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

【河蟹档案】网友提供的新浪博客删帖记录 2012-11-30

肥猪满圈李贵宝《是空谈误国》2012-11-30 肥猪满圈李贵宝《解密5·12》2012-11-30 肥猪满圈李贵宝《无语亦无耻!》2012-11-29 肥猪满圈李贵宝《伟大祖国,我为你骄傲!》2012-11-26 秋水伊人《***一家原来如此巨富》2012-11-29 gfx631226《[转] 当群众唱起国歌,这名警察也落泪了》2012-11-29 gfx631226《[转] 伪共的困境》2012-11-29...

阅读更多

陈岚:一个农民的原罪

一个婴儿,呱呱坠地的那一刻,降生在乡村和降生在城镇,他们在中国,就注定了命运之迥异。 一切开始于1949。土地改革之后,农民曾经短暂地实现过均田地的梦想,旋即又被合作社消灭。而为这个类似“天朝田亩制度”的土地承诺,让他们交出的是自己人身自由和后代的自由。在中国土地上前所未有、移植于前苏联的户籍制度,将一个国度里的人,分为了天然的两种。农民和居民。 农民被固定于以公社、生产队为营地的集体农庄中,成为不能自由迁徙、不能自由择业的一个特定人群,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都将世代为农庄效力,耕种不属于自己的田地,按照劳力的付出和收成的好坏,领取聊以维生的口粮。就实际拥有的人身权利来说,并不优于俄罗斯庄园主隶下的农奴。——只是,他们属于共和国。 1959年起,三年大饥荒中,大批的农民死去,并不是因为传说的自然灾害,亦不是因为真的没有粮食,而是为大跃进和放卫星买单,农民被征收了过头粮,为了凑足征敛数额,连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都夺去。他们饿死的时候,很多县城和生产队的粮仓,是满的。而农庄的人身依附条款,禁止他们自由流动,在过去,人在饥荒中还可以外出逃荒,但在那恐怖的三年里,死神借助严格的人口监控制度编织成无所遁形的罗网,大批的农民和他们的孩子们活活饿死在自己的村庄里。村庄周围的树皮草根皆已剥空,再也没有地方可以觅食,饥饿的母亲煮食自己的孩子,人们甚至将下葬的死者挖出来割食。仅仅河南信阳一县,就饿死100万人。 身为农民,剥夺了自由就业的权利,政策制定的剪刀差,让他们注定在医疗、教育、交通、资讯等一切社会福利上,都几近于无。一张城镇户口,曾经可以决定多少人的一生?婚姻、上学、就业、疾病、甚至死亡…..在漫长的时间里,农民子弟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就是考取中专以上学历——转户口。而这样可怜的机会,随着教育产业化的实施,农民子弟越来越上不起学,而那昂贵的大学里,真正能够给孩子们提供真才实学、就业技能的空间是如此狭小,和真实的社会又如此错位,使得读书不仅仅成本高昂,还成了一项只有投入而回报渺茫的投资。 高涨的房价,高昂的城市生活成本,也截断了故土在遥远的乡村的农民工和农村大学生,在城市居留和生存的最后希望。 乡村,已经沦陷,城市,如此陌生。 生育不能自由,亦无养老保障,是农民付出的另一个代价。强制计划生育从80年代初开始,在中国农村至少制造了3000多万的流产、引产。城镇人口的节育,当时有国家养老政策的保障(现今也终于明白:养老不能靠政府),而对农民来说,无论是传统还是现实,没有儿子,他们在农村就是无法实现养老。迄今为止,农村女性人口一旦出嫁,她名下的土地就会被收回。这样现实而残酷的政策摆在这里,他们怎么能不千方百计地要一个男孩?对女性胎儿、女童的歧视,在这之后,上升到了顶峰。层层压力递到最弱势的群体身上,中国女性的自杀率居世界第一位,而其他国家,普遍是男性自杀率据高多少农村女性一头受着计生政策强制堕胎的威胁,另一头又受着家庭必须要求生出男婴的催逼。随着人口出生中性别比上升到男女比例在2011年高达118.06/100,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产生3700多万的单身男性人口,注定找不到适龄配偶。 改革之后,当现代工业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人口时,农民被从土地上释放出来。他们获得了一个新的身分:农民工。在城市的各种角落里,他们透支健康、青春、安全、体力,创造出带血的gdp,创造了高额的税收,但这城市的繁荣和福利,与他们无关。最初的那些年,他们还需要向城市的一些临时工管理者们,缴纳近乎讹诈的各种费用,接受各种屈辱的盘查、驱逐、和囚禁。若非一个叫孙志刚的大学生,悍不畏死挑战整个收容制度,最终以生命的代价,促成了该恶法的废除,城市里的民工们还要为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原罪,付出随时可能被拘禁的代价。——你是农民,这不是你的土地,你只是暂住。 家乡,已经沦陷,漂泊,如此苍凉。 原罪远远没有救赎。农民们为这个人口制度付出了5800万的留守儿童。这些孩子注定和父母分离,无法享受父母庇护下的亲情、安全和教育。 与此同时,在城市中无法立足的高污染项目,纷纷向乡村转移,举目华夏大地,已无法见到清澈的河流、干净的池塘,翠绿的山岭被砍伐抛荒,挖矿炼矿,癌症村和化工园区应运同生,若一一标注,长三角和珠三角在地图上,将不忍目睹。涸泽而渔的大小采矿业毁灭了山岭、河流、甚至草原。我在年初回到我父亲成长的乡村,那是江苏一个富庶的村庄,村民们满足于富裕起来的生活,但没有人留意,村庄周围的河流漂浮着令人作呕的垃圾,工业污染将水变得漆黑,而他们的饮用水,就是附近的乡村水厂,在这样的河流里取水加工,流入他们的生活。 没有人向为此透支了家园、环境、健康和未来的农民们付出补偿,白血病、先心病、各种畸形的先天性疾病的新生儿,每年以惊人的数字在中国增长,农民家庭居多——谁,为他们买单?而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们,因为从事各种几乎没有任何劳动保障的高危工作,与粉尘、与苯、与油漆、与高空、与煤窑,与各种注定要短寿的职业搏命,熬苦挣扎,淘取微薄的血酬。 土地啊,亘古洪荒不变的土地,是当初他们成为共和国的农民,祖国写给他们的卖身契约中最重要的条款。 土地。 土地——这不能自由流转的土地,仅仅是虚握在手的土地,让六十年的农业人口付出三代人命运的土地,在当下,成了炙手可热的资源。他们的土地,以公有制的名义,在多少个县城和乡村,被暗箱交易?自己、父辈、祖辈一生的农民,赖以为生的最后的凭依,三文不值二文地被强迫变卖,拿到手里的补偿款,远远无法支持他们能在城市的边缘安身立命。 为了对抗隆隆开来的工程车,2011年12月25日,乐清的一个誓死保卫村庄的村长——钱云会,因”车祸“身首异处,死不瞑目。 而就在9月21日,同样是为了捍卫土地,另一个家庭,辽宁盘锦的一个家庭家破人亡。是什么原因,让王树杰这户四口之家,能够在自己身上浇上汽油,要去和拆迁者同归于尽?警察来了,据说是为了制止纠纷,而王某一家袭警,警察为了保障自己人身安全,开枪了。写到这里我很奇怪,为什么每一次拆迁冲突中,警方都是和被拆方起冲突而不是和强拆方冲突呢?而公安部不是有文件下发,明文禁止警察参与地方拆迁么?如果真的施工方需要强制拆迁,为何不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是自己强推然后警察到场,对着反抗的那一方开枪呢? 土地,已经沦陷,劫夺,如此残酷。 一个农民的原罪,真的只是他们自己救赎吗?在近十年中,城市文化和涌流而来的农业人口发生剧烈的碰撞,大到社会治安,小到家庭婚姻,裂隙如查林杰海沟一般深广。城市文化中最典型的”凤凰男“小说,就是反映农业人口出身的农民子弟,和城市女性婚姻中不可调和的差异与伤害。但有没有人想过,这一切,有一个原罪,原罪始于最初的户籍差异制度。城市人口毫无疑问地享受了政策的倾斜,乡村人口被隔绝在现代文明福利之外,当他们有机会进入城市生活时,欠下的债,会在一个一个个体身上,以不同的悲剧或喜剧的方式来讨还。而5800万留守儿童,他们失学、失学之后是流荡乡村城镇,再之后是失业。那些赤贫、没有教育机会、也没有改变人生机会的年轻人,还注定找不到配偶,数量如此巨大,当城市的流民增加到一个数量,城市势必为此付出犯罪率高升的代价。我的一个80后朋友春节回到四川的家乡,惊讶地发现,一个村子里,就有至少两个同龄人,犯下了杀人重罪。 农民的原罪……最终,整个社会都将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也许在gdp和地方财政收入上,我们看到的是一连串光彩的数字,而社会为此付出的其他层面的成本,将是这些数字远远无法买单的。城市人口和外来人口之间的地域歧视、文化冲突,人心之间的猜忌、戾气、恶意,陌生人社会中的无序、冷漠、自私,在无序和不义的环境中,越来越强烈的丛林法则和原始复仇欲望,都在重创这个社会,也在重创未来。 须知,在这个荆棘遍地的世界上,没有人是单独一个人。居住在高楼里也好,流浪在桥洞下也好,千丝万缕的社会联系,链接着每一个人的命运,或偶然、或必然,没有人能够逃离。 故乡,已经沦陷,世界,如此绝望。 这条鸿沟若不填平,所有人都将为原罪,付出沉重代价。 共和国的农民,他们的原罪,何时能够赦免?最后,献上这首旧诗,在一档和留守儿童有关的节目中的即兴之作: 《一个留守儿童的自白》 从出生我就注定和父母分离 我的父亲没有文化是个文盲 只会对我怒吼 只会喝酒、卖苦力和刨锄头 我要走几十里山路去读书 生病了要去很远的地方看医生 我的母亲只会抱着我流泪痛哭 我的姊妹来到沿海 在红灯下出卖青春、笑脸和皮肉 我注定生来矮小而瘦弱 营养不良口齿不清说着可笑的乡音 如果我要考大学 比起北京居民,我只有二百分之一的可能被录取 这一切都因为我有原罪 我有原罪 因为我生来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六十年了 我的父辈已经为共和国牺牲了六十年 为了这些城市的大厦和一个GDP 起初是我的哥哥 我的姐妹 如今是我 今天我来到这里请求 请求你们的赦免 赦免我的原罪 我有原罪 我有原罪因为我生来是一个农民的孩子 同时我也深知 无论加诸于我的是何结果 我都会像我的父辈一样沉默而谦卑 接受所有的悲剧 来自: 陈岚深海水妖 因为盗链严重,而我们服务器带宽有限,所以图片设置了防盗链,请见谅。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部分文章附有精彩小视频,如果您的阅读器无法观看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http://luo.bo/31541/ 本文小编:梁萧 标题: 一个农民的原罪 网友评论 发布时间:2012/09/24, 08:24 萝卜网 Copyright © 2010 – 2012 分享国内外精彩网事。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欢迎网友 投稿 、推荐文章。 c5d85dad8496c5aa16731e645eaa0010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我在新西兰当农民 农民之国,崩你妈的溃 我有了想去国外当农民的冲动… 一声长叹,最苦是农民 难以置信!史上最疯狂的农民 来自无觅网络的相关文章: 农民最红MV为党庆生 (@fun4hi) 这个要火!61岁农民菜刀铁棍撬开ATM,背篓背走50万! (@fun4hi) 保定老农笑对采访-农民伯伯太忠厚了 (@fun4hi) 史上最牛农民扛锄头跳太空步~ (@fun4hi) 蛋蛋老师搞笑农民舞版民族风~~ (@fun4hi) 无觅

阅读更多

陈志武:为我的农民兄弟说句话

作者:陈志武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总是感觉到我背后的群体总是没有声音。所以我今天代表我的群体,当然我不是像芮成钢那样能够随便代表谁,但是我可以为我的那些还是农民的兄弟和亲戚们,多少说几句话。为什么每次反通胀,就是牺牲掉我背后的这些群体的利益? 对价格的任何行政干预都会导致不平等,都会扭曲利益格局,会打击一些群体,牺牲一些群体,扶植、支持另外一个群体。 具体来说,利率就很典型,让利率通过行政的手段来制定,而不是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定,定出来什么结果呢?比如说存款利息非常低,最后牺牲的是中国十几亿老百姓储户的利益。扶植的是谁呢?扶植的是国有银行、国有企业,包括很多的有权、有势、有关系的群体。说到底没有权没有势的话,利率被压到这么低以后,你能够得到银行贷款吗?你能够享受到这些好处吗?所以中国的收入差距越来越恶化,有权有势的群体机会很多、发财致富的机会很多,但是普通老百姓发财致富机会很少。 我们一方面可以抱怨这些东西,一方面可以把机会不平等、收入差距等等现象跟过度的价格行政管制联系在一起,实际上这两者的关系是非常紧的。所以现在谈到利率市场化的问题,不仅是涉及到经济结构转型和效率的问题,实际上对今天的中国来说,是从根本上不同群体之间涉及到的机会是不是能够平等的问题,是没有关系的人是不是也能够获得金融资源,在资金价格、利率方面也能够得到同等的待遇的问题。 我们很熟悉的价格管制,一方面农民现在很苦,另一方面在每次要反通胀的时候,我们又支持总理和其他的人,尤其是支持发改委对粮价、猪肉价格进行很严格的管制。为了控制物价,难道就必须首先要牺牲掉养猪的农民、种粮食农民的利益吗?当然他们的利益被牺牲的时候,往往中国的农民是没有发言权的。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总是感觉到我背后的群体总是没有声音。所以我今天代表我的群体,当然我不是像芮成钢那样能够随便代表谁,但是我可以为我的那些还是农民的兄弟和亲戚们,多少说几句话。为什么每次反通胀,就是牺牲掉我背后的这些群体的利益?受益的是谁呢?是很多包括你们在座的和我自己。我们去吃饭、买菜的时候,付的钱就少多了。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汇率就是另外一个价格,比如说人民币汇率就是人民币相对于其他货币的价格。以往总是认为让人民币升值最后肯定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但是仔细想一想,要看相对于谁来说,因为让人民币升值,让出口企业做出牺牲。但是如果人民币升值的话,实际上在座的各位朋友,你们可以受益很多。还有能源行业下游的企业,比如说中石化炼油企业、化工企业可以受益很多。因为让人民币升值以后,原油的进口价格换成人民币就可以下降,人们开车买汽油的时候也可以直接变成人民币升值的受益者。 当然我并不是说支持人民币升值还是反对人民币升值,不是说这个,只是拿这个作为一个例子来说明,任何一个价格一旦被扭曲,受到特别行政权力干预的时候,都必然导致不平等,这是我们应该记住的一个基本道理。也正因为这一点,不管对于利率还是其他的价格,做任何行政干预、任何行政非市场化干预的时候,应该非常非常谨慎。对于发改委的朋友,尤其应该记住这基本的道理。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冷眼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陈志武:为我的农民兄弟说句话 文章链接: http://www.cdig.info/18450.html 分类: 时事评论 , 社会万象 . 标签: 收入差距 , 社会公平 , 经济 , 通胀 , 陈志武 相关文章: 2012 年 5 月 12 日 — 陈志武:误导性意识形态阻挡土地私有化 (0) 2012 年 3 月 10 日 — 忧经济收缩 内地通胀急降 (0) 2011 年 12 月 23 日 — 陈志武:我们的政府真贵 税收15年翻10倍 (0) 2011 年 9 月 12 日 — 【纽约时报】中国通胀数据存在缺陷 (0) 2011 年 8 月 25 日 — 月入1.8万吃不起肉 中产5%跌落底层 (0) 2011 年 7 月 24 日 — 凤凰一虎一席谈 – 中国百姓该不该承受高物价? (0) 2011 年 4 月 17 日 — 经济学家点评中国增长和通胀数据 (0) 2011 年 3 月 30 日 — 中国工人薪资涨幅低于预期 (0) 2011 年 3 月 6 日 — 凤凰世纪大讲堂 – 通胀问题(2011.03.05) (0) 2011 年 1 月 17 日 — 哈佛教授:中国抵制货币升值很不明智 (0)

阅读更多

土地兼并前置科技:茅于轼:恢复农民对土地财产的所有权

个人对财产的所有权是人权的一种。奴隶是没有财产所有权的,他本身还不属于他自己,何来对财产的权利。现代社会中的人已经不是奴隶,而是自由人。自由人应该有对财产的所有权。 为什么财产权是人权的一种?因为人权的出发点是避免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为每一个人划分一个权利的界限。比如生存权,说的是每个人的生命得到保护,不容他人侵犯。这就避免了个人与个人之间,或政府与个人之间对生存的侵犯。信仰权也一样,各人有权选择自己的信仰,别人不得干预,从而避免彼此的冲突。为什么权利需要保护?因为有人可能侵犯你。是谁最可能侵犯你?是政府,而不是另外一个个人。因为个人之间的侵犯有政府在管着,而政府对个人的侵犯谁也管不了。所以侵犯人权的事往往涉及政府。 个人之间的互相侵犯也需要政府来解决。因为个人是很弱小的,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一个人的财产被偷了,他自己对此是无能为力的,只能报案,请警察局来破案。所以人权的保护问题大部分变成了政府的事。 财产必须有明确的所有权界限,才能防止因对物的占有而发生冲突。对某一特定物的所有权是排他性的。一个人占有了此物就不能再让别人同时占有它,否则将引起冲突。但是每个人都有对财产的所有权,这是不排他的。每个人都有对物的所有权是不排他的,而对某一特定物的所有权则是排他的。公有制企图取消个人对特定物的所有权,结果是对公共物的争抢,或者无人负责,大家都漠不关心。国有资产流失就是对公共财产的争抢;所谓的公地悲剧,就是大家都不负责任,只管使用,结果牧场蜕化为荒地。 农民可以买一台电视机放在家里,这是他的财产,是受到保护的。如果小偷偷了他的电视机,他可以报案,警察局有责任为他立案,侦察破案。这就是财产所有权的体现。但是对农民而言电视机不是他最重要的财产,土地才是他最重要的财产。而恰恰是土地是不让农民拥有的。他们被剥夺了对土地的所有权。政府可以随时随地转移土地的所有权,不需要得到农民的同意。或者说,你不同意也没办法,你去报案,法院是不会受理的。你不得不同意。 解放初,斗地主,分田地,农民得到了土地,以为他们具有了对土地的所有权。但是过了没几年,搞合作化运动,生产资料都要归公,由队里统一经营。后来搞人民公社,除了一小块自留地,其他的地都归了公。就算自留地也是没有所有权的。到1978年,搞责任制包产到户,各家临时分了一块地。但并不固定。随着人口的变动,地块要重新分配。土地的所有权归小队集体。农民还是说了不算,没有发言权。由于对土地没有明确的所有权,发生了公地悲剧,大家只管使用,不管维护,地力下降,有机质减少,而且生产积极性不能保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政策规定土地承包三十年不变,甚至五十年不变。可是所有权还是模糊的。更准确地讲,农民还是没有对土地的所有权。 为了解决和所有权相关的问题,政府当局可说是费尽了心计。再三再四强调承包制不变,延长承包期,又说要加强土地的流转,又是土地入股,土地可以作抵押,土地可以置换出租,还有小产权制,花样多得眼花缭乱。但是最根本的所有权问题始终避而不谈。而恰恰所有权才是问题的根子。它是绕不过去的。 为什么我国的农民问题那么难解决?三农的问题那么复杂?政策每年都在出,而且都是一号文件,是最重要的政策,但是见效甚微。原因就是没有抓住根本,是在外围兜圈子。核心问题是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这么多的研究,讨论,调研,统统都在外头兜圈子,谁也不谈所有权。这很奇怪。难道大家都不明白吗?未必。问题在意识形态上。公有制一顶大帽子吓得大家都不敢越轨。 其实,在农业之外,公有制的限制早已突破了。如果没有千千万万个私营企业,中国的改革根本不可能成功。私营企业已经占了国民经济的半边天下。唯独农业,公有制还在起作用,它起的阻扰作用非常明显。其核心问题就是农民对土地的财产所有权。 在改革前中国的农民是什么权利都没有的一个群体。即使挨饿也不能从事公社以外的生产;不能选择工作;不能流动,挨饿也只能在当地饿死,不许出门讨饭;不许自己结社,只能听命于政府;不能改变农民身份;无权像城里人那样享受政府分配的生活用品;农民不能坐飞机,当然更不能出国。大约五年前农民还没有资格考公务员。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以上这些歧视一个个都逐步取消了。唯独对土地的所有权还在禁区里。要想解决三农问题,最重要的恐怕就是恢复农民对土地财产的所有权。 lang: ‘zh-CN’ 相关日志 2011/12/16 — 二评土地流转农民进城与资本下乡 2011/07/20 — 21世纪经济报道:重庆新土改大动作 农民可自主买卖地票 2010/12/29 — 回到原点:钱云会死亡事件背后的地价差 2010/11/15 — 十年砍柴:农民是官府的佃户吗? 2010/11/02 — 警惕“农转城”变成中国式圈地 2010/08/18 — 叶檀:重庆农民进城与义乌公务员下乡 2010/08/16 — 重庆:让1000万农民变“新市民” 2010/07/22 — 天津宅基地换房争议调查 2012/02/21 — 短工一代:用脚倒逼社会 抛弃父辈“跪着挣钱”传统 2012/01/27 — 1982年的一场无声无息的土地“革命”——中国的私有土地是如何国有化的?

阅读更多
  • 1
  • ……
  • 6
  • 7
  • 8
  • ……
  • 1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果能拿100块金牌,能不能把我的电瓶车还给我,我还要跑外卖”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