多年前的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那将是我们这个民族的耻辱。历史是重复进行的,但不会是简单的重复,中国版的“皇帝新装”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当那个孩子说:“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因为没有人敢说出自己什么衣服都没看见。但从那以后,这个皇帝再也不喜欢穿华丽的衣服了,他开始专心料理朝政。京城从此变得井然有序,干净整洁,因为每个人都改掉了自己身上最不好的毛病。 谏言者:北京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 王铮 来稿

阅读更多

辛子陵軟禁中三次上書,苦勸中央懸崖勒馬

《明鏡月刊》記者吳若荷 “如果說上世紀40年代在野時的中國共產黨,還表現出是一個追求民主自由的進步黨,一個反對貪污腐敗的廉政黨,一個反對專制獨裁的民主黨;那麼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在執政掌權60年之後,已經墮落成為一個反對民主普世價值的黨,一個貪官‘前赴後繼’的黨,一個為維護權貴利益堅持專制獨裁的黨。”被軟禁中的著名學者、傳記作家辛子陵寫下這些文字,痛心疾首溢於言表。 “死不改悔”的“救黨派” 無論從哪方面看,辛子陵都應該跟1957年的“右派”毫無瓜葛。原名宋科的辛子陵,15歲時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59年參加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等軍事學院助教,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國防大學《當代中國》編輯室主任等職,退休時,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大校,四級研究員。 但是,這位年逾古稀的學者,卻與當年的那些“右派”一脈相承:雖是一介普通黨員,卻按捺不住,要對最高領袖毛澤東及其一度炙手可熱的助手林彪剖析臧否,又是縷述“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又是闡發“中共興亡憂思錄”、更“放言救黨論國是”(均爲辛子陵著作書名)……猶有甚者,在他“禍從口出”,被當局下令禁言一年多、自己又身體不好、輾轉病榻之際,還是生命不息,進言不止,日前在明鏡出版社出版了近年文章的結集《辛子陵上書政治局》。 這部將近30萬字的文集,進一步證明了,辛子陵是當之無愧、獨立不阿的“救黨派”代表。貫串全書的思路,一言以蔽之,就是:只有向民主社會主義轉型,中共才有前途,否則將被人民拋棄,被歷史淘汰。他不“站台”,也不“拆台”,而是要“補台”——不論“站台派”還是“拆台派”對他譏刺也罷,誤解也罷,這位“死不改悔”的“救黨派”,堅持自己的立場,時而大聲疾呼,時而循循善誘,希望自己的聲音傳到中南海袞袞諸公的耳中,早日迷途知返。 書中最重要的,是他給中共中央的三封上書及附件。還有30多篇他接受《新史記》等海內外媒體專訪、應邀演講、參加電視談話節目等等場合所暢言的記錄,其中包括讓他大禍臨頭的2011年2月10日在中國科技部部分老幹部座談會上的講話;還包括他曾被迫檢討,但一旦發現自己所說曾慶紅之子購買澳大利亞最貴房産確係事實之後,立即否定自己的檢討、重申原來說法的《棕櫚泉曾偉和葵閣墨曾偉》。而辛子陵自己最重視的、視爲“核心文章”的,是《政改興邦,脫蘇入美》,這篇文章,“從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推倒了60年無人撼動的黨國體制”(辛子陵語)。而此文的副標題是:“致中共十八大新領導人”,表明辛子陵雖然對現在當政的最高决策者表示信任和支持,但更將希望寄托在即將接班的年輕一代領導人身上。(《明鏡月刊》第30期) 《辛子陵上書政治局》 《明鏡》月刊 第30期 http://www.pubu.com.tw/periodical/13250?apKey=fedd22f528

阅读更多

洪博培:大陸第五代領導人可能更難搞

美國前駐北京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18日表示,中國大陸以習近平為首的第五代領導人「可能是更難搞的世代」,施政時會更有信心,但民族主義情緒也可能轉強。 洪博培18日應台北論壇邀請,以「2012年美國的挑戰與機會」為題演講,提出中國大陸是影響世界的元素之一。洪博培去年卸任北京大使、投入美國總統共和黨初選,他說與大陸第五代領導人不熟,但推斷他們「會跟鄧小平很不一樣」。 洪博培表示,第四代領導人經歷過1960年代「大躍進」或「文化大革命」,「某種程度較謙卑,不希望中國重蹈覆轍」。 然而過去30年來,大陸每年的經濟成長率高達8%至9%,「第五代領導人見到中國的強大、美國的式微,可能是更難搞的世代」。他們的民族主義會更高漲,對自己的看法更有信心。 曾在離開北京的告別演說中抨擊大陸人權的洪博培憂心,習近平、李克強等人接班,將面臨大陸內部鎮壓愈來愈多、經濟上更採民族主義,以及在國際社會是否更霸道等三個問題。 洪博培認為,大陸在世界舞台上剛嶄露頭角,還沒完全準備好,做為世界領導者要有承擔。 他表示,中美關係從雙邊變成全球性的關係,美國要用價值觀影響大陸,「不要害怕宣揚我們的基本價值,捍衛自由民主人權」,與大陸的關係會成為未來美國的挑戰之一。 媒體問,中華民國政府應改善與大陸關係或者放慢腳步?洪博培說,兩岸和平發展讓區域更穩定,「全世界對兩岸關係的改善,都很感激」。他說,往前或許有些不確定性,但一定要走下去,但不能失去方向。 他說,兩岸關係趨穩是一件「大家都獲利」的事,兩岸接觸更多,困難也更多,但應持續往前走,創造兩岸和平與繁榮;同時,兩岸包括人員、文化、教育等頻繁互動,對大陸的民主化會有幫助,也會為雙方帶來更大的利益。 世界新聞網記者雷光涵台北18日電

阅读更多

為民企發聲《東方早報》社長免職

《東方早報》社長陸炎已被免職。互聯網 廣東《新快報》因刊發中共「政治局委員們的知青歲月」遭當局查處事件未了,上海又發生類似事件。上海《東方早報》昨日突現人事變動,社長陸炎被免職,副總編孫鑒被停職。傳事因該報早前刊發一篇為民營企業鳴不平的文章惹怒當局,也有指該報近年鋒芒太露而遭當局秋後算賬。事件再引內地傳媒界譁然。 十八大前滬整頓媒體 內地新浪、騰訊網昨有多位經認證身份的媒體人士發貼透露,《東方早報》社長陸炎因某報道被免職,副總編孫鑒亦被停職,同時,上海文新集團已為《東方早報》任命新的黨委書記和社長。官方未宣告有關任免和原因。但網絡消息指,事因該報5月15日發表一篇「民企本就有權進入所有市場」文章,為內地民營企業發展受到不公平待遇發聲,惹怒當局。 也有消息指,該報惹禍文章雖將矛頭直指向當局濫用公權力,令公權力被既得利益集團綁架,批評官企壟斷稀缺資源,可能令當局不快,但亦與近年該報太過鋒芒畢露有關。例如前年11月上海教師公寓大火,該報報道矛頭直指當局;今年3月全國兩會溫家寶記者會,該報竟用「改革須有人民的覺醒和支持」做大題;該報還對三峽大壩作質疑報道;去年8月溫州動車事故,該報又連篇炮轟政府。 有分析人士指,隨着中共十八大臨近,當局對媒體控制將更嚴厲,汪洋管治下的廣東和俞正聲管治下的上海,傳媒相繼被整肅,或許只是中國輿論嚴冬的第一波寒潮。有傳媒從業者指,南方報業遭當局重擊後已經陽萎,現在上海也動手,下一個會是誰?「以後還有誰敢記錄真相?難道全國媒體都要歌功頌德,你們才甘心?!」 新浪網/騰訊網 香港 蘋果日報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