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

胡锦涛访美被问及人权问题 中国媒体鲜有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白宫举行高峰会,会后两人出席记者会,被问到中国人权问题,胡锦涛承认中国在发展人权事业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强调在发展的同时也必须与国情相结合。胡锦涛有关中国人权的言论,中国媒体是鲜有报道。在香港,有评论认为,有关言论只是回避改善人权诉求的借口。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报道

阅读更多

王不二:你比宪法更NB

近日,有位不怎么知名的国产副部长发言说,媒体首先要尊重政府,配合政府,然后才是监督政府。     这位副部长大人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么比相对论还要深奥的话来。要是没理解错的话,译文就是媒体你注意点,不要随便乱说话,要照某领导的意思想好了再说。是不是媒体没给政府供吃喝供内部股票,以至象广西烟草局长韩某人那样被供着实现泡妞的宏伟蓝图即为不尊重?不然在本土一向给人是一种虽人模却狗样形象的媒体怎么就不尊重政府了。何况在宪法总纲第二条即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第三条又称: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     这里的人民也就是人人——人人也就是每一个具有公民资格没因什么鸟事被剥夺政治权利终生的中国人。媒体是不是人民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是,那媒体该享有宪法所给予的权力,而媒体干的就该是报道新知、揭了三俗、监督政府的活,吃的就是说三道四这碗饭,如果媒体不干好这活,只会象条好犬对给他饭吃的家伙摇尾,那就是对不起宪法了,就该下岗转行做点别的了。如果媒体不算人民,那。。。。。。就当俺说了些领导畅饮茅台后那样高深莫测的高妙废话。监督政府本是人类一切活动中属于比较高雅比较高级的活动,却为何象三俗一样这不让那不准,这是奇妙了。     问题在于,是宪法说了算还是政府说了算?或者这么说吧,是宪法管着政府还是政府根本就不用鸟宪法爱干嘛就干嘛。在这个文明了五千年的国度,可能无数的人一直都搞不清楚这件大事。如果有诺贝尔政治学奖,谁搞清了这事可能就是当年的政治学奖得主了。为了获得这个可能的诺贝尔政治学奖,鄙人这个不是媒体界混饭吃的中国村民和副部长大人探讨一个事:恶霸是怎么练成的?     这个恶霸开始不过是个小流氓,闲着没事,也就是干干对漂亮妹仔抛媚眼说黄段子的三俗,有一次这小流氓喝多了,调戏服务员,结果大家都象没看到一样,这个服务员最后被强暴了。这个貌似不得不三俗的时代,象巴东县野三关镇邓玉娇亲自动手杀了借酒调戏她的镇政府官员那样的烈女子还是不多见的。     一夜就那么在月光下过去。     小流氓酒醒后过了三天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好极了,天下太平的很啦。于是他跑到那个饭店找那个被他强暴的女服务员,说自己老子是个什么官,跟着他可以吃香喝辣的,那女地想想这社会对自己被强暴一点都没反应,就象这个社会是一条没长眼的衰老的猥琐的狗,只是为了一天三餐才苟活着,两权相害取其轻,那自己也用不着报什么官了,还不如跟一个流氓混还更有安全感。     从这件事上,智商不低的小流氓发现强暴乱来居然平安无事,这个社会居然连个屁响的动静也没有,还可以让自己得到想得到的东西,于是他觉的自己是老天安排来这个美好的地球上专业干这种好事的,于是,他就自觉承担起为社会做恶霸的重任了。通过欺男霸女欺行霸市,时光流逝,小流氓居然成了流氓大亨了,他和政府里的那些官儿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缺钱的时候打个搞投资的电话就可以直接到人民银行去拿。街道上的人都能从橱窗那看到这个家伙在银行里奋力拿钱的生猛姿态,可是大家都没有看见一样走过去了。因为警察大叔就一脸严肃的挺在门口,谁也不知道,那个流氓大亨是在用某些很需要尊重的领导给他的一般人没有的权力,大干狂捞纳税人血汗钱的下流勾当,还是在与时俱进为国家的发展在那玩金钱的游戏。     谁多打听多问问一下下,弄不好就被送进精神病院子里日光浴去了。     大江东去,花开花落 ,一代恶霸就这样练成。     都说针尖大的孔,透过穿堂的风。一个正常的社会尽责的媒体最大的责任就是发现社会大大小小针尖大的孔,并吁请相关部门看在苍天的份上把这个针尖大的洞补好,不然在时光这个魔术师手里针尖大的孔是完全可能会透过穿堂的狂风的。因为大小政府都很忙,不是坐在有空调屋子里上网玩偷菜就是坐在包厢里和三俗的女人们干杯。社会不得不生出媒体这一行当帮助政府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帮助和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不就是对政府最好的配合和尊重吗?这就象为人处世一样,只有朋友才会说你有什么什么不对,外人是不会当回事的,甚至别有用心的坏人在你干了要命的勾当后还要猛夸你。忠言的是逆耳,良药从来苦口。这么老土的话一个政府是用不着多听的罢。     如果一个社会多的就是公平之心,多的就是侠义之举,多的就是维护人民——人民就是人人——可以有尊严生存生活的话语环境,那一个本来用几句话就可以阻止其恶行发展的小流氓,又怎么会风云际会的练成一个超级的流氓大亨啦?     如果社会管理部门的领导同志镇日不是忙于铲除恶行而是忙于铲除异己,那就只能是与邪魔同行以图取魔鬼给的诡异大餐了。     对不公平不公正少德败行之事,一个社会今天的不说不让说甚至说了甚至还把人送精神病院,那明天的末日之轮可能就会轮到你了——副部长同志。当然,智商很高不亚于那些传说中流氓大亨的副部长可能早就有恃无恐的“裸官”了,全家人的户口早就到美国还是日本还是欧洲了,你在异国他乡是个普通老百姓,所以你很需要在这个五千年文明的国家超越TMD宪法,找到被配合和被尊重的快乐的感觉。     所以,副部长同志你是比宪法更NB并且具有人类学意义的代表。     奉天承运,宪法第五条: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钦此!

阅读更多

韩寒:散文一篇

在昨天,我看到了一条新闻,新闻说我候选了时代周刊的两百个影响全球的人物,中国同时入选的还有敏感词,敏感词和敏感词等人。当时我正在我们村里挖笋(我挖的是自己家的),没怎么注意,后来回去一看手机上有不少的短信,问我对此事的态度,我只回复了新京报和南都的两位朋友,其他媒体写的均为凭着对我性格的猜测下的友好想象。我没有想到大家还比较关心,在这里我就做一个统一的回复。

 

首先,我非常感叹和惋惜,为什么别人有这样的新闻媒体,当时代周刊弄一个人物榜的评选的时候,能够让全世界其他的国家都起波澜。我多么渴望我们中国也能有类似的一个新闻媒体,当他评选人物的时候,在全世界也引起关注。我们不能说这样的一个媒体完全公正,但是它是有完全的公信力的,我多么渴望我们国家也有。可惜我们并没有。不是说我们的媒体人要比其他地方的媒体人差,而是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原因众所周知,点到为止,多说必死,死后鞭尸。

 

我经常自问自己,我为这个充满着敏感词的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可能到最后我只贡献了一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敏感词而已。我天天睡到中午,经常浪费钱买数码产品,还挑食,但好在我也未曾给这个社会增加罪孽和负担,至少迄今为止是这样。我没有辽阔的远见,我唯独只想让相关部门善待文艺和新闻,不要给他们过多的审查以及限制,不要用政府的权利和国家名义去封杀或者污蔑任何一个文艺工作者和新闻从业者,这样的话,不用你们花大价钱,这个国家会自动生产出输出到西方世界的文艺作品和新闻媒体,我们的每一个小小的读者听众观众网民市民国民都能同享荣光。我未必有天赋和能力写出好的东西,但是别人有,但你不要阉人有夸人无。

 

电话里记者问我,有一些地方还说你和西方反华势力勾结,我说这个很正常,人家这招用了六十年了,前几十年还有发自内心的,后几十年纯粹是用于泼脏水了。我一个要去西方国家比赛经常因为材料不够齐而差点签证都办不出来的人,还西方势力呢,况且都什么年代了,还勾结不勾结的,这词说出去多难听啊。相信如果有哪位朋友天天监听着我的电话的话,您一定很清楚我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您说呢,电脑前一定会有一位朋友会心一笑的。但我只是奇怪,这些御用笔杆子,怎么几十年都用一个体位,他不烦,对象都烦了。但是,我坚决赞同他们的存在,因为总有正方和反方,总有甲方和乙方,如果我们国家能做到话不投机一拍两散,而不是话不投机把你封杀,那就是我们国家的巨大进步,我们也将为此而努力。

 

后来他又发短信问我,那么换句话说,你这个人的观点和言论符合了西方人的价值观,你觉得是么?

我回消息说,难道不符合中国人的价值观么?

我相信地球人和外星人也许价值观不一样,但是西方人和东方人,除了生活习惯不一样以外,价值观应该是差不多的,为何一定要争呢。

 

最后说回到所谓的影响力,我经常非常的惭愧,我只是一介书生,也许我的文章让人解气,但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呢,那虚无缥缈的影响力?在中国,影响力往往就是权力,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怕搜呢还是不经搜,往往在搜索引擎上还搜不到他们。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台上被灯光照着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迹可寻。我只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而我们每一个舞台上的人,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争取把四面的高墙和灯泡都慢慢拆除,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德国总理称中国留学生不必吸食大麻”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