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

联合早报 | 左派右派难影响主流派

左派右派难影响主流派 (2011-09-12) 早报导读 [中国早点] 爱台湾 / 爱电影 [人物面对面] 刘兆玄主张以”王道”展现软实力 [特写天下] 告别悲伤 重建家园 [全球反恐] 纽约市民学会险境生存 ● 于泽远   中共明年秋天将举行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推出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右派、左派等不同势力和思潮近来都纷纷发声,试图影响这次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大会。但在中共政治纪律的约束下,右派和左派对中国政治主流派的影响十分有限。   在中国,右派和左派已不像过去那样定义明确,壁垒分明。人们一般把倡导西方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希望加快政治改革的人士说成是右派或改革派,而把推崇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怀念计划经济时代的人士看成是左派或保守派。   与过去不同的是,如今右派和左派的代表人物一般不是官员,而往往是学者,或是退休官员。那些仍在官场的政治人物虽然在意识形态上可能偏向右派或左派,但不愿给自己贴上派别的标签。因为,在公开场合,所有官员都必须在政治上与中共中央保持一致。中共中央及其领导下的庞大的官员队伍,才是中国政治的主流派。 右派在北京开座谈会   8月27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南方周末》报社等单位在北京组织一批改革派学者举行座谈会,纪念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发表30周年。   《决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等长期政治运动造成的思想混乱,为中国施行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决议》首次指出,文革时被“狂热崇拜”的毛泽东建国后犯了“严重错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是“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决议》要求全党肃清“长期封建专制主义在思想政治方面的遗毒”,“把党内民主和国家政治社会生活的民主加以制度化、法律化”,“在基层政权和基层社会生活中逐步实现人民的直接民主。”   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包括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中央党校教授周为民、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江平、近代史专家章立凡、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等知名人士。这些人往往被舆论冠以改革派学者的头衔,但在左派人士眼里,他们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右派。   与会者在赞扬邓小平、胡耀邦等领导人当年起草、通过决议的政治勇气的同时,也对今天中国改革缺乏动力表示担忧。王长江说,决议的精气神值得肯定,组织者、起草者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今天进入深水区的改革,领导层同样要有担当,“而不是得过且过,击鼓传花(指将矛盾传给接班人)。”   周为民认为,《决议》为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正确道路提供了重要的政治基础,使中国的发展从一条死路转向了一条生路。但一段时间以来,那种可能使共产党、社会主义和中国的发展从生路退回到死路的危险已经是现实地存在着了。这种危险一方面来自那些主张倒退的思潮和行为及其对社会的蛊惑,另一方面来自在这个问题上暧昧、摇摆、消极、无所作为的倾向。“中国某些地方出现了倒退思潮和一些闹剧式的乱象。这种现象极需警觉和纠正,而不能不负责任地听其蔓延,否则就不能维护改革开放的方向和道路,不能维护中国发展的大局。”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15]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实质上,中国的文革余孽和现阶段拉着毛思想作大旗的政治投机分子,自封为左派。以张宏良为先锋的乌有之乡作根据地。他们把支持改革开放的,拥护中国融入世界的,主张政治改革,呼吁民主人权的人,统统贬为右派。         中国其实只有左派。没人自称右派。       在选网里搅局卖楞的几个都是所谓的左派。         正如张宏良向左派发出的号召—-多宣传,少争论。 用户: 初平山人 发表于:2011-9-6 23:43:38 支持 (5) 反对 (0) [14]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真可笑。客观存在的事务,你说不存在就不存在了?还有那么多人跟在后面瞎嚷嚷,不害羞吗? 用户: xc4950 发表于:2011-9-6 19:36:48 支持 (3) 反对 (9) [13]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谁掌握了话语系统,谁就掌握了话语权,谁就占领了道德高地。改革开放以来,共产党内一些人一厢情愿地放弃了自己占据道德高地的社会主义核心话语系统,幻想西方及其在华信徒也会采取同样的立场,放弃意识形态的斗争。但事实证明,“树欲静而风不止”,西方及其在华信徒一刻也没有放弃过意识形态的斗争,一刻也没有放弃推翻中国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将中国演变成新自由垄断资产阶级统治的国家的图谋。 所以,中共应放弃幻想,回归得到中国广大民众拥护和支持的,以爱国、民本、公平、正义、共富、和谐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回归社会主义的话语系统,对西方及其中国信徒们发动的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予以坚决、有力的回击。 用户: 山人 发表于:2011-9-6 17:54:38 支持 (3) 反对 (28) [12]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划分左右派估计只是中国特色了,一个问题有两种看法是很正常的!崇拜市场如果是右派是所谓的开放派,在中国基本也就是改革开放后的特殊利益阶层,那么所有目前的权贵和特殊利益阶层甚至贪官阶级难道也都是右派?帮底层说话要求公平和利益再分配的也不能就是左派,因为其中也包括大多失势阶层。用民主的方法让一个问题得到所有相关者或其代表进行充分的讨论是一个很简单的科学方法!左派和右派之争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发展在抛弃了另一半的人!给民主一个机会是比任何扣帽子打压另一部份人来造势所谓改革要好的多! 用户: 草雍巷 发表于:2011-9-6 17:44:59 支持 (9) 反对 (1) [11]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在中国三十年经济开放过程中,形形色色和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在不同的层面上,以不同的手段,在攫取着改革的成果,危害着民众的利益,孕育着社会动荡,侵蚀着政权的基础。而    其中,得利最巨大、手段最隐蔽、勾结最紧密、持续最长久的莫过于中国的涉外金融利益集团。那么,这个涉外金融利益集团总代表又是谁呢?仅左右能划分的清吗?他们大多数是亲美派,资改派。。。。 用户: dx 发表于:2011-9-6 17:29:20 支持 (1) 反对 (7) [10]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中国的左右派划分,基本是以我党为标准,而不是像西方那种以政治主张、思想理念为标准。具体地说,在中国,凡是拥护我党的,凡是有利于我党政权巩固的,就是左派;凡是反对我党的,凡是不利于我党政权巩固的,就是右派。所以,同样的民主人士,在我党同国民党蒋介石斗争时,他们就属于左派,因为那时候他们的民主主张有利于我党同蒋介石斗争;一旦国民党被推翻了,民主派就很快成为右派,因为在我党执政以后,这种民主主张显然有害于我党的政权,有害于党领导一切的极权体制,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被划为右派。 用户: cctvcctv 发表于:2011-9-6 17:13:56 支持 (19) 反对 (0) [9]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其实无论是左派、右派的划分还是自由派、保守派、新左派的划分都是人为的,他们本人不一定认同。 世界上的人是非常复杂,一个人在这件事是一派的立场,在另一件事上是另一派的立场。 在一个利益已经多元化的社会,知识分子不可能是“铁板一块”、有不同的认识是正常的。改革必须在利益多元化、思维多元化这个基础上进行。 用户: 武林外传 发表于:2011-9-6 16:37:45 支持 (6) 反对 (1) [8]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我是科学家君、茶神书韵君说得好,左右派的区别对待的确是典型的中国传统权谋之术。如果我们都能够彻底看穿这一点,就应该努力甩掉各人的帽子和思维定势,捐弃前嫌,尽快联合起来。 表面上,在中国的特殊的政治理念和政治环境中,“左派”是左派的通行证,“右派”是右派的墓志铭。 其实,左派无法自由“通行”到自己的目的地,而只能“通行”到权力集团要求他们去的地方,必然事与愿违,伤害的是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而“右派”虽然被拘囚在一块狭小的空间,但是只要他们百折不回,努力学习,当他们学会与另一端合作共赢的时候,最终总能够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其实,左派不左,右派不右;左就是右,右就是左。上世纪57年打成右派者事实上个个是响当当的左派,如今以红二代自居者其实个个是私心极重的右派。有破除这个左右紧箍咒,其实并非难事。中国人的智慧足以走出这个困境,只要拿起“易”学的一支鸡毛、一张太极图,在八卦阵中前后左右看一看转一转就可以。 现在所以迟迟走不出去,依然是没有看破典型的中国传统权谋之术。但我们这个网上看破了的网友已经越来越多!楼下留言者几乎人人都是。 但愿大家把这个理念尽可能广泛地传播开去。左右两派界限消失之时即是公民社会和民主宪政胜利之日! 用户: 缪一轮 发表于:2011-9-6 16:35:29 支持 (17) 反对 (0) [7]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不管左派右派,只要以国家利益至上就可以了 如果以某组织的利益至上,那就完蛋 用户: suidegg 发表于:2011-9-6 15:27:15 支持 (14) 反对 (0) [6]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中国左右之争,都犯了明显低级的错误,就是以及之长攻对方之短,而忽视了对方的正确的方面。左派的短处是极力维护老猫的形象。老猫对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以及推翻极端腐败的国民党专制统治有他人无法取代的地位,对弱势群体也相对做到了均贫富,值得肯定。但是老猫执政期间,提倡斗争哲学,以财富为线,划分阶级,无情斗争,斗私批修,灭人欲,大搞顺我者倡,逆我者亡,给中国社会带来无穷的血淋淋的灾难和因效率低下而导致的国人大面积的极端贫穷。但是左派追求公平、均富,这是左派正确的方面。右派追求民主,追求自由,追求平等,追求博爱,追求效率,右派的观点无可指责。但是邓的右倾道路又确实造成了权钱勾结,官员大面积腐败,社会贫富悬殊,尽管这不能算在右派的头上,但是,邓的道路确有无法回避的缺陷。左右之争,只是看到了对方的不足,而忽视了对方的长处,实在是值得反思。现实的中国,左右应该静下心来,摒去成见,换位思考,为中华民族找到一条最好的发展道路,共同努力。我想摒去极端思维,我们都可以成为为民族繁荣昌盛鼓与呼的民主战士。 用户: hongjian 发表于:2011-9-6 14:49:30 支持 (13) 反对 (5) [5]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左”、“右”只是一种分界,其实“左”就是右,右就是“左”。但在中国特殊的政治理念中,“左”是可以大张旗鼓拿“棒子”打人的,右只能是小声说理的。 用户: Aant 发表于:2011-9-6 13:59:33 支持 (20) 反对 (1) [4]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回查了素材资料,错一字,更正: 王家权理    原为“王家料理” 用户: 茶神书韵 发表于:2011-9-6 12:53:28 支持 (4) 反对 (0) [3]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一楼所言,已然接近了国情死穴。 通览茅术泛滥的世纪折腾,凡帮主是门客,皇权神授可随心所欲地“左右开弓”,但不合孤寡心意,朕与众太监浦江上去,随即胡搝捏摸,说你左可痛打板子,说你右可上镣铐。孤独唯历届帮主,龙种奇中? 20年前,在大西北就有春节对联:     说你左你就左  横竖是左     判你右你就右  反正都右             王家权理 用户: 茶神书韵 发表于:2011-9-6 12:50:52 支持 (14) 反对 (0) [2]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姓社姓资之争是贴标签的问题,并未触及既得利益集团的实质利益。选择坚持和发扬人民民主,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还是把疾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条件下采取的专断措施拖延和发展下去,甚至走向专制独裁道路,这是代表人民利益还是维护特权阶层利益的实质性问题,推动还是阻碍改革朝向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方向发展,是一个关系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的大是大非的问题。 用户: 扬之水 发表于:2011-9-6 12:42:26 支持 (6) 反对 (0) [1] 回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我从不相信中国有所谓的派别划分,就像秦晖教授在“中西方问题置误”演讲中所说的:西方的左右派是左公右婆对仆人的关系,中国的左右派是左奴右佃对主子的关系。现阶段人为的区别、夸大,甚至使左右派敌对的作法,以我之见,这是某些人的有意为之。就是视情况而定,拉拢一派打击另一派,典型的中国传统权谋之术。 用户: 我是科学家 发表于:2011-9-6 11:07:54 支持 (29) 反对 (1) 加载中…

阅读更多

傅国涌 | 《政法往事》关于《政法界右派分子谬论集》

《政法往事》关于《政法界右派分子谬论集》 《政法往事》(陈夏红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版) 陈夏红兄寄来这本《政法往事》已很久了,近日才有时间翻看,书中写了伍廷芳、钱端升、王造时、张奚若、王宠惠、曹汝霖、张耀曾等许多学法律出身的历史人物,也有江平等当代法学界人物的口述史,我最感兴趣的是他的最后一篇《眼含热泪读谬论——读《政法界右派分子谬论集》有感》。 《政法界右派分子谬论集》是法律出版社1957年9月出版的,我还没有见过。夏红兄介绍,被点名批判的政法界“右派分子”共26人,他们的“谬论”37篇。他们是黄绍竑、谭惕吾、杨玉清、吴文翰、王造时、陈体强、钱端升、王铁崖、楼邦彦、陈建国、杨兆龙、顾执中、林希翎等。既有钱端升、王铁崖、楼邦彦这样的法学家,也有林希翎这样的大学生。 杨玉清在北京法学界座谈会上的发言被加上了一个危言耸听的标题《共产党必须“下台”、“下轿”。文人应该起来反现状》,其实他所说的“下台”、“下轿”不是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只是希望党员不要脱离群众,他说:“整风运动就是‘下轿’运动,请党员下轿,深入群众”。“党有错误,这是光荣,是规律,因为多办多错,不办不错”。1957年,这些话都成了大逆不道的“谬论”。 最后令人扼腕的是“谬论集”中“右派分子”的相互揭发、相互攻讦。楼邦彦在1957年6月18日北京市法学界座谈会上发言《我被右派分子“利用”了》,举了陈建国的例子,并说自己“政治嗅觉不灵敏”,最近两星期来在《人民日报》的启发下,“完全嗅出了毒草的气息”,认为陈的发言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敌视共产党领导的谬论”,甚至把两人之间的交往都抖了出来。陈建国怒不可遏、起而反击,作了《到底谁“利用”了谁》的发言,进一步把他和楼邦彦之间的交往事无巨细都抖出来,并直指楼邦彦应该把自己与储安平的关系“清楚地交代”。楼邦彦与陈建国相互拽着对方一同下沉,谁也没有因为检讨、揭发得彻底而免于厄运。他们相互踩对方辫子的发言,至多只是增添了这本“谬论”集的篇幅而已。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因为什么才让这些学法学出身的知识分子在那一刻一败涂地?主要不是指政治上,而是人格和其他层面上。直至今日,我们还不敢笃定地说,历史已经作出切实的回答。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阅读更多

BBC | 英国报摘:挪威枪手仰慕英国右派

挪威枪手 挪威爆炸枪击案仍然是今天各报头版的消息。《金融时报》头版报道说,挪威凶案嫌犯布雷维克承认进行了爆炸和枪击,但是申辩自己无罪。他说,他的组织还有两个小组。《卫报》头版报道,布雷维克在法庭上作出反抗姿态,他说还会有更多人死去。 《独立报》头版报道说,布雷维克说他杀人是为了把欧洲从伊斯兰影响中挽救出来。《国际先驱论坛报》头版报道说,布雷维克说他不是孤独一个人在行动。法庭命令将他单独监禁,防止他干扰案件调查,也防止他向极端组织发出信号。 报道还说,大批移民涌入挪威,令这个社会共识比较一致的国家产生了裂痕。该报的评论文章说,当欧洲国家的政府对移民和种族问题视而不见的时候,就会令极端分子增多。 英国极右组织 《每日电讯报》头版报道,挪威杀手布雷维克同英国的联系被披露。他说自己参加了伦敦一个秘密会议后就开始了针对伊斯兰的“十字军征讨”。 《泰晤士报》头版报道,英国首相卡梅伦命令英国情报部门重新审查英国的极右极端组织。 据《独立报》报道,布雷维克吹嘘自己同英国的新纳粹和种族主义组织有联系。布雷维克1500页的宣言中多次引用英国亲以色列的右翼女政论作家菲利普斯(Melanie Phillips)和经常表达右翼观点的BBC的汽车节目主持人克拉克森(Jeremy Clarkson) 。 BBC汽车节目主持人克拉克森(中) 据《卫报》报道,右翼女政论作家菲利普斯(Melanie Phillips)在博客中抱怨说,现在事情弄得好像她在这个宣言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实际上里面只有两次提到她。 中国相关报道 《卫报》报道说,中国的高速火车事故致死38人,192人受伤。报道说,官员被指责压制媒体报道。报道引用了许多中国微博作者对当局的不满言论。 《金融时报》头版报道说,美国“间谍飞机”引起大陆战斗机越过台湾海峡中线。报道说,两架中国战斗机上月飞越台湾非正式的所谓海峡中线,追逐美国的间谍飞机。 报道说,这是10年来中国战机第一次飞越180公里宽的台湾海峡上空的“中线”。这条中线是1954年美国同台湾签署防务条约时候由美国划定。不过中国一直宣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海双方处于敌对状态。 台湾将军为中国大陆做间谍被判终身监禁。据《金融时报》报道,台国防部透露,台湾军队少将罗贤哲判处无期徒刑,如果他在侦查与审判中没有坦白交待犯罪,他就会被判死刑。。 台湾军事法庭判决说,罗贤哲先后多次交付中国情报并收受贿赂,这五次犯罪行为各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阅读更多

“右派”劳改营50年 重返夹边沟

这是一个地名,也是一起政治事件,更是一段无法想象的“右派”苦难史。

夹边沟,这个位于甘肃酒泉戈壁滩里的劳改农场,从1957年 10月至1960年年底,关押了甘肃省近3000名“右派”。天寒地冻间,一场罕见的大饥荒很快将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短短三年间,三千“右派”在吃尽能吃的和一切不能吃的之后,只剩下三四百人。1960年11月,中央派出调查组 “纠正极左路线”,开展“抢救人命”工作。1961年1月,幸存者才得以陆续遣返原籍。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