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瑜

刘瑜 | 我们的教育不是鼓励年轻人发现自我,而是逃避自我

我的教育观是什么?说起来就是两句话:认识自我、接纳自我。这不仅仅是为了让孩子们更轻松,我相信这种因势利导的教育,对教育本身的产出,对社会资源的最佳配置以及千家万户的和平稳定来说,都利大于弊。只有每个人都各美其美,一个社会才会生机勃勃。

阅读更多

布谷在歌唱 | 刘瑜:政治的”可能”与”不可能”——比较政治学30讲·结语

你好,我是刘瑜,我们的比较政治学30讲,到上期为止就做完了。今天,我来和大家做个总结和告别。 在这里,首先,我要和听众朋友们道个歉,就是我在节目的过程中,没有和听众朋友们在留言区进行一对一的互动,主要是我实在是太忙了。在开始做这个节目的时候,疫情还比较严重,北京的学校都没有开学,所以我要花很多时间在家带孩子;节目做到后面,北京开学了,孩子倒是送走了,但是我自己也开学了,学校的工作也不能耽误,所以确实没有时间和大家做一对一的互动,还请你们谅解。...

阅读更多

刘瑜 | 自由式民主为何屡屡遭遇“乌克兰困境”

刘瑜 |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博士 本文原载于《探索与争鸣》2018年第7期,原标题为《当代自由式民主的危机与韧性——从民主浪漫主义到民主现实主义》 文中图片未经注明均来自网络...

阅读更多

胡涵Marvin:告别公知时代

宪政、法治、自由主义、凡此种种,曾经被一致认为是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在那几年,大家都愿意坐下来聊聊程序正义,是因为多少还觉得有协商的可能。...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通化封城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