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

司马南,本名于力,毕业于哈尔滨商业大学,中国共产党党员。

司马南在20世纪末主要从事反伪科学和揭露伪气功、假神医的工作。21世纪初,活跃于政治评论领域,以其对中国共产党坚定支持的立场和强烈的民族主义及反美情绪而闻名。

2012年1月20日,司马南出访美国旅行期间发生意外,被滚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卡住头颈,因此得“司马夹头”别名。

2017年6月司马南被中国人民大学聘为教授,引发校友强烈不满,三天后人大发出解聘令。

2021年11月,司马南连发7个视频质疑联想集团有贱卖国有资产、资不抵债存爆雷风险、被泛海控股大量控股、管理高层多半为外国人等问题

2022年8月,司马南被曝光2010年在美国买房。司马南在个人微博录制视频承认在美买房,引起舆论热议。

目前,其新浪微博账号、今日头条账号、B站账号、抖音账号均被禁言。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人物馆公民行动馆

中国数字时代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404给CDT-收稿机器人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司马南:诚邀李一道长北京海族馆表演胎息大法

来自: 司马南的BLOG – FeedzShare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4日,  已有 4 人推荐 司马南:诚邀李一道长北京海族馆表演胎息大法   ——2010年8月9日答北京科技报、四月传媒记者问     □    早就知道李一道长其人       记者:司马南老师,昨天发给您的采访提纲您都收到了吧?     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您迟迟不肯出手揭露那个李一道长?方舟子微博已经登出很久了,最近率先吹捧李一道长的是《南方人物周刊》,……       司马南:我不出手,就是不用我出手。我不出手,不是也已经有人在揭露了吗?我看大家说的都很好啊。我在忙着写书,对这类事情没大兴趣。     记者:那您是什么时候知道李一这个人的?     司马南:大约四年前吧。     记者:那么早啊?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司马南:早吗?崔永元比我知道得更早。     四年前的一天,崔永元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要我帮个忙。他说,有两个很要好的圈里的朋友跟着重庆的一位大师习练辟谷去了,他们竟然相信辟谷能够治疗肝炎等各种慢性病,咬着牙连续多天不吃饭。当时说的那位大师,就是缙云山上的气功师傅李军。小崔很为朋友的生命安全担心。他仔细介绍了朋友的具体情况,我跟小崔讲了一些我所了解的辟谷的常识。后来,小崔说的朋友当中有人跟我也联系过,我尽力做了一些解释和劝慰,主要是强调要他们注意辟谷的安全性,以期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生命之虞。     记者:后来呢?     司马南:后来我就把这个事情忘了。     但是,去年与方舟子等搞科普的朋友一次聚会上,老徐提到樊馨蔓写的一本新书,这本书里的内容大都是樊姑娘个人网络日志汇编,里面有大量神乎其神的细节描写,这位李一道长在樊馨蔓姑娘的笔下,出神入化,无所不能,其所到之处,神迹频现,其救民于水火,济世于乱年……   □李一道长推手当年推过胡万林       记者:您怎么看樊馨蔓在书中这些描写呢?她在撒谎吗?     司马南:一个文学女青年因为崇拜某人,下笔如有神,她令事实服从情绪,她令物理学定律服从神迹,这在“心理逻辑’上一点也不奇怪。     你们见过樊馨蔓吗?     这位杭州女子长得很有味道,可是有点邪门儿,大家多是因为她授命搞《感动中国》晚会当总导演而认识她,我认识她却是因为一位比李一道长更荒唐的骗子。十几年前,你们还小呢,未必了解那段历史,我揭露了一位叫胡万林的非法行医致死人命的骗子。当时,樊馨蔓在央视新闻评论部工作,奇怪的是,她全身心地支持胡万林的事业(今天在网上,可能还会搜到当年樊馨蔓鞍前马后追随胡万林、声援胡万林的文章),樊馨蔓真诚地认为胡万林是一个“神功大师”、“神人”,是“当代华佗”,是来拯救社会的。从心理需求这个角度看,今天的李一道长,在樊馨蔓心目中,很可能是当年胡万林大师的一个替代品。     胡万林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今仍在监狱里服刑。樊馨蔓当面表示过对我的蔑视。她认为胡万林无罪,是被司马南陷害入狱的。尽管如此,我不认为樊馨蔓有造假的动机,我也不相信樊姑娘有意撒谎。     话说回来,樊馨蔓的工作单位决定了,她执笔来神话胡万林与李一道长这样的人,会起到了一般人起不到的独特作用。     记者:司马老师知道吗,樊馨蔓是著名导演张纪中的妻子,难道张纪中这样的大导演也会如此不理智不清醒吗?     司马南:聪明绝顶的马克思、恩格斯都要长着大胡子,但是,胡子浓密的人不一定都脑子清楚。再说,妻子的事情,丈夫都清楚啊?     记者:有人说,司马南现在经常参加各种娱乐节目当评委,跟吴宗宪混在一起,已经没有了当年反伪科学的战斗力,看来是真的了?您在为张纪中开脱,是不是?     司马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认为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    名人要谨防被利用,江湖社会防不胜防       记者:那么多的像凤凰卫视的杨锦麟、王鲁湘、梁文道、梁冬,企业家马云、潘石屹等著名人物,还有李亚鹏王菲夫妻都去捧道场,有的人还是李一道长的弟子呢,据说精英名人弟子超过三万,您怎么看?李一道长水下憋气的,就是胎息,是在王鲁湘的节目中传播出来的,怎么看这样的事实?     司马南:三万名人?中国有三万名人吗?     你刚才点名的人,我几乎都认识,有的是多年的交情。实话说,名人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家利用,名人谨防被利用,因为防不胜防。当然,名人也有不谨慎的,比如因为做节目需要,心,没管住嘴,说秃噜了,离谱了,经不起推敲,贻笑大方。或者没管好徒弟,徒弟脾气冲点儿,自己再嘴吧朗基的碎点儿,很容易出事儿啊。(笑)王鲁湘做的那个节目,我看了,一段视频是剪进来的,李一道长在水下坐着,小金鱼在周围游着,电视台的一个节目片段,上海两个樊馨蔓一样可爱的女公证员念公证书。鲁湘是读书人,博学而刻苦,做了不少好节目,但是在这类事情上,他未必懂得很多。偏巧我打眼一看,就知道门子在哪里,表演者李军,不入流的小魔术啊。公证员哪里会知道这种江湖秘密呢?魔术表演的真假叫公证员来公证,这不是滑稽吗?上海哪家电视台啊,还真有创意!   □    换了一个“马甲”的骗子,就不是骗子了?       记者:现在有人为李一道长辩护,辩护者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教授,您知道吗?您怎么看?     司马南:真的?谁呀?叫什么名字?     记者:昨天已经发给您了,您老没看啊。     这个人是中国社科院戈国龙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宗教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社科院宗教学博士后。     司马南:在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没拿博士?(笑)头衔很吓人啊。他咋为李一道长辩护呢?能不能先告诉我这位国龙教授与李一道长有没有什么利益上的联系?     记者:这位教授说,揭露李一涉及到他的研究领域,李一与他已经“结缘”了,李一道长为国龙教授的一本书叫《丹道十讲》在什么地方好像作了推荐。     司马南:啊,可以理解啊。一是“领地意识”使然,道教研究是人家的地盘嘛,二是利益上有一致性,所以,列宁早有名言啊:“任何政党任何个人,离开了利益,就要出丑”。     但是,国龙教授选择的这个课题不是太艰巨了吗?李一道长的“神迹”那么荒唐,怎么辩护啊?这使我想起了前几天横刀立马为唐骏先生振臂一呼做辩护的禹博士的表演。实话说,我为这位国龙博士捏了一把汗。     记者:国龙教授认为,“打假”本身也要求“真”,如果“打假”本身也“造假”,这又需要更高一级的“打假”了!现在的媒体文风极其轻浮,一些未经核实的材料就当成事实加以陈述,充斥着大量的无知与偏见,不负责任地渲染一种情绪。当初对李一道长的吹捧如是,现在对李一道长的围剿亦如是。     司马南:这话不错,我对此有同感。但是,他说的“打假造假”所指的是什么?       记者:国龙教授很愤慨,他说“李一道长现在是宗教人士,我们要尊重宗教感情,对李一道长的攻击凡牵涉到宗教问题,必须慎之又慎,尤其不能对道教的教义作连带的批判。如果想要对道教教义作出批判,请先研究道教三年以上再说。     司马南:不错,“李一道长现在是宗教人士”,可是,换了一个“马甲”的骗子,就不是骗子了?钻进宗教队伍的骗子就不是骗子了?大家想想看,要是一个骗子钻进公务员的队伍被发现,应该该怎么办啊?无疑问,清除出去啊。     那么同理,如果一个骗子钻进某一宗教组织,一旦证据确凿应该怎么办呢?道理明摆着啊。     “尊重宗教感情”这话没错,但是利用宗教诈骗钱财愚弄民众也不能就此获得豁免权啊。宗教人士不在宗教场所从事信仰活动,招摇到社会上来,表演杂耍假扮济公蒙事,这得有人管啊,没有人管那成啊。   □    “先当骗子再当神仙”的骗子还是骗子       记者:戈国龙教授文章很肯定李一道长,他说“李一道长是近年来在道医、养生领域弘扬道教的卓越的代表人物”,“他绝对不是没有真才实学的骗子”。     司马南:原话如此吗 ?     记者:原话如此。     司马南:这位学者好可爱呀。郭德纲最近有点蔫,这位学者要火。(笑)大家看啊,“他绝对不是没有真才实学的骗子”,这话分明是在说“他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骗子”。     我感兴趣他到底怎样为李一道长那些魔术表演做辩护。     记者:国龙教授的观点是:为了要成就一番事业,“不得不适应社会而采取一些世俗的手法来包装自己,甚至留下一些世俗人物所具有的欲望的印记与自我局限。”     司马南:那么绕弯子干嘛啊?什么“欲望印记”,什么“自我局限”,花里胡哨言辞的无非是说,李一骗人的那些表演是“社会逼的”,是“成就一番事业必须的”,“先当骗子再当神仙”是合理的。真是岂有此理?   □    李一的表演一点原创精神都没有       记者:有一条与您有关:国龙教授分析认为:在质疑李一道长的声音中,主要的是一种“庸俗唯物主义者”——他们打着反伪科学的旗号,把他们不理解、不符合他们心目中所谓的科学标准的,一律疯狂反对,他们不需要严格的科学论证,不需要调查取证,不需要从事实出发,他们只要以他们的“科学常识”就可以一眼看出并断定李一的很多功能是“不可能”,是“造假”。这些人本身就是最不科学的。     司马南:不能说这一条是针对我的吧,今天在你们采访我之前,我并没有就此发表过任何意见,但是,他的这种说法我是不能同意的。 “庸俗唯物主义者”固然是荒谬的,但是,反对伪科学不是什么“庸俗的唯物主义”,而是“战斗的唯物主义”。 科学确实是有标准的,但这个标准,绝不是像这位教授所想象的那样,反伪科学一帮人自己设立了“私家菜”一样的标准。在中国反对伪科学,仅仅是因为一些公然造假的人打着科学的旗号,愚弄民众,草菅人命,危害社会。     反伪科学当然需要“严格的科学论证”,需要“调查取证”,需要“从事实出发”,但是,对多年从事反伪科学的人,比如本人来说,这位教授说得对极了:仅凭“科学常识”一眼“就可以看出并断定李一造假”。这种本事是在20多年时间里,与包括胡万林这样的骗子打交道过程当中,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这事当然也怪李一道长自己——出来混江湖,“使的活”都是他人演剩下的,一点原创精神都没有,自取其辱嘛。李一拿着这个节目参加魔术大赛,要是我当评委,毫不犹豫×他下去,“请回缙云山好好修炼再出来示人吧”。     张宏堡大师仙逝多少年了,你跟着人家搞哪门子的“电气功”啊?张宏堡都是跟别人学的,这个把戏转了多少道手了,社科院呆子教授居然都不知道!     刚才你讲到,这位研究道教的教授领地意识很强,他自信地宣言,“请先研究三年道教后再发言”。那么,司马南是不是可以模而仿之,告诉这位教授:教授啊,您先跟骗子打交道十年之后,再来为李一道长辩护,好不好呢?     你们笑什么?     记者:这个言语风格才是司马南大师。     司马南:别给我戴高帽,别忽悠我。   □    老中医绝食商业秀,我拒绝当“道具”       记者:司马南老师,我么有一个创意,还没有来得及跟领导汇报,先征求您的意见:可不可以以您的名义把李一道长请到北京来,找一家水族馆做一个水下闭气的科学实验,看看李一道长在水下闭气到底多长时间?     司马南:不愿意。     记者:为什么?     司马南:因为我知道他表演的小秘密啊,我也知道他在水下闭气的时间大体多长,我更知道“胎息”、“踵呼吸”的说法有多荒唐。     更重要的是,你们未免太幼稚,虽然我对这事没有讲话,没有表态,但是,我一贯的立场,你们都清楚,气功师出身,江湖上演过杂耍的李一道长会不清楚吗?我请他,他会来吗?     记者:也不能这么说吧。李一道长要是真的,他就会来。他要真来,会不会您反而不敢露面呢?当年,白岩松采访您,关于四川碧峰峡老中医绝食,邀您去现场,您就拒绝了,对吗?您得承认,这是您的短。     司马南:老中医绝食,我是拒绝到现场的。那是因为,那个所谓的“科学实验”,是由表演方自编自导自演的,不具有公正性科学性。我去了,无非给人家的一个商业表演秀添彩,我有什么必要去当“道具”呢?我不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我有什么短。   □    恳请道长当众于水下轻展胎息大法       记者:司马老师,假如李一道长到京,假如李一道长真的接受,在第三方地点,在科学仪器监测下,在媒体监督下,表演水下闭气实验,您还会拒绝到现场吗?不管他来不来,你先就这个实验向他发出一个邀请,可不可以?     司马南:必须要这样吗?     记者:我们不能跟老师说“必须”两个字,但是,我们媒体有这个愿望,外地几家电视台特别有兴趣。再说,李一道长也有必要通过这个水下闭气实验以证视听啊。     国龙教授认为,在水里生存两个多小时,不是完全在水中憋气胎息两个多小时,但是,这依然十分困难,“算上一项挑战极限的成就,必须有足够的定功才行”。     司马南:这个教授啊,我真有点同情他了,他是书呆子啊,太嫩了,上了当,还替人辩解呢。     好吧,就按你们说的:北京市民司马南,诚邀缙云山李一道长,乘世博惠风,秉济世宏愿,开愚民顿智,近十数日得便仙莅北京,□□水族馆将提供所需之足量淡水(海水尤其方便),恳请道长当众于水下轻展胎息大法。     有鉴于此项仙家绝世之功俗家所知者甚少,料民间学界多以“水下闭气实验”相称,故而,届时会有国龙教授所蔑之“庸俗唯物主义”的一些科学仪器置身其间,并有在下司马氏中国魔术艺术家委员会若干同仁到场致贺。     从凤凰卫视播出的节目中,业已得知,道长水下法力惊人,曾在上海电视台默于水下两小时复二十分,考虑到水族馆乃为营业场所,暑假期间学生甚众,拜托道长点到为止,水下演示以不超过三刻为宜。北京乃为祖国首都,人才济济,物力丰沛,法力演示所需之一切工具器械均由专门部门提供,无需道长亲自带来。 ……     这种口气,行吗?     记者:老师您太有才了。谢了。  

阅读更多

价值判断 vs. 事实判断

一 关于价值观输出 前面一篇博文我提到,我不想“输出价值观”,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价值观让别人去遵循——当然,你非得向我问点价值观方面的事,我也不介意说你听听。有朋友在网上问我,老魏你既然自诩不输出价值观,那你成天还扯淡个啥? 我想,有两点需要说明一下: 其一,在有些文章里,我可能会谈到我的一些价值观,但我会很小心也很特别地去用诸如此类的词语来强调:“在我看来”、“我认为”等等。我在行文中,希望任何一个读到的人都注意到,这是我的价值观,我没有任何企图希望大家来遵守。——不过,有时候一些印成铅字的文章,编辑会因为版面问题删去这些似乎对全文无关紧要的词,但在我这个blog里,发布的都是原文。 其二,在大多数文章里,我做的都是事实判断的事,而不是价值判断。要知道,这两者的区别非常大,而很可悲的是,有些人搞不清楚这两者的区别。 二 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 一般说来,事实判断的结果是:真或假;而价值判断的结果是:对或错(也可能是好或坏)。事实判断的是事实,所谓事实,那就是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样的。而价值判断的是价值,所谓价值,极有可能,不同的人评价不一。 举例而言。 如果唐骏说他拿过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方舟子说他没拿过,他们争论的就是个事实判断。结果很明确:假。故而唐骏拒绝承认他说过自己拿过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 现在唐骏说他拿过西太平大学的博士,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此话为真。在我的视野范围里,也没人对此有异议。 现在方舟子说,西太平大学的博士学位含金量很低。这句话就比较搞了。因为这句话揉合着两种判断。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方法的问题。方舟子列了很多说法,来证明这个学位含金量很低。具体有什么方法,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如果我们承认这些方法都是正确的,那么的确含金量很低。但如果这些方法有些人不认为是正确的,那么,含金量很低这句话就为假。 故而,我们可以看到,这里先有一个价值判断:用什么样的方法验证,这些方法是对还是错?然后有一个事实判断,经过这些方法验证后的结果为真还为假? 类似的问题还有,唐骏是真成功还是假成功? 同样的,什么样的方法认为是成功?方舟子谈过他的成功观,这就属于价值判断。如果大家接受他的成功观,那么,再来讨论唐骏是成功还是不成功也不迟。如果彼此对于成功的认证方法不同且无法互相认同,那种辩论,纯属鸡同鸭讲。 由事实判断可以推事实判断,比如1+1=2可以推2+2=4。由事实判断也可以推价值判断,但这是“惊险的一跃”。比如一个人借了1次钱不还,你可以说他“曾经借钱不还”(事实判断),但你若要得出结论说此人“人品极差”(价值判断),这是很难说的事。(即便借100次钱不还,都很难说) 有诗云:周公恐惧流言后,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三 普世价值 价值的判断,要非常小心。因为大部分的价值观,是不普世的。 普世价值观很少,可以点击 这里 去了解一下。顺便说一句,即使是普世价值,司马南也专门写过一系列的文章去批判。这是价值判断的再判断,也是一种价值观。 但很多价值观,别说普世,就连我隔壁的邻居都和我看法不一。比如说,上面提到的“成功”二字。不同的人绝对有不同的解读。 比进行价值判断更需要小心的事就是:价值观输出。也就是希望他人把自己认为 对 的价值观也认为是对的。比如方舟子有一次在微博上对宗教的看法,我就认为他在做价值判断的事,并且在输出价值观。 为什么要小心这件事呢?因为人类有很多灾祸,都是一小撮人利用他们握有的权力,希望——嗯,是强迫——所有人都遵从他们的价值观。 回到上文举的借钱的例子。这个家伙借了100次钱不还,你认定此人人品极差,这是可以的。你可以从此不再借钱给他乃至和他断绝来往,都成立。但你要让你身边的朋友也这么做,就大错特错了。你应该做的事仅仅是——在我看来,呵呵——告诉他们,此人借钱100次不还。 四 真 其实这个字很不好,很容易产生误解。英文里也一样:true。 真这个词两边都靠得上,你可以用于事实正确,也可以用于价值正确。有时候,真是真假的代名词,有时候,真是好坏的好。于是乎,我们会看到两个人为个“真”争了个头破血流,但殊不知,张三是在说真假,李四是在说好坏。牛头不对马嘴,徒费口舌而已。 在我看来,所谓真理越辩越明的这个真,指的是事实,而不是价值。价值这个玩意儿,越辩越一笔糊涂账。辩到最后,只能说对方是异教徒,如果手里有点武器,那就可以开打了。 宗教其实是一种价值观(或者一组价值观),所以有人说,宗教是不能讲道理的。这话的意思其实宗教是不能进行事实判断的。故而,智者治国,立下两条规矩:宗教自由(任何人都有权信奉自己的价值观),政教分离(但这种价值观不能成为所有国民的价值观)。 五 媒体的责任 所谓媒体要报道真相,这句话十分之夸大其词。能报道出事实就不错了,还真相呐。 但的确有很多媒体工作者在做这个事。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说过,立场即真相。这话说得透彻。的确,真相这两个字,和价值判断的距离,更近一些。 今天我们的媒体上,事实判断极少,价值判断却多得一塌糊涂。连狗日的都出来了,实在是,唉,无话可说。 其实,我主张的是,在事实判断上我们要严苛,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但在价值判断上我们要宽容,不要轻易给一个人下定论,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那是死了以后的事——盖棺定论。 并不是每个犯了罪的人都要被枪毙,法律还给他们一个悔改的机会,更何况那些不涉及刑事的事呢?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follow我的微博 分享 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无有相关日志

阅读更多

江淳:民主需要全体公民的精神觉醒和不懈争取

30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它也使中国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各阶层的社会矛盾尖锐起来。说起来有些可悲,中国百姓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国民了。他们不求什么完美的社会制度,只要能过上温饱小康的生活就满足了,所谓“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 …

阅读更多

批评张宏良挑拨胡温对立,百余网友参与法治夜话(图)

    批评张宏良挑拨胡温对立      百余网友参与法治夜话    思宁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ining)2010年5月9日讯 中国法学会会员、聘任副教授、实习律师思宁在5月8日20时开始的法治夜话互动节目中,作了《从张宏良批判温家宝看“左派”的政治阴谋》的专题演讲。   先后约130位网友参与了在IS语音聊天室105022频道举办的这次互动节目,数十位网友热烈地参与互动讨论。演讲及互动讨论约6个小时,至5月9日凌晨2时结束。   思宁的演讲分为四个部分。以下是演讲的要点:   一、评张宏良所谓胡温不同阶级的谬论   温家宝今年2月12日在2010年春节团拜会讲话中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   2月27日,温家宝接受中国政府网、新华网联合专访,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时解释说:“更有尊严”提法主要指三个方面:第一,就是每个公民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自由和权利,国家要保护每个人的自由和人权。无论是什么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第二,国家的发展最终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第三,整个社会的全面发展必须以每个人的发展为前提,因此,我们要给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让他们的聪明才智竞相迸发。温家宝说:“这就是我讲的尊严的含义。”   张宏良5月1日在“左派”的乌有之乡网站发表的《“体面劳动”与“更有尊严”之间不同的阶级立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一文,却把温家宝的“更有尊严”歪曲为让“由权贵、富豪和专家组成的”“最幸福最有尊严的”“中国精英集团”更加幸福和更有尊严。张宏良还把“更有尊严”的提法与胡锦涛关于“让广大劳动群众实现体面劳动”的提法(见胡锦涛4月27日《在2010年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的讲话》)对立起来,说“体面劳动”与“更有尊严”“反映了不同的阶级立场和不同的政治目标”,形成了“无法共存的不共戴天关系”。   思宁通过胡锦涛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新闻报道事实,说明“更有尊严”提法是中央肯定的,批驳了张宏良沿用毛泽东“极左”的“党内阶级斗争”论,制造胡温代表不同阶级,挑拨胡温政治对立的谬论。   思宁认为,“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提法的用词“更”字、“让”字,乃至“人民”这个词,虽然从词语法表达和许多人本来就没有幸福和尊严的实际情况看,会产生歧义,但应该以善意的态度提出商榷或批评,而不能像张宏良这样恶意歪曲,挑拨离间。   二、评张宏良对党内民主派“大领导”的诽谤   思宁认为,张宏良4月20日在乌有之乡网站发表的《胡耀邦——中国诸多灾难形成的标志性人物》一文,是对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政治诽谤。   张宏良指责邓小平、胡耀邦是中国右翼势力的政治大旗,把“胡耀邦纪念活动”说成是美国豢养的右派精英在举胡耀邦的旗帜。张宏良还指责党内民主派的“大领导”“十分坚定地回答:改革永无休止,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一天,改革就要进行一天”。   大家知道,正是温家宝4月15日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再回兴义忆耀邦》一文,来纪念胡耀邦。            张宏良还公然造谣,谎称“胡耀邦讲了:只有老板的事业才是光彩事业”。而事实上,胡耀邦1983年说的是:从事个体劳动同样是光荣的,一切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劳动都是光荣豪迈的事业。凡是辛勤劳动,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贡献的劳动者,都是光彩的。好逸恶劳不光彩,违反劳动纪律不光彩,违法乱纪不光彩。胡耀邦鼓励个体、私营老板们干光彩的事,做光彩的人。后来,光彩事业作为扶贫活动,还得到了江泽民题词、胡锦涛讲话的肯定。   去年7月1日,张宏良在乌有之乡网站发表的《从反左到杀左——是谁发出了大屠杀的信号?》,则体现了被迫害妄想症,妄想“右派”的凯迪网络主办了一个讨论,要杀掉“张宏良、司马南、张召忠等毛左的代表人物”,“杀死毛主席所有的直系亲属”。甚至妄想“这个屠杀大讨论显然是来自于那位‘大领导’的所思所想”。   在关于转基因的被迫害妄想中,张宏良也抱怨说:“最近两天,有关部门传达了‘大领导’(原话就是‘大领导’)的意见,警告转基因主粮的反对者到此为止,不要再发表新的反对言论,同时,组织相关人员对转基因主粮的反对言论进行‘消毒’。”(见张宏良2月24日文章《中国平安到转基因主粮——金钱的力量不可阻挡》)   三、对温家宝关于民主等普世价值理念的评价   思宁介绍了温家宝近年来在境内外媒体发表或接受采访中关于普世价值理念的说法,例如关于“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的说法,关于“在中国发展民主,主要在三个方面:第一,逐步完善民主选举制度,使国家权力真正属于人民,国家的权力被服务于人民。第二,改革法律制度,依法治国,建立独立和公正的司法系统。第三,政府应受人民的监督,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特别是,政府应该接受新闻媒体和其他党派的监督”的说法,关于“法大于天,法治天下”“宪法和法律的尊严高于一切”的说法等。   思宁肯定温家宝具有一定的普世价值理念,同时指出其说法某些用词存在的缺点。   温家宝关于普世价值理念的说法,令某些保守势力、“左派”人士害怕,温家宝的此类讲话甚至遭到封杀的待遇。   四、“左派”对温家宝的批判是政治阴谋  思宁认为,某些“左派”批判温家宝是政治阴谋,这个政治阴谋至少在2008年就已经开始。   例如,《求是》2008年第22期发表的教育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的《关于“普世价值”的若干问题》一文,就说“所谓‘国际通行’的‘普世价值’,其实就是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价值体系,就是指西式的民主、自由、人权、平等、法治等等”;“宣扬‘普世价值’的目的是想改变我国发展的方向道路”。该文还声称可以“找到鼓吹‘普世价值’这股风的源头”。   “源头”在哪里呢?原来,教育部这个研究中心矛头指向的就是温家宝。   现在张宏良跳出来批判温家宝,是不是充当某些“左派”阴谋家“倒温”的马前卒呢?   张宏良的“粉丝”cometolife在大众网大众论坛发表的《从〈国防动员法〉到温XX对青海震灾的指示》一文,更是引用“张宏良老师”关于“‘大领导’不掌握军权”的话,指责温家宝是“野心家”,说温家宝“伸手要调兵权”,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动员法》“加强了误国院对军队的和掣肘力度”(原文如此,作者认为温家宝领导的国务院是“误国院”),是搞“军队国家化”,“为某些人留下了一个可以搞军事政变阴谋的空子”,云云。   概括地分析,某些“左派”批判温家宝,是要通过否定普世价值,挑拨胡温对立,煽动“党内阶级斗争”,扼杀党内民主派等健康力量,推动中国共产党向“左”转,复辟“文革”的“极左”路线。因此,粉碎某些“左派”的这种政治阴谋,是关系到中国共产党政治走向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本次专题演讲已经录音,以后将安排重播。请注意思宁的博客的重播通知。 ——————————-  附部分网友在105022频道公聊框的文字发言: [20:27:34] 大谬不然 说: 五毛载脏温家宝,别有又心 [20:29:43] 谢民 说: 张宏良的东西,我看了些,就感觉是个权力欲很狂的的脑残 [20:42:32] 红脸关公 说: 张老师分析精辟的 [20:42:52] 西瓜 说: 确实张的文章是忽悠民众的。把毛捧成神 [21:21:10] 凤姐 说: 能集体学习张宏良的文章,不容易啊 [21:23:22] 八級大瘋(拧狗头派) 说: 张宏良说痛了某些人了 [21:25:53] blog.sina.com.cn/xinzhang0809 说: 张宏良的骂是好事,被恶魔诅咒是光荣的 [21:30:42] 神秘的孔雀蓝 说: 张宏良之流只是螳臂挡车而已, [21:31:13] 苦苦 说: 张宏良惯于造谣惑众 [21:31:21] 淘德 说: 他真的有癔症? [21:35:46] 雄关 说: 疯言疯语 [21:35:50] blog.sina.com.cn/xinzhang0809 说: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