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谷雨实验室|我为“杀夫”女性辩护

上世纪九十年代,家暴作为一个主要的妇女问题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当时我在全国妇联的法律顾问处工作。当时刑法将家庭暴力作为“虐待罪”规定,并常常被当作家庭矛盾、夫妻纠纷等私事。1995年我第一次听说了“家庭暴力”的说法,也第一次知道了婚内强奸,当时觉得很前卫,因为它毕竟是在婚姻合法外衣的保护下的。

阅读更多

洪流法眼 | 这里是新疆

几个月前,朋友介绍了一个新疆A城的案子,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心里有点奇怪,如此遥远之地,为何会来找上海的律师。经电话和当事人B的亲属沟通,亲属说,之前找了两个当地的律师,当地律师听说是危害国家安...

阅读更多

陈有西:中国刑辩制度的实质

博主按:这是我看到过最清晰分析中国刑辩制度实质的文章。有西很犀利。当然,有西这么说,并不是说,刑辩就是摆设,我看这文章,应该也得不出这个结论,在有的情况下,为当事人利益,刑辩只能蹲着辩,有的情况下,当然可以站着辩,毕竟,法律文书会记录律师的历史,司法的历史。最近买到一套《苏联检察院对 5810例反苏维埃宣传活动案件的司法复查》,从开一个玩笑入罪,到最后要组织反对活动才入罪,都记录在案,后来的复查能看出,到底是谁,检察官、法官、公安、还是律师,是选择了做一个人,而不是工具。当你自己垂垂老去,后人会裁判谁有罪!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