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话语

卖杏花|我为什么要写作?

在那些死掉的,以及活着从未被历史尊重过的人面前,教科书上的“祖国”等咋咋呼呼的词汇,就像附在一张干枯的画皮上,脂粉油墨一片片剥落,只剩一条骇人的蛇蜕。我大部分小作文,都是踩着这条蛇蜕,写给你们看的。

阅读更多

玖奌杂货铺|不为怀念,只为铭记

王小波说,“所谓弱势群体,就是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的人。就是因为这些话没有说出来,所以很多人以为他们不存在或者很遥远。”这个社会,总有一些没能力说话,或者没有机会、或者有些隐情不便说话的人,这些人构成了沉默的大多数,做为一个写字的人,有责任有义务,替他们说话。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