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

Global Voices | 白俄罗斯、俄罗斯:拍卖约会作慈善!

慈善拍卖募款早已行之有年,不是什么新奇的点子。从画作到豪华旅游行程,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拿来拍卖。有时甚至连“人”都可以是拍卖的噱头,例如和 名人共进晚餐,还有商务早餐也可以是竞标项目。股神巴菲特从 2000 年开始,每年都拍卖“巴菲特午餐约会”,最近一年(2011年)的午餐约会在 eBay 拍卖会上最后得标价高达约美金 262 万 。不过,一般人根本没办法亲身体验这种拍卖的乐趣。 “ Ma Sense ” 是白俄罗斯近来推行的专案,目标是吸引不积极参与慈善活动的两大族群加入,分别为:社群網絡中的年轻人以及交友网站的爱用者。简而言之,Ma Sense 结合了慈善拍卖会和交友网站的特色。任何人只要有兴趣,都可以把自己当作“拍卖商品”来注册,拍卖内容可能是“出去喝咖啡”或是“一起看电影”,喜欢的买 家可以出价,出价最高的人得标。自计划推行以来,已有 11 万 2 千人注册,募得的款项超过 45 万卢布,相当于美金 1 万 4 千元。除了一般约会,也有商务会议,网站上甚至已经有名流商人注册的“高级拍卖项目”。 2012 年 5 月 29 日,网站 goodwillion.ru 截图。 慈善基金会“ Nastenka ”过去十年来都在帮助癌症儿童,最近刚成为约会拍卖网“ GoodWillion ”的合作夥伴。网站上拍卖约会所得的资金都将成为 Diana Cherbadzhi 和 Andrewshi Onikienko 的治疗信托基金。 aRadio Maximum的电台 DJ“Pasha Kiriloff”是目前网站上最抢手的 拍卖物件 ,他提供的拍卖内容是:得标者可与他本人见面,并参与他自己的晚间广播节目“Pashkov and Kirilof”。 你能得到什么? 可以认识新朋友、可以度过美好的约会时光,还有得到意外的礼物!(愿意提供礼物给约会网站的会员即可成为慈善计划的合作夥伴)最重要的是,还能帮助病童。 校对: Portnoy 作者 Teplitsa · 译者 Nelly · 阅读原文 ru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译者 | 詹姆斯敦基金会 俄罗斯向何处去:向东看并准备拥抱它

核心提示:由于在中东和远东问题上与美国关系紧张,莫斯科似乎正朝北京靠近。俄罗斯似乎最终接受了亚太世界的概念,中国将成为其中的重要国家,而俄罗斯的地位将取决于能否成功地开发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 原文: Whither Russia: Looking East and Ready to Embrace It 发表:2012年5月14日 作者:Jacob W. Kipp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图片来源:俄新社】 阿拉伯之春,特别是这场冲突之中的利比亚内战和北约的”人道主义干预”,促使中国和俄罗斯大大加强了外交合作。因此,在回应美国及其盟友、阿拉伯联盟打着”叙利亚之友”的旗号意图推翻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时,中俄之间的合作进一步发展。这一合作的最新迹象是,俄罗斯和中国常驻联合国安理会大使态度坚决,反对任何要求联合国观察员监督叙利亚停火、单方面谴责阿萨德政府的决议。在这一决议修改至满足中俄的要求之后,安理会在15票赞成、无人反对的情况下通过了该决议。 但是,除了在叙利亚危机的问题上进行策略性合作之外,主要的问题在于:在普京总统开始第三个任期、中华人民共和国经历自己的领导层更迭之际,中俄关系的整体内容是什么?莫斯科有些人将当前薄熙来和其家族的倒台视作是腐败丑闻的向左转的反应,领导层更替之际将会在中央政治局内引发进一步的冲突。卡内基莫斯科中心长期以来就俄外交政策发表评论的德米特里·特列宁问道,过去十年间,中俄关系是否经历了深刻的变革,变成了”值得信任的朋友”。特列宁承认,中俄关系的巨大变化在于,中国崛起为一个大国和经济引擎,从而重塑亚洲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俄罗斯不得不接受权力平衡方面发生的变化。对俄罗斯而言,中国既代表机遇,又代表挑战。特列宁写道:”对今天的俄罗斯而言,与中国的关系带来了经济和政治领域的一连串积极的可能性:这个国家既可以成为其原材料市场(原材料是俄罗斯远东经济发展的引擎),又可以是全球领域内的非西方伙伴。” 同时,与中国的关系还会面临严重的挑战,尤其是在西伯利亚的问题上;目前尚未有解决这些挑战的答案。莫斯科在规划与北京的长期关系之前,必须为俄罗斯制订一个真正的发展战略,对俄罗斯在世界上的角色的问题上有一个具体的设想。随着俄罗斯的实力下降,中国日益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地区强国,经济上超过了日本,并且还崛起为世界上的主要出口大国。而今,甚至还有人讨论以中国作为经济引擎应对全球衰退,并且让中国成为稳定欧元区危机的资本来源等。在多极国际体系中,莫斯科和北京在一些国家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判断,如都对西方的人道主义干预抱有怀疑,并且支持不干预主权国家的事务。然而,正如特列宁所指出的那样,俄罗斯仍然以欧亚为焦点,仍然要解决自己的经济、社会和国家问题。俄罗斯将不得不对中国在其周边的权利和特权的要求做出让步,尽管中国的这些要求会带来与其他国家和强国发生冲突的风险。 这并不是说,莫斯科和北京都不对双方关系的未来感到担忧。俄罗斯媒体广泛批评俄罗斯经济是由中国的专家设计的。一篇为当选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准备的2020年战略报告把中国视为对俄罗斯构成的经济挑战,”(中国将)把俄罗斯挤出俄方的传统市场,并削弱其政治影响力”。俄罗斯媒体则报道了中国政府对俄罗斯经济六大缺陷的公开批评,这些缺陷限制了俄罗斯成为稳健经济伙伴的能力。中国希望普京政府解决的缺陷包括如下几个方面:1)过度依赖原材料和能源的出口;2)商业环境不友好,投资壁垒高企;3)技术、科学和商业等方面错综复杂;4)不发达竞争和自然垄断占主导地位;5)社会资本发展水平低,私有公司的自我组织和自我规范的能力弱;6)人口指标没有改善,劳动力严重不足。 还有人质疑俄罗斯与中国的军事合作,尤其是在出售先进技术方面。对华出售先进的第五代苏霍伊PAK-FA战斗机的计划遭到了严厉的批评,被指为商业利益战胜地缘政治常识的典型案例。亚历山大·赫拉姆奇欣在《外国军事评论》月刊上撰文,不断就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发出警告,称这种军力对俄罗斯在远东和西伯利亚的地位构成潜在威胁。 与此同时,还有其他一些人建议大大加强俄中两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甚至是军事联盟,其目标明显是对抗美国和北约。今年2月底,俄罗斯陆军(退役)上校列昂尼德·伊瓦绍夫在当时的总理普京在萨罗夫举行的国防专家会议上发表讲话时,竭力主张建立这样一种地缘战略联盟。萨罗夫是一个与俄罗斯的核武器计划有关的不开放城市。身为俄罗斯地缘政治问题研究院院长的伊瓦绍夫与”欧亚主义者”亚历山大·杜金提到与中国建立最为密切的战略关系的必要性,其中包括与中国积极合作,破坏美国的地缘政治计划。伊瓦绍夫引用德国地缘政治学思想家卡尔·施密特的观点,建议普京着手理解制裁美国-北约计划的必要性,他甚至建议与中国达成协议,如果遭到美国-北约的入侵,俄中两国就同时发射核武装导弹。 不过中俄关系的总体方向是指向胡锦涛的”战略伙伴关系”。最近的两个地区发展态势解决了这一伙伴关系的重要方面。一个是,普京强调有必要进一步发展西伯利亚和远东不景气地区的经济。普京在竞选运动中的主要纲领之一就是该地区的发展。这位新总统的头等大事是恢复俄罗斯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而发展西伯利亚和远东是实现这一地位的关键。因此,根据普京的指令,经济部起草了新法律,其中包括组建一个新的国营公司,它在总统的指挥下运作,对西伯利亚和远东进行经济开发。这两个地区包括16个领土单位,占俄罗斯联邦60%的领土。新的国有公司管理下的区域将包括许多共和国和州,共和国有Aktai, Burytia, Sakha (Iakutiia), Tyva and Khakasiia, the Zabaikal’, Kamchatka, Krasnoiarsk, Primorsk, Kabarovsk and Amur Krais,州包括Amur, Irkutsk, Magadansk, Sakhalinsk and Evreisk,以及Chukotsk自治区。新的国营公司预计将延续25年,目标是引导经济发展后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融入大亚太经济区。 批评家将这个计划称为”普京的Dal’stroi”——它指1930年代末斯大林式的、由苏联内务部领导的从科雷马采掘金矿的工业项目。他们表示对普京的项目吸引长期私人资本的能力存在怀疑。其他人将它称为普京的”沙皇禁苑”——指伊凡四世和他创造的、在现有管理秩序之外的新领域,一个国中之国,伊凡和他的臣子可以在那里为所欲为,实行恐怖统治。 第二个影响俄中”战略伙伴关系”的大规模行动是,中俄海军最近在黄海举行了联合军演。中俄海军军演并非新鲜事,自2005年以来就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支持下进行了。然而,最近这次名为”海上联合—2012″的演习有几个特别的方面。首先,它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建军63周年之际举行的,回忆了早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海军密切合作的岁月。其次,与此次演习有关的主要任务是,保护通讯、防空和反潜艇战的海上线路,这些都直接涉及到对海洋的控制。第三,它是在中国周边海域的紧张局势升级之际进行的。在南海的一些备受争议的地区,中国、越南和菲律宾都声称拥有主权。中国的军舰目前正在南海引发争议的黄岩岛(斯卡伯勒浅滩)和礼乐滩巡逻。据报道,这些地区拥有石油和天然气储备。 军方报纸《解放军报》将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的开始视为警告美国的好时机,让美国不要干涉中国与其邻居的争端。参加此次”海上联合—2012″联合军演的俄罗斯海军来自太平洋舰队和北方舰队,包括反潜巡洋舰Admiral Tributs号和刚刚在亚丁湾完成国际反海盗行动的两艘支持舰艇。这次演习以俄语指挥,一直持续到4月27日。 普京在向东看时,预见到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挑战。为了能够在亚洲世纪称雄,俄罗斯将必须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而这将需要能够完成这一任务的人口——但俄罗斯没有。俄罗斯在亚洲地位的长期战略还要求一个战略伙伴。由于在中东和远东问题上与美国关系紧张,莫斯科似乎正朝北京靠近。我们看到局势正回归到19世纪模式的强国政治,但是欧亚大陆的轴心已经完全不同。俄罗斯似乎最终接受了亚太世纪的理念,中国将成为其中的重要国家,而俄罗斯的地位将取决于能否成功地开发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 这里 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 穿墙查看 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阅读更多

法广 | 法国舆论看中国: 俄罗斯精英们眼中的中国

作者作出,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俄罗斯与中国就试图结束此前的对峙状态,九十年代开始,双方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分歧已经不复存在,最近十年来,双方有关领土的主权争议也获得解决,尽管这些争议依然存留在双方国民的记忆中。与此同时,双方又在车臣以及西藏和新疆问题上互相支持,尽管北京对莫斯科2008年公开承认南奥塞梯以及阿布哈兹的独立持有保留。当然,导致北京与莫斯科站在一边的主要凝聚力还是他们一致反对华盛顿的立场,因此,他们之间的联盟实际上只是出于实用主义,他很可能会随着其中一方的国际地缘政治地位的演变而演变。 俄罗斯决策阶层中有不少人对中国的崛起感到担心,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发展失败更加彰显了俄罗斯与中国两国发展速度上的落差。对俄罗斯来说,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是同中国紧密相连的。俄罗斯国内的精英们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因此出现两大极端的派系,一个是亲中派,与之相对立的则是排中派。 应该说亲中派中间有相当一部分是俄罗斯军队的军官,俄罗斯前国防部长Pavel Gratchev格拉切夫,俄罗斯国防部前外交负责人伊瓦车夫Leonid Ivachov以及俄罗斯军队总上校马尼洛夫Valerii Manilov等等,对他们来说,俄罗斯的主要对手依然是北约,他们都主张俄罗斯同中国靠近以此抵制北约向东欧的扩张。 而类似当代发展学院等亲西方的智库则认为俄罗斯应当同西方接近,由Igor Yourgens尤耿斯领导的当代发展学院同总统梅德韦杰夫关系密切,这些亲西方学院的学者们近来甚至打破禁区,提出为了进一步防范中国,俄罗斯应该加入北约的主张。2009年,俄罗斯军队总参谋长尼古拉伊•玛卡洛夫Nikolai Makarov声称北约和中国是俄罗斯的两大最危险的敌人,2010年俄罗斯在远东地区进行了苏联解体之后的首次大规模的军演,其假想的目标似乎也是中国。 作者接着介绍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在俄罗斯政界也很少受到认同。俄罗斯政界最反对中国的是在政坛上处于两个极端的党派,其一是与前叶利钦政府一脉相承的亲西方的自由派党派,对他们来说,俄罗斯是一个欧洲国家,俄罗斯的利益是同欧盟与美国完全一致的。他们谴责中国的发展模式是一种高效率的极权模式,担心与中国的接近将使俄罗斯重回到过去一党专制的体制。其二是在政治舞台的另一端的极端民族主义党派,对他们来说,中国人同穆斯林等其他种族的人一样,都会威胁白种人的生存。对他们来说,中国的体制模式完全不值得借鉴。 应该说,力挺中国体制的人员在俄罗斯政界中为数不多,俄罗斯共产党中还有一些人继续将中国列为是国际社会主义国家的典范,不过,就是这些人,他们也往往更希望列举北朝鲜或者古巴。 当然,俄罗斯还是有一些中国模式的铁杆支持者,俄罗斯远东学院的院长季塔连科Mikhail Titarenko就是其中之一,对他们来说,中国模式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都值得俄罗斯借鉴,在他看来,中俄之间的关系取决于俄罗斯政府的决策,俄罗斯如果想与中国为敌,那么中国就会成为俄罗斯的敌人,如果俄罗斯要同中国成为朋友,那么就应该善意相待。不过,季塔连科也不得不承认,中俄关系的远景缺乏明朗,关键将取决于俄罗斯未来的经济发展状况。如果两国的经济增速对等,那么双边关系应该向良性的方向发展。 作者最后总结说,对莫斯科来说,中国是俄罗斯用来对抗西方的外交筹码,同样,俄罗斯也是在中亚地区问题上受到中国的利用。总之,对大多数俄罗斯社会精英来说,欧洲文化的优越性是无容置疑的,他们并不期望接受中国模式,更不希望俄罗斯成为中国的卫星国家,俄罗斯国民中日益膨胀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有害于俄中关系的发展。而在俄罗斯执政界层,除了刚才所说的两大极端党派之外,对大多数的决策阶层官员来说,往往是亲中与排中观点皆而有之,在短期性的问题上,亲中倾向并不少见,而在长期性的问题上,则往往是排中派占上风。

阅读更多

安替:普京为何忽略了互联网的影响

因为电视高度管制和互联网相对自由,造成异议信息全部跑到互联网上,也使得俄罗斯统一党指责的反普京的“仓鼠”,在整个俄罗斯互联网占很大比重。俄罗斯互联网调查显示,网民和俄罗斯总体居民的信息世界迥异:问到最相信什么媒体,一般居民45%答是电视、12%说是亲友,而网民30%答是电视、28%答是互联网。也就是说,5300万俄罗斯网民中,至少2300万人在电视和互联网就普京的新闻产生分歧时,选择相信反普京的互联网消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