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义

豆瓣 | 为胜者的书写

当被问及如何获得连绝大多数中国学者也无法获得的信息时,傅高义对运用哈佛的学术地位和影响力获取政要的好感和帮助直言不讳。例子之一就是将改革初期广东省委书记的孙子招入麾下,由此得以获得亲历者的关键材料。

阅读更多

大家谈讲坛 | 秦晖对话傅高义:为什么是邓小平?

小平的贡献,我们在座的包括我本人都是感同身受的,但是我的确觉得“改革”这件事情换一个人做也差不多。我觉得对于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的确应该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毛泽东。但是我所说的角度和毛左派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改革这个奇迹的发生的确是有赖于“文革”这样一个奇迹,“文革”这个“奇迹”奇在什么地方呢?我改造了一个经济学术语,叫做“负帕累托改进”。帕累托改进是说所有的人都得利,只是有些人得利多,有些人得利少。而“文革”十年恰恰相反,把中国所有的阶层都整惨了:从当权派到“造反派”,从汉族到少数民族,从高干子弟到“狗崽子”,从支持苏式计划经济的“修正主义者”到向往市场经济的“自发势力”。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负帕累托”过程,没有(极少极少有)得益者,只有吃亏多少的问题。所以,走出“负帕累托”的过程自然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是非常容易达成共识的。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胡平: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

我在6月1日的评论“军报文章用意何在”里写道:“但凡对中共内部运作机制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这个问题很重要,这里我再补充一个事例——邓小平92南巡。众所周知,在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期间,邓小平在中国南方的深圳、珠海、广州、上海等地巡视并发表重要讲话,重申改革开放路线,迫使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接受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并在随后的政治局会议上通过相关决定。邓小平在南巡期间讲了一句狠话:“谁不改革,谁就下台。”这句话明显是冲着江泽民讲的,意思是如果江泽民拒不实行我邓小平的改革路线,我邓小平就要把你赶下台。然而在当时,江泽民身兼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名义上是最高领导人,而邓小平早已辞去所有职务,只是一个普通党员,那凭什么邓小平口气这么大?一个普通党员凭什么可以决定党国最高领导人的去留?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邓小平掌握了军权,掌握了枪杆子。虽然在名义上江泽民是军委主席而邓小平在军内已经没有任何职务,但实际上军队依然是听从邓小平的,因为军方领导人大多是邓小平的人。在人治社会里,重要的不是职位而是人脉;重要的不是谁当什么官,而是谁是谁的人。美国学者傅高义在《邓小平时代》一书里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重大事件,那就是,邓小平在南巡期间曾经在珠海召开了一个会议。这个会议表面上与军事规划有关。在会上,邓小平把他在武汉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次:“谁不改革,谁就下台……我们的领导看上去像是在做事,但他们没做任何有用的事。”珠海会议是由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乔石主持的。乔石分管国安,并且被很多人认为具备担任最高领导人的资格和素质,是江泽民的潜在竞争者。出席会议的还有国家主席兼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和另一名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将军。到会还有杨尚昆的弟弟、解放总政治部主任兼中央军委秘书长杨白冰。出席会议的军队领导人的强大阵容表明,如有必要,军队高层愿意拥护一个新的领导人。傅高义提醒我们,对于如此重要的珠海会议,中国出版的有关邓小平南巡的书中没有提到,官方的《邓小平年谱》中也没有相关纪录。我们知道,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原著是英文,中文译本有两个版本,一个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的版本,这个版本没有删节,另一个版本是国内三联书店的版本,这个版本有不少删节。纽约时报专门发表文章提醒读者,除了八九民运六四屠杀之外,国内三联版也对邓小平南巡一事做了不少删节,有关珠海会议的内容大部分都被删掉了。无论是按照中共的党章党纪还是按照所谓政治规矩或惯例,珠海会议都是非法的。一个普通党员怎么有权召开国家级的会议呢?邓小平在会上公然批评江泽民,这不是妄议中央吗?几个高级干部,背着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召开会议,这不是搞团团伙伙,搞非组织活动吗?这些人居然在会上讨论最高领导的人事安排,这不是地地道道的反党集团、如假包换的篡党夺权吗?可是这样一个会就是召开了。身兼总书记、国家主席兼军委主席的江泽民非但不敢去打击、去谴责,甚至连直接出面去打听都不敢。他只好拜托时任福建第一书记的贾庆林给他一份会议录音。在得到这份会议录音后,江泽民非但不敢向邓小平等兴师问罪,而是破例地在春节期间给邓小平打电话拜年,表态支持邓小平的改革路线。《邓小平时代》一书还写道,南巡期间,邓小平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那时候陈云也在上海,而邓小平居然连一面都不见,他把第二号元老干脆晾到一边,只是杨尚昆亲自登门给陈云拜年。从这些动作中陈云知道了邓小平获得军方强力支持,于是也不再反对邓路线了。接下来,傅高义在《邓小平时代》书里写到:2月中旬,邓小平回京前几天,江泽民已经在公开说,他拥护邓小平进一步改革的呼吁。江泽民通过从珠海得到的报告认识到,邓小平已经下定决心,假如他不大胆推进改革开放,邓小平就会让他靠边站。2月21日,即邓小平回京当天,《人民日报》刊发了根据郑必坚整理的讲话稿撰写的社论,题为《更大胆地进行改革》。2月28日,北京领导人下发了根据邓小平一周前的讲话写成的中央2号文件。在3月9日至10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全部15名政治局委员讨论2号文件时,形成了一致支持文件的意见。3月23日,杨白冰宣布,军队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这是在明确警告那些拖后腿的人。南行后的几个月里,邓小平并没有同江泽民见面,告诉他如何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也没有明确表示支持江泽民。实际上,据江泽民说,他觉得邓小平仍在考验他,潜在威胁犹在:假如江泽民不全力支持改革,得到军队拥护的邓小平有可能用乔石把他换掉。江泽民决心在邓小平的最后考试中过关。他仔细拟定了6月9日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学员毕业班上的讲话。在这篇题为《深刻领会和全面落实邓小平同志讲话的重要精神〉。江泽民说,要大胆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经验,没有必要讨论改革姓“资”还是姓“社”。江泽民进而把这些想法概括为一个他估计能得到邓小平赞成的说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6月12日,江泽民以徒弟见师傅的姿态拜见邓小平,问邓小平是否同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法,显然它是被打算用来取代陈云的“有计划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邓小平说他喜欢江泽民的讲话,这让江泽民如释重负。江泽民的考试过了关。随后,邓小平仿佛仍然是最后的决策者那样,他让江泽民把中央党校的讲话在内部传阅,如果反响好的话,可以作为十四大的主题。(以上都引自傅高义《邓小平时代》,第591-596页)邓小平92南巡的故事再一次证明,在中共高层内斗中,掌握枪杆子是何等的关键。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审查制度:不光彩的第三者

一本写邓小平的大作,却没有六四的内容,就算90%的内容都保留了,其价值被打了多大折扣可想而知。

傅高义说,其他被删减、修改的内容还包括“毛对有人要夺他的权抓狂,他们说,你可以说他的事情,但不要使用抓狂这个词,我就把这个词拿掉了。关于大跃进死了4000万人,编辑说,你能不能说,是某位外国人说的,所以我是很高兴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人物馆】朱贤健

【老大哥馆】良民证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