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 | 死于“大桥旅馆”

 杞县裴集村,春节和爷爷等不到爸爸刘红卫回家。 12月1日,郑州中州大道农业路天桥下露宿的农民工。他们把希望寄放在没有任何根基的陌生城市里。 春节已经10岁半了,有一天问他爷爷:“为啥你给俺起名‘春节’嘞?” 他60岁的爷爷刘玉龙毫无高兴神色地说:“那是你跑了的娘取的,她生你在春节上。” “那俺爹俺娘长啥样?” “等春节你爹打工回来,你见着他不就知道了?” 11月30日,春节的爹刘红卫在郑州死了。有人说他是冻死了,有人说是饿死的,还有人说是病死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