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物

孔庆东含泪力挺薄熙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15日薄熙来被撤职消息公开后,北大教授孔庆东参加了”第一视频”节目并公开为薄熙来鸣不平, 呼吁支持者声援重庆。他借”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指”重庆打黑”为最大的打假:”那么在3·15日子里让打黑英雄、打假英雄受委屈了,等于是公开地发动反革命政变。” 他语气激动的质问薄熙来的支持者:”你为薄熙来做了什么?”,并呼吁公众以实际行动进行声援,”大家都起来和黑暗作斗争。” 但孔庆东也称自己相信党中央大多数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多次肯定重庆道路和重庆所取得的成就。网友评价其以这种方式挟持早前曾公开支持薄熙来的贺国强、周永康等人,也为自己的言论寻找安全保障。 孔庆东现为北大中文系教授,2011年11月27日,孔庆东在拒绝《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爆粗口,又被称为”三妈”教授”。孔庆东年轻时曾参加”八九民运”并为高自联成员。其后思想变得左倾激进,常在中国拥毛网站”乌有之乡”发表文章。 “孔庆东支持的不是薄熙来个人” 中国宪政学者、九鼎研究所的负责人陈永苗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孔庆东这番言论也是在利益权衡和对比之下作出的,不表示他对薄熙来个人的支持:”他其实不是支持薄熙来本身,而是支持薄熙来提出的一些’共同富裕’的政策。可以看到,孔庆东或重庆市民,是支持薄熙来背后的一些政策,这些政策对中国未来的走向是有一定意义的,比如说他提出的’共同富裕’,可以说薄熙来的作法很象文革,或超越法律,从程序正义来说薄熙来很不对,但作为普通百姓不会这么复杂的考虑事情。如果是给重庆市民带来好处,重庆市民就会说好。” 但陈永苗也分析,目前中共当局所担忧的支持薄熙来者会不会走上街头抗议,他认为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重庆不会上街,这几十年来,维权的事情都是右派来完成的,左派知识分子的胆识不够,很难发动底层民众上街。 ” 中共启动”去毛””反左”? 台湾《联合报》3月16日,以”去薄熙来 胡温确立反左路线”进行报道,指近年中国大陆左派形成一股势力。主要表现在藉中国大陆社会的贫富分化、中共党内的贪污腐败,发出反改革开放、为文革翻案的声音。3月15日,极左派之一的张宏良,公开宣告薄熙来是当今的岳飞,是”被美国以及反华势力仇恨”,呼吁”如果再不站出来与薄熙来站在一起,共产党看真是命悬一线了”。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在德国之声《北京观察》中撰文,认为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高层从派系之争重回路线之争。多位评论人士指,薄熙来事件也表明目前右派力量战胜了左派力量。 另据多位中国网友发布信息和海外”多维网”等报道,薄熙来事件发生后, “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民声网”和”红色中国”等左派网站,目前都遭关闭或禁止评论。 在重庆本地论坛发出”万人涕泪别书记”的内容并被强令删除后,北京方面除下令增派武警进驻重庆,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加强了警力,广东网友爆料,连日来深圳市民中心、宝安中心广场等地,出现大批配备防暴装备的特警在巡逻,气氛紧张。 作者:吴雨 责编:谢菲

阅读更多

吳康民:溫家寶總理的悲情

香港 明報 溫家寶總理在任中的最後一次記者招待會,舉世矚目,中外記者雲集,會議長達3小時。 本來,溫總理的全面對國情的磘述和決策,應見於他在人大會議開幕那一天的《政府工作報告》。但大家知道,政府工作報告是「集體創作」,缺乏溫總的個人風格。而且幾經刪改,只能四平八穩,難見真章。而記者招待會,卻是即興發言,並回答記者刁鑽而尖銳的提問,其感情流露及肺腑之言,都在在值得細味。難怪有報章的標題說﹕「感言情動全場」。 最值得注意的是他所說的這一段話﹕「我真誠希望,我,連同我這一生,給人民做的有益的事情,人民都把它忘記,並隨覑我日後長眠地下而湮沒無聞。」 人民怎會忘記呢。新中國建立以來,有3位好總理。第一位是擔任總理27年的周恩來,忍辱負重,力挽狂瀾。在晚年病重之際,仍遭受「四人幫」特別是江青的誣陷和折磨,要插贓嫁禍。在「批林批孔批周公」的同時,把早已澄清的「叛徒」問題,重新炒熱。以至鞠躬盡瘁一生的周總理,在臨終之前,仍口中念念有詞,說「我不是叛徒,我不是叛徒」。 第二位是鐵腕總理朱鎔基。他以不留情面、鐵腕施政著稱,也說了許多有性格魅力的話。他在開始當總理時,便說了「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更在打擊某些高官和高幹子弟等權勢人物的貪腐事件時,說了如下的狠話,「先打老虎後打狼,更準備一百口棺材,其中也有我的一口,可以同歸於盡,換來長治久安」。 人民不會忘記 人民不會忘記周恩來總理,在他逝世的時候,雖然「四人幫」下了禁令,但十里長安街,萬人空巷站在路前悼念的情景,至今想起都仍然令人十分激動。 朱鎔基退休10年,絕舻官場,不問時政。在任時便不是拉幫結派,更不到處題詞。退休後便讀書拉二胡以自娛。但是他的書一出版,洛陽紙貴,這是他稍感安慰的。 溫家寶為什麼希望人民要把他忘記呢,因為他壯志未酬啊!他的種種施政,都給人譏為「政不出中南海」,社會上的阻力是多麼大啊!他所力主的政治改革,在中央來說,的確是曲高和寡。甚且有些話在內地報章卻給宣傳部門刪掉。有的人為了抹黑他,還編造他家人的許多謠言。所以在這次記者招待會後,外國的傳媒的評論是﹕自信直率而略帶傷感。 他在記者會上說﹕「擔任總理期間,謠諑不斷,我雖不為所動,但心裏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這種痛苦不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的痛苦,而是獨立人格不為人們所理解,對社會感到有點憂慮。」是的,流氓作家余杰還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中國影帝溫家寶》,諷刺他只會「作騷」呢。 曲高和寡的政治改革 溫家寶力主要推行政治體制改革,這是繼承鄧小平生前倡導的遺願。但是當前既得利益集團在政治經濟領域中的控制根深柢固,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對權力制衡的制度化,寸步難行。不是權力核心中人的袖手旁觀,就是有人以五個不搞來對覑幹。雖然誰也不敢公開反對政治改革,因為這是鄧老頭子生前白紙黑字寫下的遺言。但是,只說不幹,有心人只能徒呼荷荷。 溫家寶肯定烏坎村的民主選舉,並說要「按照這條道路鼓勵群眾大膽實踐,逐步向上」,這就是要求民主制度循序漸進。但是,烏坎村的經驗能否在全國推廣,是否能從村到鄉鎮直上縣市呢,我們還是不能抱覑太樂觀的態度。 溫家寶說,我深知改革的難度,但他說,「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奮鬥一天」。 10年總理的道路並不平坦,「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史書將會肯定這位人民的好總理。「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相信在這最後一年的任期,他一定能做好制定收入分配改革方案(防止貧富過於懸殊)等五件事情。 我們也相信,時代在前進,溫家寶總理雖然不能說是「做得最好」,但下一任的一定能「做得更好」。 吳康民

阅读更多

中共嚴控王立軍案變唱黑打紅

旺報 【徐尚禮】  王立軍出走案發展至今,可以確定的有幾項──此案由中共中央跨部門專案組調查中;關於案情,陸媒不准私自報導;不管層級有多高,任何人不准擅自談王立軍案。此即何以薄熙來9日激情告白、黃奇帆極力澄清沒率警察到成都截人,陸媒卻隻字不提之原因。  至於中共中央跨部門的介入的工作重點,就是要進行災害管控,要全力避免重慶的「唱紅打黑」變調成了對黨國的「唱黑打紅」,進而影響今秋中共18大高層接班及今後中國發展。  所謂中共中央跨部門介入,由2月6日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至今,大陸方面出面處理、說明者得知一二。例如:到成都帶走王的是國安部副部長邱進;2月9日首度對外證實王進入美總事館的是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等。這證明跨部門的「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工作領導小組」已經銜命負責此案。  胡錦濤習近平親督軍  此一小組和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組長為總書記胡錦濤,副組長為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祕書長兼辦公室主任為國務委員戴秉國。成員包括國安部、中宣部、外交部、國防部、總參2部等14個黨政部的一把手。  在中共中央傾力調查之際,陸媒昨天對薄的談話,全部繞開王立軍,著重唱紅打黑。突出「重慶打黑的成績是在政法委領導下」,打黑沒有刑訊逼供。這番報導顯然是應北京兩會之背景。  在8日兩會中,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參加了重慶代表團審議。新華社在報導這則新聞時,隻字未提薄、黃。強調的是三審的《刑事訴訟法》修正案。  在重慶多事之秋之際,周希望重慶認真貫徹中央精神,「毫不動搖地維護社會和諧穩定」。這表明中共中央不希望讓王立軍事件影響重慶及中國發展。  王立軍事件不僅是政治事件,也涉及思想之爭。例如,薄就王事件指,「敵對勢力在 資訊 輿論方面可謂煞費苦心,我們哪裡出點事,它就會可勁兒地忽悠、造謠,其目的就是要搞亂人心。」如今,薄沒再提這類激化矛盾的言詞,但極左的「烏有之鄉」 網站 仍喊出文革式捍衛言論,要和敵對勢力戰鬥。  大陸官媒反映黨和政府的動向及態度,在中共中央調查之際,薄9日表白其實是說給胡、溫、習等高層聽的。這位太子黨高幹依然一身霸氣,說出「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這話是要表明自己一身正氣,可惜這句話也被「有關部門」消音了。

阅读更多

台灣國安局長﹕習近平最了解台灣

【明報專訊】台灣國家安全局長蔡得勝認為, 習近平 將是有史以來最了解台灣的中共領導人,但中共對台政策仍以自身的利益為最大考量,因此習近平接班後對台政策與台灣人期待之間會有落差。他還說,兩岸交流愈來愈密切,風險也慢慢突顯。 而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昨天表示,海協會已開始研究與台灣海基會互設綜合性辦事機構的議題,希望能排入海協、海基兩會協商日程,盡快接觸溝通。 陳雲林倡兩岸互設辦事處 中央社昨天引述蔡得勝說,習近平的從政經歷與台商接觸機會多(習近平在福建工作了17年),「將會是有史以來最了解台灣的中共領導人」。 但蔡得勝也提醒,「最了解台灣與是否能做出完全符合台灣人的期待是會有落差」,因為中共對涉及核心利益的議題,不太可能會妥協。 蔡得勝又說,兩岸關係改善,交流頻繁,現在台灣面臨的風險和危機不僅是傳統的政治、軍事,經濟也是關鍵因素。他不諱言,過去曾有人流、物流、金流與科技的控管機制,但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速度發展太快,每個人與大陸的關係都已經改變,涉及多樣利益,大家都以自身角度及利益來看待兩岸關係,很難建立共識。 台灣國家安全局長蔡得勝認為,習近平將是有史以來最了解台灣的中共領導人。(中央社)

阅读更多

林彪在八屆十二中全會上論證“文革”必要性

《林彪日記》編著者李德、舒雲 《林彪日記》(明鏡出版社) 2011年9月13日,是震動中外的“九一三”事件40周年。 自1971年“九一三”事件以來,對事件的主角林彪和這個事件的爭論就沒有止息。 林彪是中國現代史上一個極特殊的歷史人物。生前被尊為中國第二號神,死後卻被貶為中國第一號鬼,辭世40年,仍“謎”霧重重。本文作者20年餘年致力搜集林彪史料,逐年逐月逐日,詳記林彪的一生,從他讀孔子開始,到考入黃埔軍校,身經百戰,最後成為十大元帥中最年輕的元帥,林彪的一生幾乎涵蓋了整個中國革命的全過程。 1968年10月2日  下午,林彪會見阿爾巴尼亞黨政代表團團長、阿爾巴尼亞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委員、阿爾巴尼亞人民共和國部長會議副主席兼國防部長貝基爾·巴盧庫。總參謀長黃永勝、副總參謀長吳法憲、溫玉成在座。雙方熱烈擁抱握手,並進行了極為親切的談話。 10月5日  毛澤東、林彪接見阿爾巴尼亞黨政代表團。 晚上,毛澤東、林彪接見參加新中國成立19周年國慶觀禮各省、市、自治區革命委員會負責人和近萬名各族工人代表。 10月8日  周恩來參加中央文革碰頭會,商定出席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名單133人(草案)。 10月9日  周恩來起草出席八屆十二中全會的名單草案解釋,並將名單送毛澤東、林彪審定。 10月13日  周恩來起草八屆十二中全會分組名單及說明,送毛澤東、林彪審定。 中共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毛澤東、林彪發表重要講話。 10月26日  林彪在中共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第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十二中全會,從13號起,到今天已經開了(總理:13天。)13天了。這次會議,是在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取得決定性勝利的大好形勢下,在毛主席親自主持下召開的。開得很成功,對黨章,九大代表產生法和對大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的認識和處理,都作了很好的討論。這是對即將召開的九大作了極其重要的準備工作。同時,對“二月逆流”進行了嚴肅的批判。 這場偉大的革命,是毛主席親自發起和親自從頭到尾領導的。大量的日常工作,是由中央文革、總理、江青同志、伯達同志、康生同志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不分晝夜地辛勤工作的。我因身體不好,做的工作很少,對整個的工作體會不全面、不深刻。毛主席要我講一講,我覺得很沒有把握。主席要我講,我就只能講個大概,但必然講得不夠準確不夠全面,同志們只聽聽就行了,不必記錄,不要傳達。由於我對實際情況的瞭解不夠和思想提煉得不夠,今天講的話可能囉嗦。 現在我要講的問題,有以下六點:第一個,就是文化革命的必要性;第二個,是文化革命的勝利、意義和它在世界歷史上的地位;第三個,就是文化革命的路線、做法的問題;第四個,是主席對馬列主義的偉大發展,特別是在社會主義條件下革命怎樣繼續前進的問題;第五個,是中國革命和世界革命;第六個,是今後怎麼做法。 現在講第一個問題,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必要性。 主席說,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對於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建設社會主義,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時的。 主席又說:不然的話,讓地、富、反、壞、牛鬼蛇神一齊跑了出來,而我們的幹部則不聞不問,有許多人甚至敵我不分,互相勾結,被敵人腐蝕侵襲,分化瓦解,拉出去,打進來,許多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也被敵人軟硬兼施,照此辦理,那就不要很多時間,少則幾年、十幾年,多則幾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現全國性的反革命復辟,馬列主義的黨就一定會變成修正主義的黨,變成法西斯黨,整個中國就要改變顏色了。 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大規模的、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是大規模的階級鬥爭。是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用新的形式、新的做法來進行的。而這個革命呢,它同樣是社會發展的動力。階級鬥爭,一般的說存在於階級社會裏面,按馬克思所說,從有文字的歷史起,人類進入階級社會。不過,老實講,在沒有文字以前也已經進入了階級社會,也就是奴隸社會。馬克思大概是總的說的,實際上在沒有文字以前已經是階級社會。奴隸社會就是階級社會,而有些地方有些國家,那個時候並沒有文字。階級社會必然有階級鬥爭,而這種鬥爭是階級社會發展的動力。要推動社會前進,我們必須抓階級鬥爭,所以毛主席說:“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就是這個道理。如果不鬥爭,僅僅認為可以用行政的方法、經濟手段的辦法,來推進社會的發展,這是一種唯心主義的做法,是修正主義的做法。事實上,我們不鬥爭,敵對階級他會向我們作鬥爭,他會向無產階級進攻。你不鬥他,他鬥你。所以我們為了防禦應該鬥爭,為了進攻也應該鬥爭。如果想避免這種鬥爭,那麼資本主義就必然復辟,而業已建立了的社會主義的經濟體系和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被打倒。 在無產階級專政下,資產階級在經濟上雖然是倒了,但是他在思想上並沒有倒。另外,還有,由於資產階級,地富反壞,這一切非無產階級的人還都存在,他們隨時還準備復辟。另一方面,就是這種小生產的存在,他隨時可以轉化為資本主義的成份。小生產者的面前有兩條道路,一條是走向社會主義,一條走向資本主義,他是在叉路口上的經濟,這種經濟,隨時可以滑入資本主義,發展資本主義。 再一方面,資本主義的復辟還來自外國的武裝干涉,武裝侵略,來顛覆我們的政權。和平的這種陰謀式的顛覆和武裝的進攻,這也能造成顛覆。 但最主要的,除去以上三種以外,最主要的還是國家領導成份中新的資產階級代理人的產生,新的資本主義分子的產生。這個是比其他三種力量大得多,有決定性得多。蘇修以及除阿爾巴尼亞以外的這些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搞社會主義的這些國家,差不多都是因為這種情況,就是國家領導機構的人員他們本身蛻化變質,轉化為資本主義分子,政權就變了質,變成了資產階級政權,變成一種資本主義政權,變成一種法西斯政權。所以,有決定性的還是國家的領導,尤其是這種國家的上層的領導。 所謂國家包含什麼東西?軍隊、黨、政府,這就是國家的基本的組成部分,而國家是由這許許多多的環節形成的統一體,形成的一個機構。當然還有群眾組織。這一系列的東西構成一個國家的統一的體系。(《林彪日記》,明鏡出版社)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404档案馆》———大学女生的广告与铁路女工的死亡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Facebook专页:六四纪念馆
推荐理由:32周年纪念日,香港六四纪念馆被迫暂时关闭。请访问该纪念馆的Facebook专页。

Facebook专页: 1989年的传真
推荐理由: 1989年5月及6月的传真,虽然热感传真纸早已褪色,却记录了香港学联与北上声援同学、海外中外人士、香港市民、各大传媒的信息往来。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