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闻

图片为澳洲假新闻截图,来自微信公众号“华人事实核查”

假新闻是以新闻形式呈现的虚假或误导性信息。假新闻通常旨在损害个人或实体的声誉,或通过广告收入赚钱。近年来,随着中国“大外宣”的发展和打压新闻媒体,使得中文假新闻泛滥。然而,甚至很多假新闻是来自中共官方炮制。比如,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炮制2019年香港反修例事件中“上海游客被示威者殴打”的假新闻。根据美国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的报告,中共运营了至少72家外语假新闻网站,包括英语、阿拉伯语、日语和土耳其语等多个语言。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公民馆时间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假新闻是怎样传播的?

一则关于杰夫·戈德布拉姆死亡的谣言使“杰夫·戈德布拉姆死亡”登上Google热门搜索词的前五位。(摄影: Mark Blinch/路透社)   有了上周关于 迈克尔·杰克逊意外死亡 的大量报道,有骗子用大量名人死亡的假新闻满足公众对 名人 悲惨遭遇的偏好也许就不足为奇了。  先是杰夫·戈德布拉姆在新西兰摔下悬崖,然后 乔治·克鲁尼 在落基山脉上空的飞机失事中失踪,《星球大战》女演员娜塔莉·波特曼在拍摄新片时遭受致命意外, 哈里森·福特 和少年明星 麦莉·赛勒斯 都因为游艇在海里沉没而溺水,80年代的歌星Rick Astley被发现死在他的宾馆房间里。这些恶搞新闻迅速传播到 Twitter 上,那儿的 黑客们侵入了歌手小甜甜布兰妮、P Diddy和谈话节目主持人Ellen DeGeneres的帐户。   这些谣言在网上传播得十分迅速而广泛,以致“杰夫·戈德布拉姆死亡”在本周一度名列Google热门搜索词的前五位。 澳大利亚第9频道的新闻真的宣布了这位曾经出演《侏罗纪公园》和《独立日》的演员已死 , 逼得新西兰警方要站出来辟谣 。戈德布拉姆以轻松的心情接受了这个 已在网上流传多年 的谣言, 他在一则恶搞式的新闻报道中为自己写了悼词 。 为什么这些假新闻源源不断地出现?媒体评论员认为,互联网用户太急于在未核实消息来源的情况下就去传播爆炸性新闻。2007年, 一个伪造的关于帕丽斯·希尔顿被刺的CNN网页 点击量达数百万。一则伪装成《卫报》页面的假新闻宣称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去世,并说科学家 斯蒂芬·霍金 为了向她致敬,将用她的声音来说话。 披露杰克逊死讯的娱乐网站TMZ.com称, FakeAWish 网站造就了关于克鲁尼的谣传,使他经受了媒体和关切的朋友们的电话轰炸,迫使他的经纪人在之后 宣布他还好好地活着 。FakeAWish允许用户输入名人的名字来炮制假新闻,而且把那搞得看起来像真正的网页。  Twitter帐户看起来特别容易被黑客侵入。这个微博客网站上周末关闭了部分服务功能,以修复其短信发布系统的一个“漏洞”。 布兰妮 的帐户以前就被黑过。TMZ报道说,一月份曾有 恶作剧者以她的帐号发布了一系列粗俗的“小道”消息 ,其中有一幅图描绘她的隐私部位长着“锋利的牙齿”。  事实证明这些恶搞的谣传十分受欢迎,以致垃圾邮件发送者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他们在发出的邮件中提供了死去的名人的“新闻”或“图片”链接。  但对于那些希望核查网上最新八卦的人来说,有一些网站是专门致力于揭穿虚假报道的。 Snopes 和 Museumofhoaxes 有市井传闻的存档,并描述了这些谣言是如何传开的。后者注意到名人死亡的假新闻并不仅仅是互联网上的现象——1945年,《纽约时报》在一篇新闻报道中列出了紧随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去世而出现的一长串名人死亡谣言。

阅读更多

中青报记者周凯莉涉嫌制造假新闻

复旦大学昨晚回应孙见坤事件:复旦八位教授从未联名写请愿书,也从未称赞孙见坤是“国学天才”或“奇才”。复旦大学招生办认为,个别媒体对复旦大学录取孙见坤事件的报道有诸多不实之处。( http://sinaurl.cn/GwPuP ) 个人意见,复旦回应所指个别媒体报道,即中青报记者周凯莉的报道《八个复旦教授招不进一个国学“天才”》( http://home.cyol.com/viewnews-300131.html ),这也是关于孙见坤事件的最早平媒报道。 在昨日我的评论《如果“国学天才”只是一个神话》中( 博客全文版点此进入 , 南都见报版点此进入 ),我批评关于孙见坤的新闻报道“倾向性非常明显,而报道之词又常涉嫌夸大”,现在看来,还太厚道了,我应该直接称周凯莉涉嫌制造假新闻。 第一,周凯莉的报道中称“8位面试过孙见坤的教授联合签署了一封请愿书,他们分别来自历史、哲学、中文、考古4个文科院系。在信里,教授们强调,孙见坤对《山海经》有较深的钻研,具有“培养的潜力”,复旦作为百年名校,理应将这样的孩子破格录取。这封请愿书,通过招生委员会呈递,由复旦大学的领导小组开会讨论通过。”但按照复旦方面的说法,则复旦八位教授从未联名写请愿书,周凯莉必须给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八教授确实写过请愿书,否则仅此一点,已是制造假新闻。 第二:周凯莉虽然在文中未直接借复旦教授之口说出“国学天才”或“奇才”的话(报道中说出“国学小天才”的是一个高中校长,但在大标题中却被周改为了国学“天才”。去掉一个小字,显然语义也有相当大的差别,国学小天才不过是长者的一种不无爱怜的赞誉,国学天才则直接拔高成一代天骄了。仅仅去掉一个小字,已经是严重的新闻造假),但通过选择性极强的采访,并且在大标题中直接称“八个复旦教授招不进一个国学‘天才’”,给读者强烈传达出孙见坤是“国学天才”的信息,而且极易产生此“国学天才”头衔是复旦八教授钦赐的误导。宁肯引用一个高中校长的话进大标题,却不顾复旦方面“从未称赞孙见坤是‘国学天才’或‘奇才’”的事实,这已经是在有意制造神话,换言之,即是制造假新闻。 第三:周凯莉未采访到陕西省招办,即对其缺席审判,已经涉嫌违反基本的新闻道德。希望陕西省招办能出面说说,他们是否“坚持拒绝媒体采访”,其新闻发言人又是否“甚至将手机转移到语音留言状态”。 最后,周凯莉今日凌晨在其新浪微博中说: “本人在此严正声明,关于《复旦大学八教授招不进国学”天才“》一文,报道客观,采访翔实。对于南都宋某评论员的污蔑、复旦大学的质疑,将不日做出回应。对于某些污蔑我造假新闻、报道严重失实的言论,将采取法律手段。谢谢大家关注!” 我就奇怪了,我之前在南都上刊登的评论,只字未提周凯莉,要旨也非评论其报道本身,怎么就成了对她的“污蔑”了?当然,文内有个硬伤,即将北师大教授康震误作联名请愿的8教授之一,我发博文时有读者指出我就改了,但见报的毕竟不能更改了,这里也向康震先生与南方都市报致歉。不过我怎么也看不出,搞错康震的身份却是对周凯莉的污蔑,这就好比说,我打错了林志玲一耳光,然后你兽兽却捂着大脸蛋出来喊疼。太奇怪了。 周凯莉还在我的微博下留言说: “宋先生请不必言之过早。本人不日将就您的失实评论,以及复旦大学做出回应。敬请关注。同时,请您保持一个新闻人的操守,谢谢。” 我就更奇怪了,你涉嫌造假新闻,为何要我保持一个新闻人的操守?这就好比说,你涉嫌卖地沟油,却要食客将吃地沟油的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我忍不住回了她一句:造假新闻的人要我保持新闻人操守?你真是丢尽中青报的脸。结果周凯莉的回复把我逗乐了:我无意跟您这样的”资深前辈“打口水战,但请您尊重他人,免得显得自己过分低俗。 好了,废话不多说,如果小周能证明复旦大学的回应是污蔑(这里使用污蔑才对了,知道不,小周),我会再次发博文表示祝贺。如果你不能证明,那你所有的言行,都不过是在抡圆了脸蛋找抽。而作为一张严肃大报的记者,你也必须对所有读者、复旦大学、陕西招办、以及被莫名卷入漩涡的孙见坤及其家人,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

阅读更多

傅一河:一看弱智、二看骗子,三看妓者

过去,我看到假新闻很生气,直想奋力一驳,后来不较真了,不值得较真,因为中国的新闻不能够较真。       过去毛泽东讲“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两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共产党最讲认真吗?       对“文革”,文件上是彻底否定的,实际上,对毛泽东的评价留出了大片大片的空白,留下了很长很长的尾巴,这就是最大的不认真,它已经导致现在,尤其是今后要出现大问题。       对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不认真。研究了十几年,没搞出来,还说“坚决不搞那一套”,那一套就不是人类历史上的文明成果吗?为什么就不适合中国呢?       不讲道理就是不认真。       腐败越反越腐,是认真吗?有人说,认真起来要么亡党,要么亡国。不认真又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危言耸听呢,是不是一个圈套呢? 说得的做不得,做得的说不得。不认真才搞假!       所以,我看到假新闻,先想一下,想通了,就看出新闻为什么假了。看多了就看出了水平。看中国的新闻,一看弱智,二看骗子,三看妓者。       举个例子,“九成国人感到受尊重”。       第一看:弱智。这则新闻是国内一家权威媒体报道的:“根据全球知名研究咨询公司调查结果,2009年,中国民众受到尊重对待的比例为91%”。       ——我说它是假新闻,首先是我不相信,同时,有更多的人不相信。       据一些网站调查显示,国内公众对这一新闻的反应,认为“搞笑”的远远高于“高兴”的,有人怀疑,“这是不是愚人节新闻”,更多的人认为,是“开国际玩笑”。       “摘编”这条新闻,难道不是“弱智”?       第二看:“骗子”。我不是说报道与编辑这则新闻的人“无中生有”当骗子,而是指他们对这则新闻的报道方式。       譬如,对这一调查的样本范围、数据分析、调查过程和研究结论,没有披露更详尽的信息,没有引述其他消息来源和第三方评价,而是断章取义,哗众取宠,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公众从自身对比中感到“被尊重”而充满愤怒。       中国媒体多有此病,一是拉大旗作虎皮,二是拿洋人来糊弄中国人,不是装神就是做鬼,没有新闻,只有宣传。       再举个例子。央视的新闻联播,一次次播出国家领导人外事访问,取得圆满成功,给国人的听觉是,我们的力量很强大,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们的领导人所向无敌。       当天或者稍后,听广播,看报纸,我们却遭到了重大的打击,对台售武,会见达赖,涉藏,涉疆,对华贸易反倾销,对华侨、华商、华裔,打砸烧抢、驱逐,甚至不惜枪杀……       我终于明白了,我们的新闻不能只是正面看,还要侧面看,还要反面看。我们少有新闻,多有宣传。我们有了一个文化部,还有一个宣传部;宣传部不止管得了文化部,几乎哪个部它都要管。       第三看:“妓者”。如果媒体没有独立性,还能成为社会监督的公器,成为“社会的良知”吗?       如果媒体人丧失了“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还能够捍卫新闻学的常识吗?       独立性与公益性,这是媒体新闻操作和职业标准的试金石。今天,很多人买了电视而不看电视新闻,只看天气预报,只看世界杯,为什么呢?在不少公众眼里,中国新闻跟中国足球一样,臭!       对比一下:       我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的收入是五百多万美元,英国议员多报销几张发票,被媒体揭露出来,只好辞职走人;美国独立检查官斯塔尔,敢于公开传讯总统克林顿。       我知道,美国公民合法拥有枪支。因为,枪支不仅是一种武器,更是一种权利。公民遭到暴力侵害可以用枪支捍卫财产、自由与尊严。       如果邓玉娇、唐福珍合法拥有枪支,一个不会用修脚刀杀官,一个不会自焚。       我还知道,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声称,拥有伦敦一所经济学院的学士学位证书,但他的政党,却不能提供任何书面证明,甚至学的是哪个专业都不得而知;巴基斯坦上百民选官员,可能因假学位而丢掉职位。       这些,人家的媒体公开登载,中国的媒体则干净得很,中国没有这些丑闻吗?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在官场呀。       我还知道,中国的税负是世界上最重的,中国的政府是世界最有钱的政府,去年财政收入8万多个亿了。       发达国家的政府用在民生事业的支出,达到百分之四五十以上,而中国政府投入民生的支出才百分之十几,差距大得很呀。所以,中国民众自己花大钱上学读书、求医看病。       我知道,我所知道的这些是真实的,不是假的,公众上网都能看得明明白白。因为,人家的媒体是独立的,独立才能监督,监督才有公正,公正而美称“第四种权力”。       我去过欧洲,见过那里不少精美的小城镇,也在巴黎最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流连忘返,那里的空气比这里好,卫生间的水可以直接饮用,所以,我敢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因为,我去见过,而中国的污染不管是那一种污染(除了战争),都可以说世界第一。毫无疑问,不用多说。       我不能理解的是,政府为什么不治理那些冠冕堂皇、明显违背常识、违背民意、伤害公众情感的假新闻呢?譬如这条:“九成国人感到受尊重”。       我们看到,记者在贴吧谈了某个事件,就被警察请去“调查”;网民在网上发了个帖子,就被县委书记授意,判了个“诋毁政府罪”,等等。       那么,国内传媒公开发表或转载不合实际的新闻,就没个惩罚,连个批评也没有吗?难道就因为它是在帮政府“编”新闻,说好话?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果能拿100块金牌,能不能把我的电瓶车还给我,我还要跑外卖”

【CDTV】中国人民大学女博士生实名公开举报其导师王贵元性骚扰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