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经济

蒋方舟:潮水退去之后

前两天我去上海出差,打了个“体制外的车”一一说“黑车”有点不礼貌。司机三十多岁,帅,收拾得也很体面。路上聊天,他开始聊自己想怎么挣钱。我非常喜欢在没有利益相关和资源整合的前提下听人聊挣钱,这对我来说是...

阅读更多

赤潮AKASHIO | 我为什么要在总理来的第二天离开创业大街

一 总理上次来到创业街,是四个月,要不就是五个月前了。 之后,全国创业形势一路走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颇有大炼钢铁亩产万斤之势,尤其在媒体上。 再之后,2015 进入下半年,风投圈的大佬们逐个跳出来说,冬天来了,我们不能再给创业企业那么高的估值了。 言下之意,创业者们磨磨嘴皮子就能从老子手里骗几千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今后的融资数额,对比 2014 到 2015 上半年——我们也不过分——去零除二刚刚好:原来 2000 万的,现在...

阅读更多

金融时报 | 中国互联网的“权力游戏”

在中国,有一股影响广泛的力量,其触角几乎深入到每个人的生活。这股力量不是共产党,后者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已经减弱——尽管这种影响是实实在在的——而且那些并不试图反抗当前制度的人几乎可以对之视而不见。...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