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

【404文库】好好表达 | 一个农民工父亲的求助信,他写得如同诗歌,为他刚跳楼的17岁儿子

读到“孩子,写份检查吧,赶快换衣服呀,今天晚上还要搬箱十几个小时呢”,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我做了十来年调查记者,见惯了悲伤离合,见惯了呼天抢地,见惯了死不瞑目,见惯了情绪,偏激和激愤笼罩的求助和叙说,但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挖隧道的农民工用如此克制,叙说清晰和大悲不显的语言讲他死去的儿子,只为一个卑微的求助。

阅读更多

真实故事计划 | 打工人第一次在北上广过年

往年春节,人潮退去,北京这类大都市几乎停摆,成了空城。

在防疫的大背景下,就地过年成为潮流。相隔两地的亲人通过网络传递彼此的思念。

留守城市,其背后是比往年剧增的食、住、行需求,好在各行各业的留守者,也做好了春节工作计划。这些平日里不起眼的普通劳动者,将会维持春节期间,大城市里最细微处的运转。

“姐,你代我跟妈说今年春节我不回去了。”尹晓炜编辑好这段文字,点击发送后,她关上手机,叹了口气。

51岁的尹晓炜是一名家政工,2006年独自一人来到北京,此后就一直以家政工的身份在这里打拼挣钱。

眼看政策一步步严格,尹晓炜断了回家的念头。

阅读更多

冰川思享号 | 关于东莞图书馆留言农民工,你可能只看到开头,却没猜对结尾

吴桂春和很多中国人一样,以生计论,他的2020是从6月份才开始的。

在广袤的中国农村,有太多的吴桂春。他们的身份还是农民,但不再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田园牧歌,而是正月而出,腊月而归的年岁轮回。

他们像极了候鸟,只是多了些分离。正常年份,他们可能在初六初七就要告别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天伦之乐,匆匆出门觅食,以便喂养家里嗷嗷待哺的儿孙。

只是今年,很多人被疫情打乱这个节奏。

他们来到南方,来到大城市,却发现包工头不知哪去了,工厂和工地安静了。他们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

当然,他们本就没有稳定的保障,他们甚至没有劳动合同,只是简单的一句:多少钱,愿不愿干。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时间馆】恒大暴雷

【404档案馆】失败与胜利

【真理馆】中国裁判文书网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抗争网站:赵家人俱乐部
推荐理由:这是一份对“编程随想”整理的《太子党关系网络》的视觉化作品,揭露隐秘的中共权贵的权力图谱。

赵家人俱乐部网站运行效果图

推特账号: Yaqiu Wang 王亚秋@Yaqiu

推荐理由:及时、准确而有洞见的中国人权事件观察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