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

维舟|“因无卫生巾哭诉”矫情吗?

就此而言,吴克敬这次弄巧成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抱持着自己年轻时代形成的价值观(他出生于1954年),已经失去了对社会前沿思潮变动的敏感性,加上他在文坛的地位,恐怕也很久都没人能当面向他指出那套在他看来正确无误的道德叙事,其实已经很少有人能买账了。这虽然只是茶杯里的风波,却可以极好地折射出当下中国社会新旧价值观的歧异。毫无疑问,一线工作人员的付出依然能得到无数人的尊敬和称赞,但“人性”、“女性”和“专业性”话语的崛起,将从根本上修正它:这实际上是要求承认,每个人、每个女性,都应当在得到专业保护并满足权利正当性的前提之下,拒绝道德绑架,才能自主自愿地做出选择。

阅读更多

硕博学术圈|萧功秦教授:我们的价值观,狭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有没有这种多元化的生活态度与人生哲学,有没有对生活本身的富于诗情的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我们生活方式的丰度与深度,决定这个民族对人类的文明是否能提供更多的具有原创性的东西。决定我们的生命有没有一种立体感,一个终日在手机和电脑旁的看“会动的图画”的两脚动物是不会有原创性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公民馆】四月之声

【重温】解构新疆镇压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海上指南针/流浪防区:上海疫情互助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