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

在微博上“亲历”玉树大地震

作者:魏英杰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青海玉树大地震发生后,许多人在新浪微博上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一起为灾区人民祈福,为救援行动加油,为赈灾活动出谋献策。而那些赶往第一线的救援队伍、新闻媒体以及慈善组织,也及时地从灾区发回现场消息。虽然不能和灾区人民共患难,身处微博,又仿佛是在亲历和见证这一切。

我从新闻网站上获悉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后,马上就点开了微博、推特等页面。因为我知道,在这些新媒体上不仅可以了解地震详情,还能够第一时间知道人们的想法,以及救援行动的进展。例如,在围脖上输入“青海地震”等关键词进行搜索,所有相关信息便可浮现眼前;关注“微博小秘书”、“青海昆仑在线”等信息综合发布者,也可全面了解震灾区的现状;而包括“中国国际救援队”、“壹基金救援联盟”等赶赴前方的个人和组织纷纷开启微博功能,又能够让人实时掌握救援行动的每一个进度。

微博是一个信息聚合分享的大平台,你关注了哪些对象决定了你所能获取的信息,关注你的人则又决定了你所发布的信息能够传播多远。但这还不足以全面概括微博等新媒体的优势。微博在行动的组织、协调与监督上,同样体现了自己的独特性和重要性。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个民间公益组织发布将有一架包机赶赴灾区的消息,在上面征集各类救灾物资。结果几个小时后,筹集到的救灾物资就远远超出了预定数量。这不由让人感慨,微博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微博还具有超强自我纠错和自律功能。这是因为微博本身也是一个评价体系,任何人在上面所发布的言论,马上就能够引起其他人的共鸣或批评。我印象较深的是,不少人对媒体人员奔赴震灾区采访,进行了如何做好“灾难报道”的讨论。例如,闾丘露薇等人提到,到灾区的采访人员应当恪守新闻伦理,避免对灾民造成二次伤害。微博上有着不少奔赴一线的采访人员,因而这些提醒不仅及时而且很有必要。

不能不说,微博对信息流动、社会行动等领域造成了深刻影响。在此之前,网络信息的流动固然比传统媒体更加具有交互性,但是从来未能抵达这般的整合深度。在围脖上,一个人既可以通过所关注的对象阅读感兴趣的信息,也可以通过转发把信息扩散出去,更可以把微博当作一个“自媒体”,让自己成为信息发布者。更何况,这无论是对名人明星还是普通网友来讲都是一样的——不管什么人上微博都可平等共享这一资源。而这样一来,微博不仅可以迅速地成为一个话题讨论和舆论关注中心,同时还具备了强大的组织和行动能力。

通过云南赈灾活动和青海玉树地震等重大事件,微博的优势和力量一目了然地呈现在人们面前。既便如此,这还没有完全体现出微博的所有可能性。从国外同类产品推特的表现来看,微博等新媒体还具有更多尚待挖掘的潜力,以及更为广阔的前景。

2010年4月17日

魏英杰的最新更新:
  • 青海地震仍应发挥民间力量积极作用 / 2010-04-16 02:20 / 评论数(3)
  • 青海地震考验“后汶川”救灾机制 / 2010-04-15 00:29 / 评论数(2)
  • 送人进精神病院,莫非权力癫狂所致? / 2010-04-14 12:30 / 评论数(8)
  • 绿色复苏与觉醒意识 / 2010-04-13 13:52 / 评论数(1)
  • 金沙洲“地质灾害”因何祸延至今? / 2010-04-11 10:55 / 评论数(2)
  • 阅读更多

    福建严晓玲案- 时政评论- 自由中国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文章中,林秀英叙述了女儿严晓玲长期被在闽清县有执法权力背景的聂志雄控制并被胁迫卖淫。2008年2月10日,严晓玲再次被聂志雄叫出去后一直未回家;2月11日,林秀英在当地医院见到了女儿的尸体。在医院,林秀英听到了医护人员议论,“至少 … 专家热 评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石义彬:网络热点事件之所以“热”,是因为相比传统媒体,网络的匿名性削弱了道德法规的约束力,人们得以更大胆、更自由地表达;网络突破地域限制,具有全球性,因而网络舆论的影响面更大,进而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

    阅读更多

    灾难中的媒体

    作者:闾丘露薇 | 评论(6) | 标签:所见所闻

    今天潇湘晨报专栏

    ————————

    记者到灾区采访,首先要保障的当然是发出报导,因为对于记者来说,如果到了现场,却没有办法把现场的情况告诉受众的话,那所做的一切等于无. 灾难现场之所以需要记者,这是因为对于灾难现场之外的民众甚至是决策者来说,能够了解这个地方灾难发生的程度,需要怎样的帮助,救灾的工作进展如何,人手够不够,物资够不够.

    过去,灾区的信息发送,一直是依靠传统媒体,因此,那家媒体能够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往往会成为受众,甚至政府最依赖的信息源,并且依靠这些信息,来对受灾情况做出判断.但是这些年,随着网络的发展,特别是社交媒体的流行,信息源开始出现改变.

    去年一月,美国一架飞机在哈德逊河上紧急降落,飞机上的乘客透过手机,向twitter上发布信息,这些信息迅速的在民众之间传播,而最终,这些来自社交网罗的信息,也成为了传统媒体的信息来源,也就是说,在获取消息的速度上,普通民众和媒体,已经站在了同一条起跑在线.

    这样的情况在海地地震的时候发挥到了极致,一些twitter还有facebook的用户,不断的透过微博客信息,以及建立群组,来呼吁其它人向海地歌手威克利夫•金创办的基金会捐款,并且透过和手机捆绑的方式,民众只需要输入一个号码,就可以像这个基金会捐款五美元,让那些有捐款意愿,但是又觉得麻烦的人也很方便的做了善事.除了呼吁捐款,寻人,分享最新的地震消息,从图片到视频,透过社交网罗传递的信息量,超过了传统媒体的现场报导.

    这次的玉树地震,社交媒体同样成为了求助和希望提供帮助者之间的一个平台.在现场的记者,救援队工作人员,透过微博客的形式发布第一事件的消息,透过大量的转发,让公众了解灾区的灾情,特别是最需要哪些物资以及帮助.由网友透过微博客,呼吁大家关注还没有救援队伍抵达的地区,为救援工作的有效进行,提供了最有效的第一手数据.也有一些网友提供民间组织的信息,让那些有心人能够很快的知道,自己应该找谁,也让救援物资的搜集时间大大的缩短.

    说到底网络只不过是一种工具,就算是社交网站,也只不过是提供了一种更新一点的通讯工具而已,说到底还是使用的人,如何使用,告诉大家那些内容.而网罗的好处是,信息的来源能够更加广泛.我们听到的,不单单是救援队,或者传统媒体所看到和听到的,我们还可以听到,那些灾区的民众,他们的亲人朋友,那些民间组织工作人员所看到的,听到的.

    信息的传播,从过去的几个点变成了分散型的无数个点.这也使得信息更加的多元化,不再是一种声音,可以帮助受众去拼凑一个更加完整一点的画面.而更加个人化特色的信息,比广播电视这些传统的电子媒体发布的非个人化信息也要更有影响力,因为由一种亲近感,让人更加愿意行动,伸出援手.

    也因为这样,大家获得的信息,会有批评,会有质疑,甚至会有错误,但是这并不是坏事情,因为批评和质疑可以督促政府把没有做好的事情想办法去做好,而错误,大家可以从网上看到,自然会有其它的民众出来澄清,最终由民众自己来证明这是一个错误.

    至于在灾难现场,是只有一家人数足够多的媒体,还是足够多的不同媒体能够全面报导,我想答案非常简单,一个点和无数个点,对于受众还有救灾本身来说,那个更有效呢?

    闾丘露薇的最新更新:
  • 告別博鰲 / 2010-04-12 00:17 / 评论数(9)
  • 海南和迪拜 / 2010-04-09 10:06 / 评论数(7)
  • 湄公河,红衫军 / 2010-04-06 15:41 / 评论数(10)
  • 旅游,度假,旅行 / 2010-04-04 00:23 / 评论数(5)
  • 一个左派女子 / 2010-04-01 21:55 / 评论数(10)
  • 阅读更多

    【真理部】山西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

    国新办:正面报道“青海地震” 严禁批评报道和谈校舍安全 各网: 1、重大时政类报道严禁自采,请清理各家打擦边球的“连线”、“专访”。我办将严查采用非中央重点新闻单位稿源的商业网站。 2、青海地震报道以正面宣传为主旨,对当地救援速度、效率等敏感问题不得出现批评性报道;对震区校舍安全话题,网站所有环节一律严禁传播,并做好拦截谣言、危害社会稳定的有害信息等工作。 中宣部:“不报道民房垮塌,不报道学生伤亡,各省派去玉树的记者,立即召回。”...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