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

Just law|河南商丘朱桂芝案:主审法官退休前揭露内幕,“不这样判,怕得罪上边”

陈力一分钱没出,既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任何规划,也没有实际拿到地,仅凭拿到一个领导的“所谓”的批文,用一个空壳的公司,忽悠了7000多万,比政府得到的出让金还多。… 如果再去回想一审法官说过的“…不这样判,害怕得罪上边”,会不会让人有所顿悟?

阅读更多

零八宪章》月刊:就“茅于轼讨毛事件”致“左派”

向一切认真反思文革、认真总结“毛时代”经验教训、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持守良知的中国良心人士表示我们的敬意和敬礼!

阅读更多

此茅非彼毛

且不讲这些人连什么是公诉都没有搞清楚,就稀里糊涂的要代行国家公诉机关的职权,仅以“xxx人民”的名义,就大有文革之狂暴之势,只是把“砸烂狗头”、“再踏上千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尚未写到他们的“公诉”里边。 “乌有之乡”显著位置登载了一份”北京人民公诉书”,称”北京人民要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随后,在其它省市,包括湖南、江西、广西、宁夏、河南等也有自称人民群众代表联名提起公诉。这些人中包括毛泽东的前儿媳刘思齐、毛泽东的侄子毛小青、北大教授孔庆东等人。公诉书指茅于轼和辛子陵的文章和著作意在”颠覆国家和煽动社会动乱”,公诉发起人称目前已经有十万人愿意提起公诉,他们会将此公诉书提交给人大。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发表了一篇批评毛泽东的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这篇文章最早发表在财经网上。此文是茅于轼对学者辛子陵新著《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的读后感。该文言辞犀利,批评毛泽东在统治中国近30年间,特别是在 “大跃进”、”文革”期间致国人被饿死,并发动文革阶级斗争,致使许多人死亡并导致文化断裂等。 “乌有之乡”代国家公诉机关发起“公诉”后,引起很关注,包括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在新浪网的访谈中,更直指茅于轼、辛子陵等人为”汉奸”;但也有众多中国网民对茅于轼和辛子陵表示声援,文化人王小山表示:”愿意作为所谓公民公诉团被告之一,和茅于轼先生站在一起,因为我对毛泽东观感和茅先生一致,欢迎起诉。” 律师刘晓原认为:”毛左”的”公诉”,不符合法律规定,无法启动司法程序,只能是闹着玩儿。建议在网络上进行模拟法庭审判。”公诉人”由”毛左代表”担任,被告人是茅于轼和辛子陵,法官由网民推选投票产生。刘晓原表示愿接受被告人聘请担任辩护人。他还提议本案陪审员,由红二、三代和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者的后人组成。 “历史要挑明,是迟早的问题” 有人拔通茅于轼家中的电话,接电话的是茅于轼夫人赵燕玲,她告知茅于轼正在外面参加一个会议。她表示已经获悉乌有之乡“公诉”一事:”我们没有接到法律上的通知或消息,都是很多朋友告诉我们的,正好茅老的电脑也坏了,收不到邮件,听朋友说有人要告茅于轼,告就告吧,那篇文章已经发表了,这些都是事实,大家也可以再公开讨论、辩论。而且那些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以前是对他的历史进行封闭,现在有这么多的关于他的著作,大家都有各自的感想,茅老写文章也有好多是他自己亲身体会到的,象’三年灾荒’、’文革’等,这些都是事实。毛泽东到底是’神’还是’人’?所有很多朋友说,他们要告是一件好事,这些历史要挑明,是迟早的问题。” 关于乌有之乡此次提起公诉一事,从法律上有何依据,是否符合法律要素,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建勋认为”公诉团”起诉是很荒唐的一件事:”首先是起诉的人有没有资格?诉讼主体是否合适?起诉的人绝大多数和毛泽东没什么关系,先不说诉讼本身能否成立,首先这大部分人没有诉论主体资格;第二个问题是这样的诉讼是否站得住脚,从是否适合作为一个诉讼来考虑的话,显然是不适合的。” 王建勋还指出:”毛泽东作为一个已经死去的政治人物,对他进行评价是公民应有的权利,或者说这本身就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公民根本谈不上对他的诽谤,政治家及政府没有这样的隐私或名誉权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批评和评论。所以这个诉讼的提起是没有根据的,第三,我认为这是’毛左’的一场闹剧,根本不能称其为法律问题。当然法院也不太可能受理这样的案件。” 王建勋表示也很关注此事,目前他了解到几种公众不同的声音:一种是欢迎起诉,起诉后可以法庭上将毛泽东到底做了什么向公众澄清,作为对”毛时代”进行公众教育的机会;另外一些人的意见是”毛左”借此吸引眼球,无事生非。 王建勋认为:”不能忽视的是,为什么在当代崇拜毛泽东的人还有这么多?也给公众一个提醒,虽然’文革’已经过去三十多年,毛泽东死去也已经三十多年,我们没有对’文革’进行清理,而且’文革’时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被披露出来,公众也并不知道真相,并且在过去几十年对’文革’的研究都是一个禁区,现在的年轻人除非自觉去了解那段历史,或者通过一些途径获得相对可靠的信息。所以这件事应该成为对’文革’进行研究或要求公开当时信息的契机。而不要简单的把此事看成’毛左’表达情绪的简单事件,如果不去了解真相的话,还会有人去崇拜毛泽东,去崇拜所谓的红色时代,时下流行的’唱红歌”怀念红色时代’这一切都极其危险。”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茅于轼批毛引左派不满 学者支持公诉将问题明朗化

大陆经济学家茅于轼发表文章揭露毛泽东罪行引起争议扩大,中国毛派组成公诉团计划进行起诉,同时,号召万人网上签名。有学者认为,公诉可能会把问题明朗化,让人看清毛泽东的真实情况。 上个月,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发表了一篇名为《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文章,揭露了毛泽东在中共建政以后的种种罪行,认为他应该为三年困难时期中国三千多万人被饿死负责任,还说他搞阶级斗争,死人无数。 文中写道:在他眼中,人民只不过是一堆肉,是叫喊万岁口号的工具。权利完全控制住了他的生命,他为此而完全疯狂了。茅于轼这篇文章历数毛泽东的恶行,众多网民跟贴支持。但文章随后被删除,之后并掀起左右派争辩风波。不少网民认为,毛泽东终究要完全走下神坛,剥离神像外衣,接受公正评判,而这个祸国殃民总后台至今还在天安门城楼上挂着。   但也有网友认为,茅于轼以极其恶毒的语言攻击、诋毁中共和毛泽东,篡改、捏造和丑化中共的历史。茅于轼的这篇文章是辛子陵所著《红太阳的陨落》一书的读后感。所以,茅、辛两人都成了毛派批判的对象。 老左派马宾及毛泽东儿媳妇刘思齐、侄女毛小青星期天发起全民公诉茅于轼行动,批评他“恶毒攻击毛泽东,丑化中共历史,蓄意挑起事端、制造动乱”,要求全国人大施压司法机关拘捕茅于轼。中国左派舆论据点网站乌有之乡发出了北京、上海、湖南、河南、重庆等省市对茅于轼和辛子陵的公诉书,将茅于轼列为第一被告,辛子陵是第二被告。 本台记者星期二首先致电茅于轼,但其夫人表示:“联系不上,因为他开会,手机也没带”。 辛子陵告诉本台记者:“毛左派对中央是一肚子气,但是中央是不敢反,但是骂我们这些老教授无权无势,想怎么骂怎么骂。为什么对中央一肚子气,因为中央有一个决议,毛泽东思想要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这个从中国的一些媒体可以看出一些来,但是他不敢说就是了,声讨中央、起诉中央那警察不是早抄他们了,起诉茅于轼,起诉辛子陵这个事没危险,他敢签名,其实我看了一下他的签名名单,好多是失业工人,下岗工人,还有就是离退休比较早的一些工人。”   公诉团表示,茅于轼的文章同美帝势力要“将中东乱局引向中国”的叫嚣,是相互呼应的,其目的是内外配合,为推翻中共的政治领导地位、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舆论,是在煽动社会动乱。 公诉书中附带了万人签名,包括老干部、普通民众,毛泽东长子毛岸英的遗孀刘思齐和电视剧《毛岸英》剧组的一些人。 公诉团表示,他们将在6月15日把公诉书上交中国人大。学者贺卫方表示,这未尝不是件好事,法庭就可以提供一个公开的平台,大家对于如何评价毛泽东、如何评价文化大革命、如何对待我们的现代历史,有一种法律上的争辩,那么大家的相关的证据能够提出来。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告诉本台记者:“现在茅于轼写出了历史真实,对整个中国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近年来,唱红歌的浪潮一天比一天高,最近在《中央电视台》不断播出这样的节目,歌颂毛泽东的,比如像东方红,中国出了个大救星,大救星毛泽东,这样的歌我以为不会再唱了,但是最近在《中央电视台》又出现了,所以我觉得茅于轼说的是很好的。”   香港《星岛日报》星期二署名纪晓华的评论表示,“毛派”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估计高层不会干这种蠢事,将两人拘捕,引发另一场风波。 其实,在文革之后的四千高干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会议,就有不少老干部声讨毛氏,夏衍概括毛的错误是十六个字:“拒谏爱谄,多疑善变,言而无信,棉里藏针。” 方毅则说“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要数他。” 评论表示,但是,官方从政治角度出发,还是坚持维护毛泽东形象,因为给毛泽东抹黑,也就是给党、给国家抹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