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审查

荐读|《2013年冬季尼曼报告》节选

在过去两三年中,中国政府对待外国媒体的态度经历了两次重大的转折:2011年,阿拉伯之春展示了信息和组织对于那些看似稳固的专制政府所产生的巨大破坏力,它使得中国领导层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与此同时,由于外国记者报道了一些受中东事件激励的中国活动人士,因此政府当局对这些新闻从业者进行了公开批判和谴责。

到了2012年,随着中国国家财富的飙升,外国的新闻媒体逐渐开始细致地审视中国领导人及其个人财富,而通常外媒极少作这样的细致打量。当时有记者发表了温和袭家人如何通过职务之便积累巨额财富的报道。作为报复,政府屏蔽了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的网站,但此举反倒激发了新一波的调查热潮。当局还禁止中国的各大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再增加新的彭博终端设备,并拒绝外媒招聘新人或替换在中国的记者。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压制这些新闻媒体在网络压力下业已受到侵害的商业运作,华盛顿邮报和路透社同样未能幸免。

阅读更多

洞见|萧轶:崔健:在集体狂欢与个体自由之间挣扎的时代符号

一条崔健要在马年春晚演唱成名作《一无所有》的新闻引发了社会热议,其后崔健拒绝修改歌词或撤换歌曲以适应审查从而无缘春晚的新闻再次受到讨论。中国摇滚教父显然已成为一个神话符号,他的一言一行都成为关注的焦点并且被投入大众对于时代与政治的感情和态度。不过,青年评论人萧轶认为,崔健以及姜文、王朔这些军队大院子弟不过是以不同的文化形式从红色美学里汲取思想资源,展现了红色美学的记忆与诱惑的再生产,不仅无法脱离其家国主义,也在自由越来越大的时代里变得困境重重。崔健的成功,体现的是大众在集体主义的洪流裹挟与个人自由追求之间的挣扎与纠结。而依旧存在的神话叙事,在于历史的匮乏之下需要一个符号化偶像担当时代精神的延续。

阅读更多

新民周刊|贾樟柯:娱乐大众就道德了吗

初试啼声,《小武》就一举获得了包括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在内的多个国际奖项。正高兴中,贾樟柯收到有关部门通知,让他为《小武》交一万元罚款,还要写检查,“承认自己的确严重地干扰了我国正常的对外文化交流”。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吐槽春晚当然离不开政治

由冯小刚导演的2014年的央视春晚在网络上引来了吐槽声一片,尤其是晚会中所谓的“红色样板戏”演出让不少网民觉得无法接受。《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近日在新浪发表微博,称网民吐槽春晚不应“往政治方向上纲上线”。但随即有网民指出,经过严格内容审查、宣传“正面思想”的春晚本身就是一场庞大的政治节目。...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