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人员

知识分子 | 改变新冠诊断标准的女医生张笑春:疫情结束了,我的家散了

我希望以后这种的非专业的这种情况尽量少,专业的建议有专业畅通的途径,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这可能需要国家疾病防控体系或各个部门完善机制。国家可能要思考,怎么样畅通途径给专业人士,不仅是疫情,还有火灾、地震等突发事件。比如可以根据级别给专家设定相应的权限,相当于在银行你有2万元的信用卡限额,我可能就5万。
还有咱们说高手在民间,可能在上面觉得可行,一到下面了以后全变味了,就根本实施不了,为什么?实际的情况跟上面的宏观规划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下面传递上去的的声音可能是最切实可行的,这次疫情就证实了这一点。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V】深圳女子街上奔跑呼唤:“过度防疫,还我自由”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