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

中国劳动人口2015年起开始下降

中国已进入老年社会,劳动人口2015年起下降,2039年将面临“老龄社会危机时点”。 今天上午,中国全国政协举办的“21世纪论坛”召开主题为“通过养老保险制度化化老年危机为老年红利”的专…

阅读更多

译者:经济学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到了拐点了吗?

6月7号,上海附近的一家橡胶厂的罢工工人与警察爆发冲突。“橡胶的味道令人难以忍受,”,一名民工告诉《南华早报》,“而我们连有毒气体补贴也没有。”同一天,为本田生产消音器和排气管的一家工厂也发生了罢工,这距离本田在另一家工厂以提升工资24%来平息早前的纠纷还不到一个星期。6月6号,随着一系列的自杀事件被广为报道,电子产品制造商富士康 的老板称,深圳厂区的工人如果工作达到标准,每月工资可达2000元人民币(合293美元),约是之前基本工资的两倍。 中国因其拥有大量的顺从的劳动力而世界闻名。不过这些事件开始让人们怀疑这种夸张的说法。三月份,来自GaveKal Dragonomics咨询公司克罗伯·亚瑟(Arthur Kroeber)宣称,中国“剩余劳动力”时代已终结。早在三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蔡昉已经提出,有着13亿人口的中国很快会迎来用工短缺。 但中国的劳动力供应量依在增加。根据美国人口调 查局十二月份发布的一项研究项目显示,中国的适龄工作人口将从2010的9.77亿 增长到2015年的9.93亿(见左图)。不过在未来的十年里,进入劳动力市场的青少年(15-24岁) 将减少30%。这些项目的结论正好与200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2005年的小范围人口普查数据相一致。不过却与《经济学人》在2008年9月6日的报道 (“ 失业人口储备大军 ”)不同,该报道认为20岁左右的青年人口将在 2015年之后才达到峰值。 在中国,劳动力的人口老化事关重大,因为年长的工人更不愿意前往那些依赖民工的沿海工厂。蔡先生统计过,在年龄16-30岁的村民中,有24%的人选择了移居。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年龄40岁左右的村民 只有11%选择了移居。“许多年来,企业都假设中国有无限供应的,廉价的,可随意替换的年轻劳动力。”克罗伯先生写道。 这个假设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1954年, 发展经济学家亚瑟·刘易斯(Arthur Lewis)先生发觉,亚洲有着劳动力过剩的乡村,相当多的码头工人和小商贩,还有“冲过来求着帮你提行李的年轻人”。 他总结道,“在亚洲的大部分地区,劳动力几乎是无限的。”让资本主义繁荣生长的岛屿可以在勉力求生的劳动力的汪洋大海中浮现出来。只要这一结论还能成立,资本主义就可以扩展而不必提高工人工资:他们只需要给工人比在广大的内陆地区的辛苦所得多一点点就够了。但最终,经济发展会到达一个拐点。资本主义的触角将深入到只剩下农民的穷困地区,在那小商人、码头工人、行李搬运工都是短缺的。到了这一点,如果工资还不增加,经济就不再会增长。 蔡先生相信中国已经到达了这一“刘易斯拐点”, 这可以从更多自信的工人和日渐提高的工资看出。正如蔡先生和他去年同期预测的一样,这一改变“增强了工人与雇主对话协商的权利,因为工人可以通过用脚投票来给雇主施加压力”。在本田和富士康,工人们赢得的加薪幅度少有地大。一些城市,比如北京,更是宣布本市的最低工资将提升20%。 如果工资按这个速度继续增长,这将标志着中国劳力市场的一个急转弯。 但是,这样的突变很难单用人口统计学来解释。虽然流动的年轻人口可能即将减少,不过依然比5年或 10年前要多,那时候的年轻群体非常少。在人口统计学上,那个婴儿出生低潮是对1958-1961年农村地区的大饥荒的反映,那场灾难让许多年轻人失去了作父母的机会。 拐点 事实上,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否到了拐点。瑞 士联合银行集团的汪涛指出,工资的上涨实际上落在经济危机的工资停滞之后。靠工人们自己争取来的涨薪主要是弥补去年所失去的。中国的经济腹地依然广阔。大约40%的农村劳动力依然以务农为生,他们的生产力水平大概只是其他产业的1/6。这个份额也同样在慢慢降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赫德理·查德 (Richard Herd)和他的同事认为,再过10年这一比例会降低至25%。 亚瑟先生提出了许多为什么工资能在拐点到达之前提高的理由。举个例子,“勉力维生”的工资本身被提高。“生存线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情况是不断变化的。”亚瑟先生指出。民工们现在不太愿意离开家乡,因为中国内陆地区的条件正在改善。““老家”现在有自来水、电、高速公路,甚至能接入互联网,”来自一家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哈继明说。 政府部门对返乡民工的一项调查显示,有30%的民工不确定是否要再次出门打工,而两年前只有24%的民工表示不确定。 亚瑟先生也指出,资本主义经济与内陆地区的“勉 力维生”的工资水平之间通常都有落差。在资本主义岛屿的遇到劳动力的汪洋大海之前,中间不是 “沙滩”,而是“悬崖”。为了诱使工人跨过这一悬崖,公司不得不付出额外的代价——毒气补贴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考虑到中国劳动力的年龄,补贴还可能上升。不过这同样不表明拐点已经到来。 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拐点当然会来。当它到来的时候,工资会上升,资本回报会被侵蚀。不过正如亚瑟先生所说的那样,并不是只有工人会迁移。资本家也可以去那些劳动力丰富的地区。首先,劳动密集型工厂会搬迁至内陆。最终他们会全部离开中国,就像他们之前离开日本和台湾一样。别忘了,毕竟丰富的劳动力才是本田跟富士 康起初在中国开设工厂的原因。

阅读更多

[中国实时报 经济] 劳动力缺乏是中国近期劳资纠纷成因?

中 国最近发生一系列劳资纠纷,原因何在? 在于人口因素──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首席中国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如是说。 王志浩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在过去几年,中国劳动人口的新增数量一直在下降。他是从教育统计数据推导出这个结论的,因为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推出独生子女政策,连带影响到教育系统,其效果在教育统计数据中得到了反映。小学入学人数在1994年达到顶峰,此后一直下降;中学入学人数在2003年触顶,高考申请人数在2008年触顶。有理由说,劳动力市场也存在同样的机理。 由于这些人口统计上的趋势,加上过去20年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农村地区的过剩劳动力到目前为止已经或多或少地被全部吸纳。 其结果就是工资压力上升。除了去年以外,2003年以来的制造业工资水平每年都上升5%到10%。 近期沿海工厂工人要求加薪,背后的推动因素还包括去年年中以来经济繁荣(跟刺激政策有关),以及制造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使工人更不愿背井离乡地到外地去找工作。 不仅王志浩,其他一些人也看到了中国劳动力过剩的终结。 路透社(Reuters)周四的一篇新闻专栏 得出类似的结论,谈到中国廉价劳动力的大规模供应出现了拐点。 但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北京高级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 Kuijs)不太肯定中国是不是已经走到了这样一个拐点。 他在周五对媒体记者说 ,说中国的过剩劳动力供应已经枯竭,我会觉得难以相信。 当然,王志浩不愿意宣布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已告终结。他指出,毕竟有数千万的制造业工人每月工资只有1,500元(合220美元),大概是美国制造业工人月工资的5%。 那么对于在中国经营的公司来说,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据王志浩说,意味着工资将继续以平均每年5%到10%的速度上涨;遵守社保法律规定的压力越来越大(不遵守的公司,其劳资矛盾也会越来越大);往内地迁徙的速度越来越快;为提高生产率,机械化水平提升得越来越快。 王志浩对通货膨胀不是特别担心──只要工资增长大体上能跟随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步伐。 Andrew Browne 关键词: 劳动力    王志浩    相关阅读 罢工事件可能影响丰田中国供应链 2010-06-18 罢工事件使丰田天津汽配厂部分停产 2010-06-18 外企雇廉价实习生激怒中国罢工工人 2010-06-16 美英报纸聚焦本田在华工厂罢工 2010-06-15  本文涉及股票或公司 渣打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渣打集团) 英文名称:Standard Chartered PLC 总部地点:英国 上市地点:香港交易所 股票代码: 2888 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总部地点:中国大陆 股票代码: ABC 渣打集团 英文名称:Standard Chartered PLC 总部地点:英国 上市地点:伦敦 股票代码:STAN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