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皓

微博传《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政治极左 生活作风不正

北京日报党委书记梅宁华的几条料:一、在1974年批林批孔时,因批判揭发有功,曾受到江青召见。二、曾因极力反对胡耀邦先生,被邓力群相中,推荐给陈云当秘书,后因陈云觉得此人与四人帮有牵连,没有任用。 三、在任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因生活作风问题,差一点免职。 相关日志 2012/05/05 — 北京日报成笑柄 2011/10/18 — 戈培尔的名言大部分都被我党实践过了 2011/05/17 — 《岳阳晚报》曝光中石化岳阳个别加油站油质问题,遭全市通报批评违反宣传纪律 2010/12/15 — @yanghengjun 一位激动不已的朋友说现在的宣传部领导就如当年纳粹的戈培尔。。。我打断他说,戈培尔虽然邪恶,但他有信仰,他相信自己的宣传,当纳粹要完蛋时,他担心子女落到“新社会”手里而杀掉他们。我们的宣传部领导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宣传,他们把子女送到海外,把国人留在中国受愚弄。 2010/02/08 — 湖南省委宣传部撰文删帖 宣传部一条龙控制舆论 2010/02/05 — TLF:云南真理部的那个伍皓还真是个250 2010/02/02 — 黑龙江信息港 网宣审查记录

阅读更多

奇闻录 | 盛世一景 9-2

2010年4月22日,人民大学,王仲夏掏出一叠人民币朝正在演讲的伍皓扔去,并对伍皓大喊:“伍皓,五毛!”随后扬长而去。

阅读更多

章文 | 比谣言更可怕的是禁止谣言

2012年04月25日 17:47:15   自从温总在今年两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诉说自己饱受“谣诼不断”后,中国大地上的谣言似乎变本加厉了,当局针对谣言的整治手段也空前严厉起来。     3月中旬以来,据不完全统计,互联网信息管理部门会同通信、公安等部门清理的各类网络谣言信息已达21万多条,依法关闭的网站已达42家。前段时间因为“军车进京”的传言,有六位网友失去了人身自由。     在我看来,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犹如韭菜,割了再长;犹如野草,春风吹又生。如果不了解谣言的本源,不从根本上采取遏制谣言的对策,那么谣言就永远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谣言是什么?谣言是利用各种渠道传播的对公众感兴趣的事物、事件或问题的未经证实的阐述或诠释。根据上述定义, 谣言没有真假之分,因为是未经证实的信息;谣言是个中性词,不是负面词。     既然是未经证实的信息,那么整顿谣言之前就得先经过一个判定真假的程序。否则就有可能造成“冤假错案”。     而如何判定谣言的真假呢?首先当然是信息公开,拿“军车进京”来说,假如当时有政府权威部门及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网上传播的照片进行公开说明,就公众疑惑的焦点进行释疑,而不是保持沉默,那么该条谣言绝不会掀起如此大的波澜。     其次则是言论自由。如果不是出了“谣言”就死命地删贴,给人欲盖弥彰的不好联想,而是放开言论让各种意见相互交锋,那么“谣言”也绝不会俘获那么多的人心。     谣言几乎伴随着人类的诞生而诞生,有着悠久的历史。事实经验的缺乏、情感和偏见导致了谣言的滋生、传播和影响力的扩大。不管是民主社会还是集权国家,都会有谣言存在。人们不可能对所有事情都那么了如指掌,尤其是对一些重大的、突发的事件,个人更是无法了解事件原貌,很可能都是二传手,“三人成虎”就是这样产生的。     但是区别在于:民主社会里,囿于信息公开、言论自由,谣言往往很快就会被证实真伪,如果被证明是真的,谣言就会变成消息,如果是假的,那么它一定走不远,会就此中断传播进程,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社会效应。     云南省前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曾说, 我们要从捂盖子的思维向揭盖子的思维转变 。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一壶烧开的水,如果我们还始终捂着盖子,那么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将壶底都烧穿;但是我们只要把盖子一揭开,可能沸腾的民意也就像这壶烧开的水,慢慢的就变成蒸汽,逐渐的消散了。在揭盖子的过程中,是有可能烫着一点手,但是不要紧,我们最终是让民意能够得到化解,能够得到疏导。     其实,伍皓所说的这些道理并不复杂,就像生活常识一样简单,且已被不少事件所验证。但奇怪的是,很多地方的宣传部门并不是如此行事,相反,他们依然遵循旧的一套,欺瞒、限制和打压勇于传播真相的媒体,并将有限的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无限广阔的互联网空间,去和亿万匿名网民做斗争,设置过滤词、删贴、封网,甚至按IP地址网下抓人。     他们搞的一套也是在“和传言赛跑”,不过不像伍皓那样是以公开的手段,而是采取隐瞒的方式。因为网络的无远弗届,注定了他们即便疲于奔命也将失败的命运。     古语云,谣言止于智者。但其实不太确切,因为如果没有公开,仅凭个人经验就可判定谣言真伪的“智者”是罕见的。因此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谣言止于公开,唯有公开信息,使得各方说法能够在一个平台上交汇,才会涌现越来越多的“智者”。     总之一句话: 谣言是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对待谣言的恐惧心理;谣言不可怕,可怕的是用强力禁止任何谣言。当谣言不证真伪就被禁止,那么真话被锁喉也便顺理成章了。      上一篇: 也说“既得利益阻碍改革”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胡泳 | 政务微博:在质疑中前行

http://tech.hexun.com/2012-01-05/136976874.html 政务微博:在质疑中前行 2012 年 01 月 05 日 15:46   来源: 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 张 蕾      北京、广东、江苏等经济较发达的省份政务 微博 开通情况在全国居前列,而公安、司法等部门的政务微博活跃度高,人大代表的微博互动性强。    2011 年被认为是“政务微博元年”,政府机关开设微博和政府官员开设微博之风甚浓。一些政务微博由于内容更新及时、关注民生、言语活泼受到网民追捧。而一些内容更新缓慢、发言官腔严重的微博,则受到网民批评。   目前,通过新浪微博认证的各领域政府机构及官员微博已近 2 万个,其中政府机构微博超过 1 万个,个人官员微博近 9000 个;省部级以上政府机构微博 35 个,省部级以上政府官员微博 14 个;厅局级以上政府机构微博 429 个,厅局级以上官员微博 268 个。   据统计,北京、广东、江苏等经济较发达的省份政务微博开通情况在全国居前列,而公安、司法等部门的政务微博活跃度高,人大代表的微博互动性强。       质疑之声   “上海发布”自 2011 年 11 月 24 日开通以来,立刻引来百万粉丝。其每天保持 10 条微博的更新速度,更新内容涵盖经济、文化、交通、天气等。由于微博发言关注民生,并且言语风趣,从而获得较大的关注和转播。比如在 12 月 23 日的微博中,“上海发布”写道:“零度来了,郊区 -1 到 -3 度。虽然北方更冷,但他们室内供暖气的有木有!晚上准备通宵达旦的朋友,罗曼蒂克之余,保暖是必须的。大家一起念变身魔咒: ” 克里克里克里,巴巴变 ” 。于是,油条一秒钟变粢饭团,香肠一秒钟变热狗,再也不怕冷空气啦。”   但是跟“上海发布”相对比的是,“北京发布”则是在网友的不断批评中改进。在和“上海发布”同时开通微博后,“北京发布”更新并不及时。 12 月 3 日,“北京发布”只发了一条有关国际残奥委会 2011 年全会在京召开的微博,却无实际内容,只是表示“全会历时 9 天,我市主要领导、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将出席会议”。   这条微博有 8 条评论,却与该微博本身无关,其中 3 条评论反映供暖等问题,未获回复;还有评论对“北京发布”所发微博不满。   网友“临家”说,“北京发布”要向“上海发布”学习,“不光发布信息多,而且及时,时效性非常强,适用性非常高,而且语气温馨,贴近百姓!身为首都的发布窗口,要积极努力啊,不要落后嗷!持续关注!”   网友“ Jing_Su_23671 ”评论说,建议“北京发布”“别打官腔了”,多关注市民生活,比如天气、停车信息等。   集 21 家政务微博的“北京微博发布厅”开通后,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主任王惠曾承诺:“绝对不会只有 3 分钟的热情,‘北京微博发布厅’里也绝对不会允许‘不出声’微博存在,不做僵尸不作秀。”   北京 21 家政务微博确实做到了“出声”,但很多部门更新很慢,有的几天发一条,所发内容有时已过时,甚或是网站新闻的缩微版。有记者曾用微博的“ @ 功能”向 21 家政府部门微博提出相关问题, 3 天后,只有市商务委、市 统计局 和西城区政府新闻办回应,部分政府部门微博竟一直未开通私信功能。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十大政务机构微博排行榜”中, 7 个是公安政务微博,更多政务微博存在信息少、更新慢、缺互动、带官腔等问题。   在一家媒体发起的投票调查中,近半网民认为政府网站和官方微博形式主义过重。有专家毫不客气地表示,部分政务微博患上了“痴呆症”,既“盲”又“聋”,自言自语。    2011 年年末,北京市培训了 45 名政务微博的管理人员。在这次培训中,这些政务微博的管理员被要求:要与网民互动,不能关闭评论功能。“如果这样,会影响到网民参与的积极性,也辜负了政务微博问政的初衷。”   政务微博更新不及时 , 內容陈旧的问题,也被充分重视,“由于政务微博贵在以内容吸引人,多转发、少原创难以吸引粉丝关注,也难以发挥实际效用,所以政务微博要多发原创的东西。”   更重要一点的是,作为政务微博的管理人员,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学会适时沉默,不与网民打“口水战”。       官员微博   事实上,在微博的发展过程中,官员微博的发展颇为迅速。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蔡奇是目前关注度较高的微博主之一,目前他的腾讯微博“听众”已超过 54 万人。   由于微博这样一个充满民众期待的草根言论语境,与官员和政府机构惯常使用的政治语态存在很大的反差,因此出现了部分官员因为私人微博与官员身份无法厘清而产生的纠结。   云南红河州宣传部部长伍皓感受颇深,“谈公事,说作秀,谈私事,也招致冷嘲热讽”。正因为如此,伍皓自己多次改变微博定位从谈工作到谈家庭琐事及其女儿。现在,他拥有 470 多万粉丝,自己的微博也改为“为了红河 460 万各族群众宣传推介红河”。   微博开辟了新的与民众交流的方式,但是这些官员的微博该如何定位,在中国,并没有成熟的经验可借鉴。伍皓在微博上的身先士卒,并没有成为其他官员效仿的样本。一部分官员害怕招致非议,在 互联网 上隐匿起来。   蔡奇跟网友在微博上的互动中承认,他所知道的现在政府官员开微博的不少,但他们不愿意实名微博,因为他们有顾虑。主要的顾虑是感觉网络还是有风险的,担心网络上的“愤青”给自己树立一个对立面,也怕别人议论会不会是想出风头、自我炒作,等等。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表示:“在中国的语境下,中国网民对官员微博的期待确实比国外更高一些。”相比国外媒体只承担传递信息和舆论监督的功能,中国的媒体还要承担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功能。微博以沟通便捷、快速的网络平台一下子拉近了百姓与官员的距离,加上一部分民众的“青天情结”,很容易让人对官员微博产生更高的期望。“只有大多数代表委员和官员都在使用微博,并且习惯于微博的运作模式、思维方式和游戏规则时,微博问政的时代才算是真正来临”。       问需于民   微博问政的快速发展,从而促进政府转型,一些专家对此寄予厚望。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教授认为,政府在和网民沟通的时候,如果有相互间的不理解,那么政府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因为政府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资源、信息,掌握了两者中的主动权,应该主动去缓解官民间的紧张关系。因此,政务微博不能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或者推诿责任。如果选择一些不为百姓着想的官僚,那微博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所以说,能否发挥微博的作用关键还是要看政府。   喻国明认为,政务微博必须能对于社会上各种变故、各种疑问有针对性地回答,并对关键事实及时确认,以免引起更大的负面效应。“另外,任何一种舆论引导,都要建立在关系认同、情感认同上,政务微博在很大程度上要担负起跟网民情感沟通、交流互动的责任。”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主任 王晨 曾撰文表示,党政机关和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与民生密切相关的部门和公职人员,可以通过微博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   汪玉凯说,政务微博将是一个发展趋势,通过微博的力量,将使政府和官员改变施政理念、施政方式,更加以人为本,在有效促进政务公开的同时,也能促进政府收敛自身的行为,努力遏制腐败。   “不可否认,微博整体还是新生事物,政务微博的运行还不完善。”汪玉凯表示,政务微博如何进行民意收集、归类、分解、办理、回馈等系列工作,还在摸索过程中,对政府而言,这将是极大的挑战。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我们都跪着,凭什么你要站起来?

CDT 电子报

CDT招聘

招聘岗位: 播客主持人、Clubhouse主持人及社交媒体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4月7日至5月7日

报名方式……

CDT 本周推荐

问答网站: 品葱
推荐理由:网站介绍摘录:新品葱不是我们数字生活的全部,它只是被别人割掉的那一块。但请记住他们为什么要割掉这一块,因为他们要让你害怕、服从、并且相信他们的谎言,用我们自己的时间和劳动为他们的理想牺牲,为他们的便利与错误买单。

推特账号:Xi Jinping Looking At Things 习近平在看东西@zaikandongxi
推荐理由:政治讽刺社交媒体。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