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

真实故事计划 | 打工人第一次在北上广过年

往年春节,人潮退去,北京这类大都市几乎停摆,成了空城。

在防疫的大背景下,就地过年成为潮流。相隔两地的亲人通过网络传递彼此的思念。

留守城市,其背后是比往年剧增的食、住、行需求,好在各行各业的留守者,也做好了春节工作计划。这些平日里不起眼的普通劳动者,将会维持春节期间,大城市里最细微处的运转。

“姐,你代我跟妈说今年春节我不回去了。”尹晓炜编辑好这段文字,点击发送后,她关上手机,叹了口气。

51岁的尹晓炜是一名家政工,2006年独自一人来到北京,此后就一直以家政工的身份在这里打拼挣钱。

眼看政策一步步严格,尹晓炜断了回家的念头。

阅读更多

冰川思享号 | 关于东莞图书馆留言农民工,你可能只看到开头,却没猜对结尾

吴桂春和很多中国人一样,以生计论,他的2020是从6月份才开始的。

在广袤的中国农村,有太多的吴桂春。他们的身份还是农民,但不再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田园牧歌,而是正月而出,腊月而归的年岁轮回。

他们像极了候鸟,只是多了些分离。正常年份,他们可能在初六初七就要告别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天伦之乐,匆匆出门觅食,以便喂养家里嗷嗷待哺的儿孙。

只是今年,很多人被疫情打乱这个节奏。

他们来到南方,来到大城市,却发现包工头不知哪去了,工厂和工地安静了。他们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

当然,他们本就没有稳定的保障,他们甚至没有劳动合同,只是简单的一句:多少钱,愿不愿干。

阅读更多

3号厅检票员工 | 唉

杀马特本质是一种自我反叛,因为贫瘠,所以没有被规训,没有规训,那便是意味着自由,自由天生就是反叛的土壤。

阅读更多

轻读实验室 | 全中国最便宜的房子:2元过一夜,挤满了无家可归的底层女人

大家好,我是大表哥。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找合适的房子搬家。因为合同到期,中介开口就要涨租五百。 为了住到“价廉物美”的房子,只能从四环搬到五环外。 我和同事吐槽,现在的房租怎么这么贵。同事反问我:“你听说过2元宿舍吗?” “在市中心,只要2块钱就可以住一夜。” 一瓶矿泉水都要2块钱,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价钱的房子? 见我不信,同事给我推荐了戚小光导演的纪录片《女子宿舍》。...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