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研究

读观点 | 葛兆光:切勿以现代中国疆域倒推中国历史

6月4日上午九点,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葛兆光教授受云南大学之邀做《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谈论“何为中国”》的讲座。葛兆光教授从中国历史上三个讨论中国的历史时期讲起,梳理了不同历史时期讨论“何为中国”的社会时代背景,探讨了谈论“何为中国”问题的重要性,认为,中国是在不同历史过程中形成的,疆域不断移动,不能用现在的疆域、族群倒推中国的历史。本文为葛兆光教授讲座记录整理,“我读”节选部分予以推送,疏漏之处在所难免,特此声明。...

阅读更多

新传媒观察 | 史学天才少年林嘉文自杀 遗书全文

烦请所有得知我去世消息的人,如果你们觉得不能理解我,请给予我基本的尊重,不要拿我借题发挥,像对江绪林一样,那种行为挺卑劣、愚昧的。我实在不想虚伪地以令人作呕的谦虚把自己“留与后人评说”——以我自己的解释为准就好了。 林嘉文: 最后的话...

阅读更多

高华:行走在历史的河流

如果说从进入大学的历史系就算正式学习或研究历史,我在史学领域已呆了二十多年,也在南京大学渡过了自己从青年到中年的人生岁月。我和南京大学最初的渊源,是在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结下的,却是和大学原来的意义没有任何关系。我虽然从小就对大学充满想往,很早就读过苏联作家特里方诺夫的《一年级大学生》,但很清楚读大学那是遥不可及的梦,文革前我就知道家庭成份不好,成绩再好也考不上大学。因为父亲的“右派”问题,从1965年开始,我母亲订阅的《参考消息》就被取消,我也越来越感受到...

阅读更多

时代周报:中国档案开放:能否揭开历史的面纱

“在制度方面,我们有不合理的地方,档案利用,档案保管,和档案解密没有分开。所以这是造成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的原因。在美国、英国,档案馆不管解密,解密另有解密委员会,只要解密了,档案馆只管提供,出了事跟他们没关系。咱们现在保管是你,向别人提供还是不提供也是你。所以他们是宁可不出事,也不给你看。这是根本的,核心的问题。”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