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

昂山素季政党称获得"一面倒"胜利

经过数十年反对军政府统治的斗争,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进入议会。早在上周日(4月1日)选举前,反对派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就已胜券在握。选举后,该党宣布获得补选全部45席中的44席。 在仰光全国民主联盟很小的总部门前,民众欢庆的气氛热烈。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的支持者庆祝她的胜选。全国民主联盟称,该党在仰光以南的果目镇(Kawhmu)赢得99%的选票。官方的正式补选结果尚未公布,初步结果最早可 能周一公布。根据全国民主联盟的信息,在补选的全部45个议席中,该党参加44个议席的竞选,获得了全部44席。特别是在首都内比都,按照全国民主联盟的 说法,内比都的4个议席也由该党获得,而内比都的主要居民是政府和军方人员。 周一,昂山素季在数千名支持者面前表示:”这不是我们的胜利,而是决定参与这个国家政治进程的人们的胜利。”她希望这将成为新时代的开始。 全国民主联盟将占不到10%议席 如果胜选结果得到官方证实,这将成为这个东南亚国家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尽管昂山素季及其政党由此获得的议会席位仍仅占总议席数的不到10%,但补选”一面倒”的胜利仍然带给人们精神上的巨大鼓舞。 一名全国民主联盟的支持者丹达敏昂季(Than Da Myint Aung Kyi)激动地说:”昂山素季胜选,我们现在高兴极了。她获胜后,国家终于有了好的政治家,如今一切都会大不同了。” 全国民主联盟绘有孔雀的红色旗帜连成一片海洋,一名支持者陶达通(Tau Da Tun)在其中高声喊道:”昂山素季赢得了选举,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昂山素季进入议会后,会满足我们最迫切的愿望。我对此坚信不疑。” 缅甸民众有许多愿望:就业岗位,更高的教育标准,真正让所有政治犯获得自由,与少数民族达成可行的和解方案,这首先意味着克伦、掸、孟、卡钦族要参与到国家的发展中。 德国人权专员呼吁欧盟放松对缅制裁 外界拭目以待接下来的进展。选举观察员称,投票过程是公平的。目前缅甸人思考的问题是,对该国的制裁是否会逐步取消。取消制裁,以及随之而来的外国投资的 可能性,这也是总统吴登盛改革的推动力。此外,吴登盛是否会邀请昂山素季出任一个政府职务,这是下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 德国政府人权专员勒宁(Markus Löning)周一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呼吁欧盟放松对缅甸制裁。勒宁说,欧盟应结束威胁政策,支持缅甸当权者继续开放该国,走向民主。这位自民党政治家说,这也是恢复对缅甸实行发展援助政策的前提。 作者:Udo Schmidt 编译:苗子 责编:凝练 德国之声中文网

阅读更多

昂山素季在补选中赢得议席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在议会补选中赢得一个议席。其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援引公开计票结果作出以上宣布。 昂山素季在选区果目镇(Kawhmu)112个投票站中胜出,该选区共有129个投票站。正式选举结果将在数天后由选举委员会公布。 昂山素季数十年来与缅甸军政权作斗争,并因此受到长期软禁。本次选举被视为缅甸政府改革意愿的试金石,也是西方解除对缅甸经济制裁的一个重要先决条件。 德国之声

阅读更多

核灾难造成日本的新歧视

BBC记者 海伦•格莱蒂 日本的地震、海啸、核灾难是否也影响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心灵受到了怎样的震撼?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受到了多少冲击?BBC记者海伦·格莱蒂说,人们担心,灾难在日本造成了一种新歧视—目标对准受过辐射的人。 福岛仍然面临艰巨的清理任务 通常,我很喜欢吃紫菜,特别是干紫菜。所以,当志贺先生递给我一包深绿色的寿司紫菜时,我原本应当笑纳。 志贺先生过去45年一直从事海带、紫菜业。他从位于方圆几百公里的供应商手中收购加工过的海苔,然后,在离家不远的车间内切割、包装,在日本全国各地出售。但是,这可不是普通的紫菜。这是从长泥(Nagadoro)—-一个位于核禁区边上的小村来的紫菜。 去年,志贺把生意搬到了他的出生地长泥,这是位于福岛县内的一个美丽的山间小村。 没过几个星期,福岛核电站就出事了。长泥人被疏散。现在,村里就剩下了志贺一个人。 盖氏计数仪在桌上嗡嗡地转,志贺告诉我说,“我应付得了。切尔诺贝利出事后也有几个人没有疏散,他们都没事。我情愿当回试验品。” 志贺的家中,盖氏计数仪显示,辐射剂量为每小时1.9微希,相当于伦敦的23倍。但是,外面的辐射剂量是每小时15微希。我的BBC《风险评估手册》指出,在这类地区最多只能安全停留27天。 但是,福岛医学院的专家并不如此确定无疑。“放射医学中心”的泰村(Yasumura)教授说,“不可能预测在长泥这样的地区可以安全停留多长时间。因为现在我们还没有确凿的科学证据、证明低剂量辐射对人体健康可能带来的影响。但是依我看,志贺先生可能不会有问题。” 距离志贺的家驱车一个小时,在一家温泉度假村的会议中心,地方政府召集从长泥以及邻近19个村子疏散的人团聚。戴着长长的羽毛围巾的歌手在给人们助兴。 由于担心污染,水果、蔬菜无人采摘 有人担心,去年大地震之后发生的事在日本造成了一种新的歧视—-目标对准受过辐射的人。 长泥当地的一名官员Shihigara说,他就有过第一手体验。“在办公室,我的同事会说,看好了,辐射来了。他们都想躲开我。这让我很生气。” 日本到处都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加油站不准挂着福岛牌照的车进入;福岛的准新娘被新郎抛弃;就算被验证100%无害、顾客仍然不买福岛产品。 正当我暗自思忖这些故事可能不过是民间传闻时,我突然记起志贺先生要送给我的那包紫菜。当时没有接过来,现在我心里还真有一点内疚。

阅读更多

中国害怕朝鲜重蹈前东德“覆辙”?

德國之聲 最近一段时间,韩国方面对于中国遣返朝鲜难民的抗议声朗愈演愈烈。专家认为,在“脱北者”问题上,北京既要面对人道主义方面的压力,又要维护朝鲜半岛局势的稳定,可谓进退两难。 对所谓”脱北者”,即朝鲜出逃难民的处置问题,其实一直存在。不过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韩国政府对于中国方面遣返朝鲜难民的抗议越来越强烈。据美联社报道,最近两个星期里,几乎每天都有活动人士聚集在中国驻首尔大使馆门前抗议,示威者甚至偶尔会和警方发生冲突。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周五援引”消息人士”报道,中国政府已经在10天之前将31名朝鲜难民全部遣返。该报道还称,包括这些”脱北者”在内,仅仅在2月份,就有400名朝鲜难民被强制遣返。这些难民被遣送回朝鲜之后被关押在政治犯收容所,部分人面临严峻的刑罚甚至死刑。 “遣返朝鲜难民违背人道主义精神” 首尔政府呼吁中国按照国际标准处理朝鲜难民,而北京方面则强调,这些”脱北者”是经济难民,而不是政治难民。维也纳大学东亚研究所的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Rüdiger Frank)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从国际法和惯例的角度看,中国对于这些难民的处置至少形式上并没有太多可以指摘之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从道德和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一味地遣返朝鲜难民并不是合适的解决办法。他说: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享有自由选择居住地的权利,不管是出于政治原因还是经济原因。更何况,从朝鲜严重的食品匮乏状况来看,经济原因造成的难民也应该得到人道的对待。因此,任何阻止这种难民潮的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 据美联社援引韩国统一部报道,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朝鲜战争结束至今,一共有大约2.1万人从朝鲜逃至韩国。韩国反对党自由先进党议员朴宣映(Park Sun-young)对美联社记者表示:”大部分脱北者不是为了到中国生活,而是为了到韩国来。中国应该尊重这一点。”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指出,对于这些朝鲜难民出逃的动机,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不管是为了逃离政治迫害,还是出于生活的窘迫,大部分人可能首要的目标就是离开朝鲜。最简单的路径就是先逃入中国东北作为”中转站”,然后再寻找机会进入韩国。 历经千难万险,只为过上更好的生活? 据估计,目前有大约10万朝鲜难民生活在中国,其中大部分在朝鲜族聚居的延边地区,那里的语言文化和风俗习惯对于他们来说比较熟悉,而且也不容易被发现。弗兰克向德国之声透露,根据他的了解,的确存在一些力量,为那些意欲出逃的朝鲜人提供组织和帮助,有的是出于政治动机,有的是出于人道主义救援的目的,还有些就是为了赚钱的类似”蛇头”组织。弗兰克说: “我自己也到中朝边界上去看过,感觉那里的戒备并不算十分森严。只要对当地地形有一定了解,又有冒险勇气的话,想越过边界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更艰难的应该是逃出去之后怎么办。” 弗兰克还表示,由于出逃人员的家属有可能会受到平壤政权的迫害,因此全家”集体出逃”的案例比较常见。不过,也不是所有脱北者的家属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如果不是出于政治原因,曾经试图与当局作对,而仅仅是出于经济原因出逃的普通难民,平壤政府也很难去仔细追查每一个案例,并对其家属进行打压。 中国害怕朝鲜重蹈前东德”覆辙”? 维也纳大学的朝鲜问题专家弗兰克将朝鲜半岛的情况与德国的历史进行比较,冷战时期一共有大约一百万人从前民主德国逃到联邦德国,两个数字差距甚远。他认为,韩国政府应该对其相关的政策进行修改,不仅要欢迎这些”脱北投南”的难民,而且要尽量妥善安置他们的生活。这将大大减轻中国的边境压力。然而,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个解决途径不是没有问题的: “(北京)肯定不希望看到朝鲜因为难民潮而陷入动荡不安。从德国的历史经验来看,前民主德国恰恰就是由于大量民众涌出而最终陷入崩溃的。假如朝鲜也重蹈这样的覆辙,是绝对不符合中国利益的。因此,我想这就解释了北京目前对待这一难民问题的政策动机。” 虽然在朝鲜主动作出妥协姿态,表示愿意暂时”弃核”的背景下,难民问题不至于对重启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但是假如难民人数不断上升,中国仍然一味坚持目前的遣返政策,则会对中韩关系带来严重的问题。弗兰克指出: “国际社会向中国和韩国施加的压力将会随之增加,两国将不得不寻找一个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可以接受的解决途径,这将对两国的外交和战略政策带来影响。因此我个人认为,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中国加强对边界的控制。中国显然不愿意由于这个原因而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也不希望看到朝鲜局势的动荡。” 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在说服朝鲜重返六方会谈谈判桌方面是合作关系。但是中国又是朝鲜最大的政治盟友和经济援助国,因此如何分别处理与平壤和首尔之间的关系,同时又维护自身根本的政治利益,将是北京外交政策所面临的一大挑战。 作者:雨涵 责编:叶宣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404聊天室 | 妇女节特辑

她们为什么站出来进行公民抗争?她们如何建立社群,又面临哪些挑战?来听女性抗争者的故事。

美东时间:3月6日(周六)晚8点
北京时间:3月7日(周日)早9点

房间地址:https://www.joinclubhouse.com/event/Mw2DNJ8Y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