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公司

《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昨日迎来网管警察

4名警察来到泛利大厦19层,朝阳门地铁站东《财经》大门。他们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网管处的,是两个分局的,要求了解保安公司截访稿子的有关情况,要交出作者是谁,并提出要找罗昌平了解情况。此前,《财经》刊载了保安公司截访的报道。财经杂志方面告诉四名警察,今天放假,罗昌平外出,不能回来。如果有事上班后再来。但警察说一定要见罗昌平“了解有关情况”。         据悉,罗昌平其实当时是在的,因为杂志社听说警察因保安公司截访的报道来找罗昌平,而且公安态度也不好,担心是对罗的报复,于是就把罗昌平副主编转移到安全地方了。昨晚21点33分,《重庆晚报》张燕率先围观此事后,很快,昨晚21点40,《小康》杂志记者朱文强在QQ群里爆出猛料:《财经》杂志因为刊登了安元鼎保安公司涉嫌帮助地方政府劫访的稿子,现在被警方和保安公司相关人员找上门来。     《财经》杂志社的人员,用微博迅速将此事告知了全国新闻界,同时,杂志社律师蒲律师见到了警察,并开始与他们交涉,蒲律师交涉后告诉记者,来人据说是北京市公安局刑警队相关民警,未发现被报道的保安公司人员;另,没有纠缠,对方“很文明”,属于正常办事。随后,蒲律师开始在办公室接待警察,同时,他请记者朋友们暂时不要打电话,接电话虽不要钱但要工作。         这时,网上有消息传出:《财经》杂志因为刊登安元鼎保安公司涉嫌帮助地方政府劫访的稿子,而遭到疯狂报复!最新消息是有一批人堵在著名记者罗昌平家门口!目前罗昌平已经无法联系!更有记者证实,罗的手机早打不通了,晚上11时,有记者在QQ群里说,警察增至8个。     网友建议发动大家到《财经》杂志(泛利大厦19层,朝阳门地铁站东)围观北京刑警逼迫杂志社交出记者罗昌平。网友建议,既然网监警察已经出现在财经办公室了,各位朋友同步在推特和围脖转发信息,如此至少能保住所有原始信息。         今日凌晨,《小康》杂志记者朱文强发信息称:现已没事,普律师还没出来,见到几个《财经》记者,他们说公安是来了解情况的,上面批示是查被报道的保安公司,一开始公安的态度不好,就把罗昌平副主编转移到安全地方了,后来来了几名刑警,解释说为了调查保安公司,来向罗了解情况,他们发现对方不是来找罗昌平的麻烦,所以现在去接他回《财经》。原来是一场误会!         今日0点57分,《小康》记者再次带来最新消息:9月21日凌晨0时11分,《财经》杂志法治组5位同仁将罗昌平接回编辑部。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约6、7名警员守在编辑部,称见不到罗昌平本人人坚决不走。联办高层戴小京、财经副主编法满、行政总监颜晓群等多位均坐镇编辑部。几位高管稍许碰头后,罗昌平进入春会议室与警方面对面沟通。目前,法治组同事在门口轮流值守。

阅读更多

【404文库】截访公司的算术和诡异的“三年自然灾害”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这两天出了名,这家公司专门帮助地方政府截留来京上访人员,抓捕,关押,遣送。《财经》的报道比较详细,其中有几个紧要数字:该公司年营业收入超过2000万,主营业务之一是截访。帮助地方官员关押上访人员,头一天收费300,以后每天200,居住条件恶劣,如黑狱。    若保安公司一年收入两千万,主营业务是截访,那我保守一点算截访收入一千万吧。关一个人平均一天两百块,关十天大概算长了,地方政府十天大概也该把人弄回去了。十天天就是两千块,就算每个人都关十天,一年也得关够五千人才能挣一千万,那每天得上街抓将近20个新人,节假日基本还不休息。这买卖不好做。   这才是流量,我又估计了一下存量。    以年截访收入一千万算,那就是平均每天差不多收入三万块。若每人每天关押费用200,那平均每天基本都关着将近150人。也就是说,当你每天在北京堵车的同时,同一个城市中至少有150人被堵在黑狱中,这还假设了北京只有这一家公司。   《财经》的报道没有提该公司的其他收费标准,我怀疑实际上抓捕一个人的收费也不低。   是一盘好买卖,这么好的买卖,如果你告诉我北京类似的公司有好多家,我不会感到奇怪。地方政府出钱不心疼,能解决麻烦比什么都强,在求贤若渴而且花钱不心疼的买家面前,只开价每天200块,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该公司有其他竞争对手。   ======       中国传说中的“三年自然灾害”研究很多了,估计的饿死人数在1700万到3000万之间,今天又来了一篇新的,这篇直指制度。作者是澳洲国立大学的xin meng, 耶鲁大学的nancy qian, 和哥伦比亚大学的pierre yared.   (NBER WORKING PAPER 16361: http://papers.nber.org/papers/w16361)文章上来就是两个数据:1)1959年,粮食产量是支持当时人口粮食消费底线的三倍;2)人均产粮越高的省份死亡率越高。   如果这两件事是真的,那“自然灾害”是饥荒主因的解释无论如何不可能成立,只可能是粮食分配机制出了问题。这篇论文的论点也正在于此:僵化的分配制度不能随产能冲击而调整,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单次饥荒死亡人数之冠。 欢迎订阅《政府丑闻》博客! RSS地址: http://feeds.feedburner.com/GoveCN 《政府丑闻》RSS广告: 威众安全路由器,硬件翻墙解决方案! http://bit.ly/9T4yAg YesVPN,美国VPN服务包月仅10元! http://bit.ly/YesVPN

阅读更多

上访: 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

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 广州一名示威者被警方带走。 路透社照片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北京出现受地方政府信访机构雇佣委托,专司暴力截访,并将信访者非法拘禁后,交由信访官员带回的专职保安公司。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报道说,至少有七个不同省份的十多名来京上访者反映,近年来,他们遭遇到一家保安公司的非法拘禁。这些人的遭遇相似,突然被一群身穿深蓝色制服,头戴“特警帽”,左右胸前挂有黑底白字“特勤”标志的不明身份者带上车后。然后,他们的手机和身份证会被没收,并被带到隐秘地点关押,直至被属地官员接走。上访者被关押的执行者其实是北京市一家保安公司:北京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这群身穿深蓝色制服、戴“特警”帽、胸牌印有“特勤”二字的人,其实是安元鼎的保安。 � 许多被关押者获得自由后,仍不知道自己被关押的地点。少数人通过路牌等印象重新找到这些地方,有访民获得自由后报警,但安元鼎依然无恙,业务照旧。 目前已知安元鼎的关押地点至少有三处,一处在北京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的成寿寺路;一处位于南城更偏僻的一个村庄内的废旧仓库,“高墙、大铁门”;其总部则在北京朝阳区南四环红寺桥附近。而更多地点过于隐秘,无从寻找。这些关押地点散落在北京城各处,环境脏乱、安保严密,被关押者不仅行动、生活不便,内心的恐惧犹胜生活条件的艰苦。 《财经》杂志记者调查发现,安元鼎公司的大股东是自然人张军,占股60%,其余四名股东耿天丽、万树祯、张杰和梁增斌,公司2008年年检资料显示,当年的营业收入高达2100.42万元。 2007年,安元鼎获得了由人民日报社等12家单位联合授予的中国保安服务“十大影响力品牌”。 安元鼎目前有保安3000余名,它将公司旗下的保安分为普通保安和特保,特保就是特勤人员。 要成为“特保”,必须“身体强壮,至少要1米75以上,上访的闹事要制服得了”,此外,在北京市保安网,安元鼎的招聘启事要求应聘人“家庭成员无涉法涉诉上访”人员。 安元鼎的截访业务甚至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2010年8月5日,江西访民揭辉民在入沪前的检查站被发现带有上访材料,当天即被安元鼎四名“特勤”押送回家。 2008年,北京邮电大学教师许志永曾发动志愿者举报“黑监狱”(即涉嫌非法拘禁访民的关押点)。这一度让相关关押点行事谨慎,同时也变得更加隐蔽。2009年8月,21岁的安徽上访女李蕊蕊在北京聚源宾馆被驻京办雇佣的看守人员强奸,更引起轩然大波。 2010年7月后,北京官方要求各地撤销县级驻京办,但有相当多的地方政府出于维稳、信访压力而保留了相关人员,“隐形驻京”。一位中部省份的县级驻京官员介绍,李蕊蕊事件后,其上级领导一度要求他们不要将上访者交由他人看管。 这位官员认为,安元鼎正是在地方政府巨大的现实需求下产生:有截访与看管的需求,就有人专门做这种生意。 当记者以信访官员身份与该公司联系,在被问到“把几个不听话的上访的、放你们那多少钱一天”时,对方答复:“头天300元,以后每天200元”。 对方还称,“可以提供正规运输发票。” � tags: 中国 – 社会冲突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周报】第46期:疫情将何时结束,没有答案,从何时开始,也没有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公交车里的阵营

【CDT敏感词周报】第40期:金马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奥密克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