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

熊培云:哪是什么迟到的正义,停止羞辱而已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第一,聂树斌不能死而复生。

第二,在无数人心中,聂树斌早就被认定为无罪。

所谓改判,就像一个在网上流行了一整年的笑话,在年底突然出现在春晚上,规格好像提高了,但笑话还是笑话。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2016全球法治指数中国在113国中排名80

美国一个独立研究机构公布的调查和排名显示,中国2016年的“法治指数”在世界113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80位,比去年提高了2位。专家表示,中国在保障基本权利方面的表现仍然不佳,总体法治情况没有显著改变。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世界正义工程”10月20日在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公布了《2016年法制指数》报告。“世界正义工程”以九个指标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法治情况:对政府权力的制约、无腐败、公开政府、基本权利、秩序与安全、法规执行、民事司法、刑事司法和非官方系统的司法。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长平:以“电视认罪”行使沉默权?

在这些酷刑面前,关于”沉默权”的法律规定就是一个笑话。当事人不仅自己无权沉默,还被迫发表声明或者签署意见拒绝家人聘请律师,甚至拒绝家人旁听庭审。不仅在羁押过程中受尽折磨,甚至被释放之后仍然被逼说谎。今年8月,律师张凯经过良心煎熬之后发表《告知书》,承认自己获释之后接受凤凰卫视等媒体关于周世锋案件的采访,”并非本人真实意愿,系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乃因”经历过半年之久暗无天日的羁押,家中年迈父母跟着担惊受怕,我始终无力克服因此带来的恐惧与心灵的伤害,更无力抗衡来自强权的压力”。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最高检“团团”化

@胡贵云律师:1’51”处,是我与另三位律师依法争取会见权的照片,请问@最高人民检察院 文字解说的证据在哪?

@胡泳:最高检“团团”化了。

@杨宁远v: 说中国是和平的,这一点我不同意。国内没有开战并不意味着和平。贪腐、冷漠、仇恨、暴戾、冤屈和暴力,比战争还可怕。本人认为,贵院那些恶意制造冤假错案的黑检察官,才是中国最恐怖的敌对势力。对了,最高检高调督办的27个职务犯罪冤案,督办得怎么样了?不是说要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吗?

@苏楠sunan: 最高检为什么不说谁要制造冤案、谁阻止平冤、谁滥权枉法,谁就从检察官的身上踏过去?伊拉克小姑娘是可怜,但她有聂树斌可怜吗?有呼格吉勒图可怜吗?视频中说每个人要做好自己的事。最高检作为最高司法权力监督机关你做到了吗?请问!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长平:“嗨,山巅的姑娘”

“瑟瑟的寒冬,沉沉的黑夜,那个已到山巅的姑娘,她在大声呐喊,在风中和魔鬼战斗,想把地狱变成天堂。……嗨,山巅的姑娘,我要大声呐喊为你歌唱,这漆黑的夜,我们不再幻想。”一首题为《嗨,山巅的姑娘》的歌曲,在中国网络悄悄流传。旋律哀伤悲切,却又坚毅执著,吟唱一位姑娘在寒冬的黑夜里,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上了山巅。

这位姑娘名叫赵威(网名”考拉”),曾是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中共当局去年7月9日开始大搜捕,全国各地超过300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被绑架、拘留、逮捕和骚扰,全球一百多个政府及人权团体表达关切与声援。部分被关押者获得释放,但仍然没有公民自由。其余大多被秘密关押,或者下落不明。近日,知名律师王宇、周世锋、王全璋等均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以同样罪名被逮捕的,还包括实习律师李姝云、律师助理赵威等年轻人。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