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

祝振强:民众很无奈:作协当婊子根本就不稀罕立牌坊

车诗人的一首名为《徐帆》的诗作,是这个样子的。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 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 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 一墙之隔/ 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 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 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对于这首诗,诗人自己在日前的媒体上是这么诗评的:用的白话手法,力求零度抒情,不带有个人感情,通过自然描写,把人物写得有血有肉,拉近她们与普通人之间的距离。 看来,这《徐帆》写的还挺费尽费功夫,还挺有讲究,还挺费周折,还挺为读者考虑,还挺为徐帆考虑,还挺为文学考虑,还挺上理论档次,还挺皇上的新装,还挺回车键,还挺时髦体! 对于这个诗歌奖项奖给写作如此诗歌的诗人,网友们已然已经不满足于用“梨花体”来娱乐至死了,他们发明创造了一个新的流派名称——“羊羔体”。一个梨花,一个羊羔,把堂堂我大清中华诗坛给盖帽了!只不过是,前一个是民间笔法,后一个是官家笔法;前一个登不上堂,入不了流,后一个已然荣登文学的楼堂馆所,成为文学、诗歌的发展方向了。 新科被封大诗人显然还沉浸在黄马褂的喜悦与兴奋中,他忙不迭地解释作品、谈创作体会、谈创作习惯,言自己“每天5点钟起床,到7点40分,都是进行创作,得到鲁迅奖是对他和所有公务人员的鼓励,非常珍惜”云云。但旋即便失声。这个奖项的操纵者、制造者、颁发者也开始有些羞于见人了。有好事的记者“昨日下午多次给车延高拨打电话,他都没有接,发去的短信也没有回应。负责鲁迅奖诗歌评选的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的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 其实,民众已经疲于指摘中国作协、鲁迅评奖的潜规则确立、明规则玩完以及是否赤裸裸、明目张胆地涉及利益输送、哥们姐们操控荣誉奖项的是是非非了,倒是需要人们留意的一个问题是:当下中国事实上的文学、诗歌的不复存在,拿着纳税人的钱财整天忙着研讨、开会、觥筹交错醉醺醺的作协机构及人员,该承担什么责任?连鲁迅文学奖这样严肃的事体,都可以以文学发展的名义如此导向,还能指望未来的中国文学、诗歌能出个屁嘛玩意吗? 我相信,足坛但凡稍许认真,一揪就是连窝端的肮脏蛀虫毛毛虫,作协不然——作家们、作家官员们、评论家、奖项评判者、操纵者们干净着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对于此次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揭晓,最受伤害的恐怕是鲁迅——冒顶着我的名义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你们这些虫豸,出离了我的愤怒!我要把世间最黑暗的诅咒,送给吃掉我的血肉拉上我的虎皮拿取苏联银子的人。呜呼,我说不出话。 及至我看了博客中国上,赵丽华女士的最新博文,我的上述观点发生了动摇——我现在认为,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的揭晓,最受伤害的当属赵诗人。她发表的博文的题目就很愤怒青年:《鲁迅奖和鲁迅真的狗屁关系都没有》。文中说,“我做过这个奖的初评委,评委我熟悉,评奖规则我熟悉,获奖人车延高我更熟悉,但是我不想就这个问题说话。类似于上级是谁我知道,下级是谁我也知道,但是我就不说……”看看,悬念那叫相当的大啊!赵女士还杀气腾腾旧话重提耿耿于怀地说:“无论梨花体还是什么羊羔体,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人都肯定是一个浅薄、牵强而又极端无聊的人。简单说就是一个傻逼”。 但是,赵诗人后面的话,显然就有些不着调了——“中国有一万件需要知识分子和媒体们关注的事情。比如最近加收车船税、住房税、推迟退休、提高电价等一系列政策……这些措施哪个合乎市场法?哪儿个抓住了事情的根本?而为什么任何事都是如此治标不治本?知识分子和媒体们不去引导大众探讨这些问题的根本在哪里,不去探讨这样的新规是否合法和可行,盯着一首小小的诗歌,有个屁用?!” 光看这段话,觉得赵诗人故作愤怒深奥是里,迁怒嫉妒是表——对“羊羔体”的横空出世,她倒还是很大度的嘛!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重视“民生”更应重视“民权” / 2010-10-19 22:29 / 评论数( 1 ) 矿难的最根本原因是矿工的命贱 / 2010-10-17 23:20 / 评论数( 2 ) 妙龄女子何以要用鲜活生命血溅公安局 / 2010-10-14 11:50 / 评论数( 2 ) 请法院全盘妥善安排肖传国拘役从良后的出路 / 2010-10-13 22:36 / 评论数( 2 ) 刚强与柔弱:来自挪威的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 2010-10-12 14:08 / 评论数( 1 )

阅读更多

韩寒我们也不买賬

一些生于80年代的写作者,包括张一一、独孤意(笔名)、许多余、秦贵育、林萧、远观等,联名发起倡议呼吁读者拒绝韩寒的“伪文学”。周二,这份倡议发表在独孤意的 新浪博客 上。 他们在倡议中说《独唱团》里的文字做作、“粗制滥造”,并认为韩寒的“进步独立”形象是一种欺骗、追随他的粉丝则是疯狂的,认为这种“膜拜”是一种“丑陋”的文化现象。 “这些人是谁?我从没听说过这些所谓的作家。”一位叫“无极”(音译)的互联网用户在百度贴吧里这么回复。 周二,张一一对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我没有读过《独唱团》,不过你要了解一个厨子的手艺,也没必要尝遍他烧的每道菜了。”张现居北京,他正在推广自己的新书。 独孤意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只读了这本杂志里的几篇文章,“我的理智告诉我远离这些粗劣故事,这是一种习惯。” 然而,在看过独孤意“抵制”中提到的写手“许多余”发在新浪博客上的文章后,我们发现他订了120本《独唱团》,“(我买这些是)为了支持韩寒,并把它邮给移民国外的小孩儿,让他们早点儿感受先进文化。”远观也否认自己抵制韩的杂志,在博客中他只是说“《独唱团》还能再猛烈些。”上面提到的抵制团,并无其他人在周二提及韩寒的新杂志。 独孤意对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我们达成了一致要抵制韩寒。不知为何他们一些人又拒绝这个抵制声明。” 周二我们联系韩没有得到回应。 这本杂志几易其名,从《文艺春秋》、《文艺复兴》、《我是青年》,到最后确定《独唱团》,根据中国网的资料,它由最初的2009年3月发行一直推迟到了现在。《上海早报》报道,《独唱团》的一拖再拖是因为出版方对内容的严格审核,但是韩寒对媒体说,杂志的内容已经比他的博客缓和了。韩寒经常在他的博客上对社会时事发表犀利评论。同样据中国网的报道,《独唱团》从相关部门得到国际标准刊号(ISSN)的艰难过程也延误了发行。 独孤意背景简介: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市八卦掌研究会会员

阅读更多

中国/阿根廷: 中阿签署100亿美元铁路合作协议

中国主席胡锦涛与阿根廷女总统费尔南德斯2010年七月十三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照片来源:路透社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应中国主席胡锦涛的邀请,对中国展开为期一周的访问。胡锦涛周二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了费尔南德斯,双方签署了总金额达一百亿美元的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中国将向阿根廷铁路行业投资100亿美元。根据阿根廷交通部官员发布的消息,中国的这100亿美元投资,将在未来2到5年内用于阿根廷的10个铁路项目,包括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耗资25亿美元的铁路项目。 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总统周二在会见中国主席胡锦涛之后, 中阿贸易纠纷 中国从4月起停止进口阿根廷豆油。官方的解释是出于健康因素,但大多数专家认为这可能是中国对阿根廷贸易壁垒的报复性行为。阿根廷从中国的采购量要大于其出口量,因此封锁进口来平衡国家收入。与此同时,美国和巴西等其他供应国向中国的销售增加。 阿根廷研究公司Abeceb.com周一表示,由于中国和阿根廷之间的贸易争端导致该国采购大幅减少,近期内印度已经成为阿根廷豆油的主要采购国。不过长期来看,阿根廷可能寻求其他采购国。 2009年,中国是阿根廷豆油最大的采购国,占到了阿根廷豆油出口市场份额的46%,但目前降至仅为1%,或1,180万美元。4月和5月,印度目前占到44%的出口份额,总价超过6亿美元。包括孟加拉国、伊朗和秘鲁在内的其他国家同样逐步增加采购。 tags: 贸易 – 阿根廷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