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选举

参与|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大代表—致杨浦区仁和苑小区选民的公开信

尊敬的仁和苑小区选民: 我与您同住仁和苑小区,曾以高票当选仁和苑小区第一届业主委员会委员,与其他同仁成功促成杨浦区政府拆除仁和苑小区门前的最大违章建筑(开发商留下的办公室危房),积极有效地为全体业主服务。现在,请您推荐我为杨浦区人大代表候选人。...

阅读更多

东网|木然:辽宁查人大贿选触动全国

2016年9月5日财新网以《中央查处辽宁拉票贿选案八省份通报》说:包括安徽、甘肃、内蒙古、云南、湖南、湖北、陕西、西藏;通报称「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的拉票贿选案」。此案令人震惊,令人震怒。人民代表大会不改革,贿选案还会不断发生,人大代表也就不可能真正代表人民。这还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在中国,贿选案已经发生多起,比较著名的有:2000年12月山西运城贿选案、2006年1月云南梁河贿选案、2011年10月19日四川南充贿选事件、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湖南衡阳贿选事件、2013年1月湖南邵阳贿选案。这还是被发现被曝光的,还有那些没有被曝光的呢?贿选案这么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些号称是人民的代表,为什么只追求他们自己的利益、名誉和地位,他们把人民放在哪?他们心中还有人民吗?第一,选举机制是指定机制而非竞争选举机制。从原则上说,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是统一的。为了体现党的领导,人大代表都是由党的有关部门指定的,然后再走形式通过选举。但无论如何,党的相关部门指定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也是最容易产生腐败的一步。按着政治逻辑,谁指定向谁负责,党的相关部门代表指定就必须向党负责,而党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由党的机构里的人负责的。人大代表既然由党的相关部门具体人指定,一些人大代表必然会向指定人行贿,否则难以当上人大代表。也就是说,人大代表在形式上是选举的,但在实质上是非选举的,是指定的,那么人大代表在实质上和逻辑上就缺少了向人民负责的必要性和必然性,也就不可能受人民的监督和制约,人大代表的活动也就不可能在阳光下运行,其腐败就不可避免。人大代表只有竞争选举,让人民进行投票,才能从逐步解决人大代表的贿选问题。贿选本身就包括竞争,只是这种竞争是不正当性竞争,把不正当竞争公正化和民主化,把不正当竞争正当化,贿选的机率就会变小。第二,权力集中机制使得左手难以监督右手。在西方,议行是分立的,是三权分立的组成部分。这些基本的权力还受行政和司法的制约,受第四种权力即第四种权力的制约,人们还可以通过政治自由权利对议会和议员实行社会制约。媒体的监督权因为没有独立,基本上发挥不了作用。人们的政治权利没有在具体的民法中体现,也就难以落实。尤其是议行合一和民主集中制体制使得人大代表大部分既有立法权又有行政权和党权,一身兼二任,自己监督自己不靠权力而靠道德自律。人大代表的监督变成自我监督,监督也就必然走形变调。只有把人大代表的归人大代表,把行政的归行政,把政党的归政党,让人大代表专职化,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人大代表贿选问题。第三,人大代表人数过多导致效率低下。无论是地方人大代表还是全国人大代表,人数过多,不利于人大代表发挥应有的职能。地方人大代表在无效运转,变成了官员退休之后的半个养老院,不但浪费纳税人的钱,且无所事事。省级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人数过多,开会的时间短,政治成本高,政治收益低,不利于解决实质问题。人们看到,每当地方发生重大案件的时候,人大代表处于集体失声状态,不但低效,而且无能。解决效率低下无能的办法之一,就是消减人大代表人数,改革人大机构,迫使人大代表真正成为人民的代表,真正对人民负责。人大代表名额少了,贿选的机率也会随之降低。第四,财政权不在人大,导致人大依附于行政,受制于行政。在西方,议员权力具有立法权、财政权和监督权。财政大权掌握在议会手里,行政也得看议会及议员的眼色行事。财政权在议会手里,也是对行政的最强有力的制约。财力决定实力,没有财力就没有实力。中国人大代表不走西方的道路,人大代表的立法权不能充分行使,财政权受制于政府,因为人大代表的饭碗在行政部门手里,监督权也形同虚设。人大代表的贿选,其目的并不在于人大代表本身,因为人大代表并没有财政大权。贿选的目的,是让财政权以人大方式顺利通过,哪怕乱花钱也能通过。人大代表审议并通过,对于握有行政大权的人大代表来说无疑是幸事。总之,人民代表大会不改革,贿选案还会不断发生,人大代表也就不可能真正代表人民。这还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东网|莫之许:独立参选的五年一梦

时隔多年,乌坎风云再起。四年前,经过长期的抗争,也付出了薛金波羁押期间非正常死亡代价,乌坎村民得以选出自己信任的村集体领导,但此后数年,并没有能够争回自己的权益,如今,就在酝酿再一次抗争的时候,村委会主任林祖恋被拘捕,随即在电视上承认自己收受贿赂。而就在这两天,甘肃翟明学等人,因独立参选人大代表,也以“破坏选举”罪被刑拘。

世事轮转,曾今何时,乌坎村委会自治选举和独立参选人大代表,这些标志著基层民主或者草根政治希望的事件,都曾是微博鼎盛时期的热门话题,被媒体和网友寄予过相当的期盼,一晃五年过去,又到所谓“选举年”,却是雨打风吹花去也,只剩一地萧瑟。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张德江称中国有9亿选民 网民说没见过选票

中国当局说,今年内全国亿万选民将直接选举250万基层人大代表,但有中国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所谓9亿选民的说法是个谎言,因为中国并不存在真正意义的选民。

张德江“9亿多选民”直选基层人大代表被批是谎言

正在北京开“两会”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说,2016年中国县乡两级人大代表要换届,9亿多选民将直选产生250多万名基层人大代表。他表示,这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一次重要实践。而这种有9亿多选民直选的说法引发网友热议。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