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

刘晓原:刑事案件办案期限的规定

每天都会接到刑事案件办案期限规定的咨询电话,随着这类咨询电话的增多,我实在无精力一一解答。为了让大家搞清楚刑事案件办案期限,我对《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以及《人民警察法》等规定进行了整理。这些只是写在法律条文中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有的案件很难做到。 1、传唤和拘传,不超过12个小时; 2、留置盘查,不超过24小时,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至48小时。 3、监视居住,期限六个月; 4、取保候审,期限十二个月。 5、犯罪嫌疑人被拘留后,除“有碍侦查和无法通知情形外”,公安机关应在二十四个小时内通知家属;公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条件且有逮捕必要的,一般应在3日内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延长1—4日,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和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可以延长至30日; 6、人民检察院应当自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7日内作出决定;在作出逮捕决定后,公安机关应在二十四个小时内通知家属。 7、逮捕后应当在2个月内侦查终结,提起审查起诉;对于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经上一级检察院批准延长1个月;对于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可以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检察院批准再延长2个月;对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可以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检察院批准再延长2个月; 8、对于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侦查羁押期限自查清其身份之日起算; 9、对于在侦查期间,发现犯罪嫌疑人另有重要罪行的,自发现之日起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10、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应当在1个月内作出是否提起公诉的决定,重大、复杂的案件可以延长半个月(注:在此期间内,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以两次为限,每次不得超过1个月,补充侦查期限不计算在审查起诉期限内); 11、法院自受理公诉案件后一般应在1个月内宣判,至迟不超过1个半月;对于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可以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法院批准再延长1个月(注:在此期间内,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补充侦查期限不计算在内); 13、在宣判后10日内,被告可以提起上诉,检察院可以提起抗诉(注:被害人不服一审判决的,有权自收到判决书后5日内请求检察院提起抗诉,检察院自收到被害人请求后5日内作出是否抗诉的决定); 14、二审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自受理之日起1个月内宣判,至迟不超过1个半月;对于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可以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法院批准再延长1个月;对于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的上诉、抗诉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决定; 15、对于被告被判处死刑的,自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由最高人民法院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16、死刑复核后向一审人民法院下达死刑执行命令; 17、一审人民法院自接到死刑执行命令之日起7日内执行死刑。

阅读更多

【真理部】福建:美国提出的法律诉讼

福建省委宣传部:凡是涉及美国提出的法律诉讼,各网站、手机报一律不报道。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真理部”是网民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以及国家级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央文明办,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出版总署,文化部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阅读更多

阮一峰: 10条最糟糕的中国法律

美国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网站上,最近有一篇文章,题目是《10条最糟糕的中国法律》(The 10 Worst Chinese Laws)。 最终来说,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不是由经济发展决定的,而是由这些法律决定的。不去改变这些法律,这个国家就永远是一个中世纪的国家。 1. 《刑法》 第一百零五条...

阅读更多

路透社:谷歌在华执照通过年检 中美在互联网问题仍有分歧

“双方都放弃了一些东西,在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外交妥协。” 谷歌ICP执照续期化解了中美两国政府间自今年1月以来的争吵。今年1月因不堪忍受黑客袭击和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谷歌威胁退出中国大陆市场。 当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带领美国官员声援谷歌,并要求中国就黑客袭击事件作出解释,再加上人民币汇率问题、美对台军售等,使中美紧张关系升级。 中国则怒斥美国的指责,官方媒体也指责谷歌将问题政治化。 但随着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及谷歌在世界上最大。互联网市场–中国的前景不明,双方选择後退一步希望能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法。 解决方法就是周五的协议,谷歌仍持有在中国运营网站的营业执照和中国网站,且用户能通过香港网站搜索未经审查的内容,虽然需要多一个点击。 中国问题专家、普林斯顿信息技术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olicy)的麦金农(Rebecca MacKinnon)称:“这是典型的中国式解决方案。” “实质上他们什麽也未改变,但技术上,他们已遵照中国法律。” 但分析人士称,中国和美国之间在互联网的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等核心分歧,以及美国益发担忧的中国网络攻击和黑客袭击事件仍存在。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网络安全研究员史国力(Adam Segal)称:“中国是推动美国国内讨论网络安全的一个重要因素……威胁是什麽、我们如何防护及袭击者可能是谁。中国从来就未远离这个讨论范围。” 史国力称:“上述谷歌协议似乎使互联网审查和黑客袭击等所有的较大争议搁置起来。” 不过也存在一些进步的迹象–尽管缓慢和不确定。 美国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等在《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发表评论文章称,他们最近刚从中国回国,令人感到放心的是至少有些中国高级领导人已准备介入网络安全问题。 华府智库尼克松中心(Nixon Center)的中国研究主管唐安竹(Drew Thompson)称,中美关系比以往涉及面更广泛、压力更大,重要的是双方求同存异,类似谷歌事件等短期纷争的解决可能会对中美关系有所帮助。(完) 编译:高良萍 发稿:王燕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 here )开通此服务。

阅读更多
  • 1
  • ……
  • 6
  • 7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