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权力

【网络民议】每一个极权都有自己的切尔诺贝利时刻

武汉肺炎从出现到爆发,进而演变成一场大型公共危机,民间对政府应对疫情的态度和方式的批评声很多。当局从初期的删帖封号、抓捕“造谣”网民、拖延、瞒报真实的疫情,到之后显示出的缓慢、低效的危机管理与应对措施的执行能力,几乎重蹈了17年前SARS事件的覆辙,仿佛从未汲取灾难的教训。不少人意识到,究其根本,是这个封闭、傲慢、前现代的权力体系,始终忙于清除异己,已经失去了自我纠错的能力。在遭遇公共危机的时候,官员总是将维稳置于人民的权利之前,陈旧体制所纵容出的落后的执政理念和能力暴露无遗。这一条固步自封到积重难返的路径,和“切尔诺贝利”中的情节又是多么相似。

阅读更多

华夏文摘|西闪:为何穷人比富人更信任权力

如今,估计无人再像撒切尔夫人那样贸然断言,根本没有社会这种东西了。是的,社会并没有一个可触可摸的实体,不过假如我们对身体和社会的关系有所认识就不难看出,社会乃是事实,即各种集体存在的方式。其中不少方式,并非全然外在于你我,而是从生到死地嵌在每个人的身体里。...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