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号

胡泳 | 动车追尾事故遇难者灵魂未安 中国高铁何以吸引投资?(上)

    动车追尾事故遇难者灵魂未安 中国高铁何以吸引投资? 2011-09-19 11:03:53.868 GMT   彭博新闻社报道   9 月 19 日【彭博】——王惠说她不在乎钱,她只想知道,她的丈夫郑杭征 7 月 23 日去出差,为什么就再也没能回家。   34 岁的商人郑杭征是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 40 位遇难者之一。据媒体报道,官方对此次事故的最初解释是,前车遭到雷击后失去动力,进而造成后面的动车追尾。这个解释遭到了中国网民的奚落,王惠等遇难者家属到车祸现场附近举行抗议,要求展开全面调查。   今年 32 岁的王惠说,事故发生 10 天后,有关部门提出给她 91.5 万元人民币( 14.3 万美元)的补偿,要求她今后不得追究铁道部的责任。她表示,他们暗示说,如果她不同意,他们就会放任郑杭征的尸体腐烂掉。她签字了。   “在事故实情和责任人都不清楚的情况下,讨论补偿为时过早,”王惠拍着怀里 17 个月大的女儿说道。王惠夫妇和公公婆婆一起住在一套三居室里。网上关于王惠悲惨经历的报道引起了许多中国人的同情。中国最大的两个视频共享网站上贴出了王惠在温州火车站接受采访时要求公道的视频后,引起了连锁反应,目前有 12.7 万人在阅读她的微博。   此次事故引发了人们对于中国作为对外展示窗口的铁路网络的安全及资金不足的关注。随着中国公民公开质疑为了推动中国这一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扩张,是否值得让郑杭征之类的人牺牲生命,以及付出信息压制和腐败的代价,公众的怒火逾燃愈烈。                   “仅有经济增长还不够”   “仅有经济增长越来越不够,”布鲁金斯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成表示。“中国人都在说,他们的政府证明了自己能够实现发展,现在它应该负起责任。”   如此多的中国人正在重新评估中国过去十年年均经济增长逾 10% 所付出的成本,这是一党统治者在未来几年将面临的最艰巨挑战之一:在追逐财富与实现社会稳定所需的公众满意度之间找到平衡。   动车追尾事故损害了中国铁路行业的声誉,而在中国促进内陆繁荣和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的计划中,铁路是其核心。中国的高铁网络于 2007 年开通,以中国建设繁荣“和谐社会”的目标命名为“和谐号”。按照政府规划,到 2015 年,中国将建成全球最大的高铁网路,总里程达 1.6 万公里( 9,900 英里)。                       借债建设   为了建设高铁,中国铁道部的举债规模达到 2.1 万亿元人民币( 3,300 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的 5% 。   事故发生后,中国暂停了全国新高铁项目的审批,召回了 54 列高铁列车,三名铁道部门高级官员被停职。   “动车追尾事故打击了中国政府获得世界一流技术的雄心,”安本资产管理公司驻香港的中国股市部门负责人姚鸿耀表示。“它表明中国是在牺牲质量追求速度。”                      温家宝的承诺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7 月 28 日到温州察看了事故现场,并承诺政府将发布报告,对事故的原因“一追到底”。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发言人黄毅没有回复记者关于报告内容及何时发布的传真提问。   黄毅 8 月 22 日向新华社表示, 7 月 23 日的悲剧“本可避免”。调查组成员、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刘连光 9 月 16 日表示,调查组发现信号软件问题和人为错误造成了此次事故。铁道部没有回复记者请求置评的传真问题。   即便是在悲剧发生前,铁道部也越来越难以获得融资。作为中国最大企业债发行人的铁道部 7 月 21 日发行了 200 亿元人民币的一年期债券,但没有得到全额认购。彭博汇编的中国债券网的数据显示,事故发生后,此类债券与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之差上升了 20% 。                        加州投标   “事故发生后,金融行业对高铁的信心愈发降低了,”北京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赵坚表示。“铁路融资危机日益迫近。”   赵坚表示,中央政府也许将不得不对铁路系统伸出援手,因为铁路系统无法运转将会导致经济的崩塌。   中国输出其铁路技术的计划或许也已经泡汤,伊利诺伊大学铁路工程访问教授、参与了加州和伊利诺伊州高铁项目规划的 Kao Tsung-chung 表示。   美国计划修建一条连通旧金山和圣迭戈的长 616 英里( 991 公里)的铁路线,有 900 多家公司对此表示了投标兴趣,中国铁道部和中国铁路建设有限公司就在其列。   “现在,项目投标将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Kao 表示。“中国高铁的声誉和未来都受到了这个事故的影响。中国政府不以透明度而著称,因此他们将更难以让人们信服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调查人员不止要查找事故原因,也应当看到政府的反应,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政治学教授、亚洲研究项目主管 Andrew H. Wedeman 表示。                     “生命的奇迹”   甬温线高铁追尾事故发生后几天内发生的情形,展示出中国 4.85 亿网民向政府发起挑战的强烈意愿。一些从网上浏览相关视频和报道的网民称,事故发生大约 6 小时后,政府似乎已开始掩埋车体,放弃了对幸存者的搜救。   大约 14 个小时后,人们在废墟中发现了依然活着的两岁小女孩项玮伊。微博博主们纷纷提出疑问,倘若搜救工作没有停止,伊伊的父母和其他人是否也有可能得救。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 7 月 24 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伊伊的生还是“生命的奇迹”后,受到了许多网民的嘲笑。王勇平于 8 月份被解职,派往波兰从事外事工作。                      微博的力量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表示,在中国拥有至少 3 亿注册用户的微博,凸显出事件的官方版本与人们的实际看法之间的强烈反差。   “微博让公众舆论变得更为显而易见,而这意味着统治者将面临更大的压力,”胡泳表示。   王惠也利用互联网来表达自己的反感。“我永不会接受铁道部的道歉,”王惠 8 月 12 日在微博中写道。   一些公众仍对官方的死亡数据表示怀疑。   华新民正在收集受损最严重的 6 节车厢的乘客名单,以核实政府的数据是否准确。华新民的祖父是一位著名的中国铁路工程师。在被服务商关闭前,她的微博已被转发上万次。   “这是为了每一个生命的尊严,为了明天的安全,”居住在北京的法国公民华新民表示。“目前有危险的是政府的可信度。”                     生命的代价   在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前,暴露出中国民众为爆炸式增长所付出的生命代价的一桩桩悲剧,已经令政府惹下了众怒。这些悲剧包括 2008 年 5 月的四川地震——质量糟糕的校舍将数以千计的孩子掩埋在废墟之中;也包括毒奶粉事件——大约 30 万名婴儿因食用被污染的奶粉而致病。   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微博上公众的严密监督令政府“失去了对报道的控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程致宇 (Patrick Chovanec) 表示。   “动车追尾事故本身的问题还没有政府的应对措施那么严重——人们认为政府摆出了一付高高在上的姿态,而且不可信,”他表示。“人们根本不买账。”                     

阅读更多

1975年8月河南浩劫,全球头号灾难

关于 75 · 8 灾难,本博曾经有过报道,而且内容比这篇文章更加详细 ( 写出了中央为什么迟迟不下令的原因 ) 。但是没有插图。现在再次转载这一篇,就是因为它有插图。当然,记载得最最详细的,还是黄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75 · 8 浩劫内幕记实》。可惜这本书无法找到了。 美国 Discovery( 发现 ) 节目编排了名为《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 TOP 10 》的专题节目。包括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印度博帕尔化工厂泄毒事件等。当报导从第十名倒着报到第一名,人们无法置信地发现:世界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为灾难,居然发生在中国!   三门峡水库一直是陕豫的矛盾, 1960 年代,三门峡水库修建使数十万陕西民众被迫背井离乡移民不毛之地西海固,数十年间,三门峡多次倒灌渭河,使渭南地区遭受无妄之灾。最近的一次是 2002 年三门峡洪水,陕西损失 20 亿,河南靠洪水发电赚了 2 个亿。在政治挂帅的中国,专家是没有发言权的,更何况有良知的专家是那么凤毛麟角,千人诺诺 , 不如一士谔谔。历史会记住黄万里。 本文记述的事件发生于 1975 年,地点在中国中部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在一次猝然降临的特大暴雨中,包括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在内的两座大型水库、两座中型水库、数十座小型水库、两个滞洪区在短短数小时间相继垮坝溃决。至于死亡人数,官方公布的数据是 2.6 万,一说超过 8.5 万,民间普遍认为超过 10 万。在中国,数据永远是虚假的,只要那数据关乎真相。 全国政协委员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在文章中揭露,板桥惨案死亡人数达 23 万人,作家郑义也曾就此作过调查。     1994 年,水利部长江委员会主任魏廷铮在国际水利会议上被问及 758 水库溃坝事件时说,具体死亡人数不记得,但是不会超过一万人。他的理由是,如果水库溃坝事件的死亡人数超过万人,国际新闻界必然会有报导。一年后, 1995 年 2 月,亚洲人权观察发表了关于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失事的报导,第一次引起世人震惊。   由一场特大暴雨而引发整整一个水库群的大规模溃决 ── 无论是垮坝水库的数目,还是蒙难者的人数,它都远在全球同类事件之上,这一天灾与人祸紧紧绞缠的惨烈历史,不能不令文明时代的人类铭心刻骨引为借鉴。     723 和谐号灾难之后,中国官方第一反应不是救人,而是迅速掩埋列车,这种下意识的愚蠢思维其实是权力一贯的作法,傲慢地想继续依靠暴力来删除真相,或者垄断真相的唯一解释权。“多少往事堪重数”,在一个互联网时代, 2000 多年皇权之下的愚民,第一次恢复了正常的眼光和智慧,当人们不再那么愚昧时,官方的拙劣伎俩必然会土崩瓦解,历史也必然将露出它的真面目。就如同 723 和谐号惨案中,中国官方在丢人现眼之后,最终在国际国内压力下,又把刚埋掉的火车头挖了出来。 1975 年 8 月 8 日零时,一场大暴雨导致板桥水库崩溃,随即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豫南地区石漫滩水库、宿鸭湖水库等 60 座水库接连溃坝,酿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惨重的溃坝灾难。炮制了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将牛皮吹破天的偌大遂平县,变成了末日的遂平湖。 30 多个县市 1000 多万人被淹,直接经济损失达百亿。死亡数字至今不明,官方公布的数据是 2.6 万,一说超过 8.5 万;民间说法从 10 万、 24 万到 40 万莫衷一是。比较得到认同的说法是超过 30 万。不仅死难人数,且 75-8 之悲状亦超过一年后的唐山大地震。如果说后者更像天灾,那么前者就更像人祸。无数村庄在午夜的瞬间就被数十米高的洪水荡平淹没。无数人在睡梦中赤条条就被洪水冲出数百里,从河南漂到安徽。就连火车都被冲出十几里,京广大动脉被冲毁 100 多公里,月余南北断绝。数不清的溺死者隔日即腐烂,黑压压的苍蝇压断了洪水中仅存的大树,人间地狱亦不过如此。 遭到灭顶之灾的遂平民间于灾后试图立碑纪念,未果。从某种意义上说, 75 · 8 浩劫最大的不幸并不是那场水灾,而是灾后当局动用一切手段封杀真相,费尽心机对这场人造灾难的隐瞒和掩盖。 36 年 之后,除非亲历者,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在人类灾难史上,我们有过多少世界之最。在很多时候,人是一种短视而愚蠢的动物。好大喜功见利忘义见风使舵使一 切危险都被人们视而不见和选择性的遗忘。在好莱坞的电影中,中国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诺亚方舟;现实中,中国人造出来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水库。它是一座丰 碑还是一座墓碑,没有人能预见到。没有了黄万里的中国,每个人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我们看不见,不是不愿抬头,就是抬不起头。 2005 年 5 月 28 日,美国《 Discovery 》栏目编排了一期名为《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 TOP 10 》的专题节目。随着镜头的缓慢展开,一场场人为导致的灾难惨痛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它们包括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印度博怕尔化工厂泄毒事件等。当报导逆向排名至 TOP.1 ,观众们无法置信地发现:世界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为灾难,居然发生在中国!   据《 Discovery 》节目报导: 1975 年 8 月,河南板桥水库因暴雨发生垮坝, 9 县 1 镇东西 150 公里、南北 75 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现场打捞起尸体 10 万多具,后期因缺粮、感染、瘟疫又致 14 万人死亡。 24 万余的死亡人数直逼次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板桥水库大坝位于河南驻马店地区、三门峡水库大坝之西南,是大跃进时代粗制滥造的产物,因工程质量粗劣、日常疏于维护,至灾害发生时, 17 个泄洪闸只有五座能正常开启。 1975 年 8 月初,一场台风引发了当地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河南泌阳县境内汝河上游的板桥水库水位暴涨,水库管理人员在没有得到上级命令的情况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区石漫滩水库的大量洪水急骤流入板桥水库,加快了板桥水库水位暴涨的速度。 8 月 7 日 19 时 30 分,驻守在板桥水库的 34450 部队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称: ” 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 1.3 米,再下 300 毫米雨量水库就有垮坝危险! ” 在该急电未被回应的情况下, 7 个小时后的 8 日零时 20 分,水库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请求动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确保大坝安全。这两封急电均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回应。 40 分钟后,高涨的洪水漫坝而过。水库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告急电,并紧急开启尚能移动的五扇闸门,但此时水库已经开始决口。 8 日凌晨,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出板桥水库的决口,以每秒 6 米的速度铺天盖地向下游冲去。仅仅 6 个小时,板桥水库就向下游倾泄 7.01 亿立方米洪水。至遂平县境内时,水面宽 10 公里,水头高 3-7 米。昔日人欢马叫的遂平县城,顷刻之间一片汪洋。沉睡在梦乡中的人们,在浑然不觉中变成沉溺水底的冤魂。洪水呼啸着向下游奔去,所到之处,水库垮坝,堤塘决口。决口的洪水与上游来水合二为一,汇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铺天盖地地淹没了下游的城镇和乡村。 据后来统计,整个驻马店地区 96% 的面积受灾,许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 3-7 米, 300 多万人口被围困在洪水中。直至此时,上级才决定炸开刘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口(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间的口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坝分洪,同时指示要确保该地区亚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鸭湖的安全——但为时已晚!几天之内,河南省驻马店等地区、 1 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计 60 多个水库相继发生垮坝溃决,近 60 亿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横流, 9 县 1 镇东西 150 公里,南北 75 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 1015 万人受灾,倒塌房屋 524 万间,冲走耕畜 30 万头,洪水直接致 10 多万群众死亡,随后又有 14 万余灾民因次生灾害而丧生。纵贯中国南北的京广线被冲毁 102 公里,中断行车 16 天,影响运输 46 天,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最惨烈的水库垮坝惨剧。 1975 年 8 月 8 日,这是一个无数中原人民失亲丧友、泣血含泪,理应被记入史册以示警戒的日子,然而当局秉承一贯 ” 报喜不报忧 ” 的原则,用蘸满黑心话与灾民血的笔,将这一天轻松地从人们的视线于其历史中抹去了。奇怪之处在于,在新闻脉络已经成型的 1975 年,很多 60 年代、 70 年代生人对于这场灾害完全不知晓。甚至事隔三十年后,很多中国人对于此次事故仍然一无所知。及至《 Discovery 》当期节目播出后,不少网友还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在论坛发帖求证: ” 板桥水库事件是真实的吗?是不是国外媒体的恶意杜撰?“其他网友的回复证实了该事件的真实性: ” 我便是此次事故的幸存者。那真是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为什么中国人都知道唐山大地震 却没人知道 1975 年 8 月河南驻马店的洪水? 那么多人关心唐山大地震、四川地震、日本地震,却没有人知道河南驻马店 1975 年 8 月 8 号的大洪水。一夜之间 死了 24 万啊, 一夜间,几天内 24 万啊,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1975 年 8 月,在河南省驻马店等地区、 1 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计 60 多个水库相继发生垮坝溃决,近 60 亿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横流。 1015 万人受灾,超过 2.6 万人死难,倒塌房屋 524 万间,冲走耕畜 30 万头。纵贯中国南北的京广线被冲毁 102 公里,中断行车 16 天,影响运输 46 天,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最惨烈的水库垮坝惨剧。 30 年后,反观这次决堤事故,从中折射的问题更值得深思…… 驻马店地区的数百万群众,就这样度过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洪水退去的地方,到处可见人畜的尸体── 尸体在烈日下腐烂,在洪水曾经肆虐过的地方罩起一层可怕的雾,一位曾经参加救灾的军人后来回忆,在漯河至信阳的公路两旁,沿途所有的大树树枝,都被黑压压的苍蝇压弯了。 8 月 13 日 ── 新蔡、平舆东部水仍上涨,全区 200 万人在水中。 汝南: 10 万人被淹(指尚飘浮在水中),已救 4 万,还有 6 万人困在树上,要求急救;全县 20 万人脸肿腿肿,拉肚子,无药。 新蔡: 30 万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 20 个公社全被水围住,许多群众 5 昼夜没有饭吃。 上蔡: 60 万人尚被水包围。华陂公社刘连玉大队 4000 人已把树叶吃光;黄铺公社张桥大队水闸上有 300 人 6 天 7 夜没有吃饭,仍在吃死猪死畜。 1975 年“河南垮坝 24 万人死亡”被列为全球科技灾害第一名。 2005 年 5 月 28 日 discovery 中“ 10 top technological catastrophe in the world ”节目,在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的名次,居于印度博怕尔化工厂泄毒事件和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之上,而列第一的,是在我们中国: 1975 年河南驻马店板桥水库垮坝,打捞到的尸体 10 万多具,后续因缺粮、感染、传染引起的死亡 14 万,共 24 万多人死亡,与次年的最大自然灾害唐山大地震死人数相仿,比埃及阿斯旺水库垮坝还更祸害人,而我们国人从不知情。 几天之内,全地区有大小 26 座水库相继崩堤垮坝, 9 县 1 镇东西 150 公里,南北 75 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 400 多万群众被洪水围困, 10 多万群众死亡, 30 多万头大牲畜漂没, 300 多万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 34 · 97 亿元,相当于建专区以来十几年财政收入的总和。 板桥水库大坝,位于多灾贫困的河南驻马店地区,三门峡水库大坝之西南,是大跃进的产物,工程质量粗劣,又无正常维护,至灾害发生时, 17 个泄洪闸只有五座 能开启。 1975 年 8 月初,一场台风引发了当地历史上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河南泌阳县境内汝河上游的板桥水库水位暴涨,水库管理人员在没有得到上级命令的 情况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区石漫滩水库的大量洪水急骤流入板桥水库,加快了板桥水库水位暴涨的速度。 8 月 7 日 19 时 30 分,驻守在板桥水库的 34450 部队军内的通讯设备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称:“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 1.3 米,再下 300 毫米雨量水库就有垮坝危险!”仅仅 7 个小时后, 8 日零时 20 分,水库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请求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 确保大坝安全。 可是,同第一封急电一样,这封电报同样没能传到上级部门领导手中。 40 分钟后,高涨的洪水漫坝而过。水库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告急电,并开启尚能移动的五扇闸门,此时水库已经开始决口。 4 时,当地驻军冒着被雷劈电击的危险,将步话机天线移上房顶,直接在房顶上与上级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报告了板桥 水库险情。同时,为及时报告水库险情,让下游群众紧急转移,在无法与外界沟通的危急情况下,驻军曾几次向天空发射红色信号弹报警。可是,由于事先没有约定 危急时刻的报警信号,下游群众看到信号弹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8 日凌晨,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出板桥水库的决口,以每秒 6 米的速度夺路狂奔,铺天盖地地向下游冲去。仅仅 6 个小时,板桥水库就向下游倾泄 7 · 01 亿立方 米洪水。至遂平县境内时,水面宽 10 公里,水头高 3 — 7 米。昔日人欢马叫的遂平县城,俄顷之间一片汪洋。沉睡在梦乡中的人们,在浑然不觉中被埋在水底,变 成水底的冤魂。 洪水铺天盖地向下游奔腾而去。所到之处,水库垮坝,堤塘决口。决口的洪水与上游来水合二为一,汇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劈头盖脑地淹没了广大的城镇 和乡村。据后来统计,整个驻马店地区 96 %的面积受灾,许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 3 — 7 米, 300 多万人口被围困在洪水中。 此时上级才决定炸开刘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间的□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坝分洪,同时指示要确保该地区亚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鸭湖的安全。但已经晚了。几天之内,全地区有大小 26 座水库相继崩堤垮坝, 9 县 1 镇东西 150 公里,南北 75 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 400 多万群众被洪水围困, 10 多万群众死伤, 30 多万头大牲畜漂没, 300 多万间房屋倒塌,随后又有 14 万多的灾民无以生计走向黄泉。 当时的报道:暴雨到来的数日内,白天如同黑夜;暴雨如矢,雨后山间遍地死雀;从屋内端出脸盆,眨眼间水满…… 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么? 暴雨 6 小时降雨 853 毫米、破当时世界纪录、雨点大到能把麻雀砸死! 白天太阳暴晒!晚上冰水刺骨! 10 几米高的树上是人的尸体。(想象一下树上挂的都是人的尸体?一点都不夸张!) 洪水直接冲断了 100 多公里的铁路 把铁轨拧成麻花! 驻马店的人可以回家问问你父辈、祖父辈! 为什么中国人都知道唐山大地震、却没人知道 1975 年 8 月河南驻马店的洪水? 在世纪十最之十大技术灾难中,河南驻马店的洪水名列第一…… 视频链接: http://tv.sohu.com/20090811/n265878805.shtml 视频一共 47 分钟,是 10 大灾难的全部。中国大洪水排在最后,,在第 38 分钟处。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屈体翻腾三周半 水花没压住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 您的文章《政府信任度:中国全球第一》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1-09-07 15:55 您的文章《中石化河南油田8.8和8.18》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1-09-07 13:48 您的文章《淘书》已被管理员转移到回收站。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2011-09-05 14:33 您的文章《胡总书记的书法》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阅读更多

谢勇 | 动车撞击中国痛点

2011年07月28日 07:19:42   原因尚未查明,遇难者人数依然谜团,车头即被迅速分解、粉碎、掩埋。就这样,甬温线在车难两天后,迅速恢复通车了。依旧是“和谐号”,在这条曾经惊魂的线路上呼啸而过,只是不清楚当列车驶出温州的时候,乘客们会不会看到桥下事故过后的一地狼籍,或者,还能依稀听到空气中遇难者所留下的最后声音。      铁道部在制造出小依依的生命“奇迹”以后,他们又创造出一个奇迹: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动车再次启动,无数民众次带着“动车总体安全”的这种中国官僚特色的承诺和生死未卜的命运登山列车,与之前那上百伤亡者并无区别。     多少人,特别是外媒被铁道部冷血而疯狂的决定震惊,但实际上,如果对中国社会运行的逻辑有所了解,并不难理解这个中国最特殊的政企合一的部委、中国计划经济最后的堡垒以及“最糟糕的行政集权下的局部市场化”怪胎对于恢复通车的渴望:只有通车,只有继续创造出世界第一的奇迹,只有树立起一个硕大无比的民族复兴,世界强国的泡泡,某些铁道部领导的那些罪恶、丑行自然就会被遮掩过去一样——事实上,当年温家宝要拆割铁道部,被刘志军顶回的理由之一就是铁路建设正在进行中,此时管理架构发生变动,不利于中国第一高铁大国梦想的实现。     实际上,铁道部的做法确实摸准了中国这趟列车的脉动。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于此同时,亦累积大量问题:制度成本居高不下,贪腐问题严重,贫富不均、户口歧视、食品安全、民众的民生权力和政权权力一次次被伤害,体制改革乃至政治改革停滞不前,社会矛盾持续尖锐,整个社会已成呈撕裂之状。而仔细观察,所有这些问题,均未能得到彻底解决,而执政者的根治之道,却也恰恰是在发展中解决。也就说,“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要通过发展来解决”,至于说遇到问题造成的损失——包括最珍贵的生命,也不过是为实现伟大梦想的成本。当然,这些成本会有人买单,而绝不会是主导改革的执政阶层。     这也是车难后原因人数等等问题均未查明,铁道部却能够启动维稳程序,要求迅速火化逝者,甚至说出早签协议协议有奖励这般无耻之言的底气所在。      可实际上,动车惨祸清楚重申常识,所谓“用发展的方式解决发展中带来的问题”,不过是“用发展的方式遮掩发展中带来的问题”的托词。盛世中国的神话再辉煌也不会让这些没有解决的问题随风飞逝,恰恰相反,在中国社会列车以更高速运行的时候,会导致更大的,更具灾难性的后果,甚至车毁人亡。另一方面,那些被视为是潜在的可以作为成本的人们,他们可能显得麻木、犬儒、容易被操纵,但是,他们的怒火并没有真正消失,一旦当最后时刻真正到了,地火喷涌而出,就会发现没有人能真正置身事外。     动车撞到了中国的痛点。看到杨峰寻找亲人的新闻,以及他愤怒又无助的讨要一个解释的时候之时,我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泪水。这是后极权国家不常体会到的一种正常的痛苦,摘心,撕肺,如大爱等等宣传语汇无干。流泪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能分担杨峰痛苦的,也不会是数千万围脖网友。坦率说,在这个国家生活久了,多多少少总会有些麻木,对一些事情总会有些熟视无睹,甚至,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般抱着一个荒唐可笑的说法,即便是张曙光富可敌国地拥有了28亿美金,即便是刘志军坐拥红楼十二钗,只要他们能够建立起中国的高速铁路网,只要他们能让我们个体微小却实在的生活变得便捷,这些富贵美色也就让他们享受去吧,今日之中国,贪腐的能吏,总比清廉的酷吏更有作用,而那些罪恶,实际于己无干。可现实无情颠覆这个念头,没有完善的监管体制,没有对执政者形成实质性压力,不建立起真正现代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所谓能吏,能造成,不过是更的大灾难。而承受这些的,就是你,就是我,就是我们这些普普通通,所拥有的也仅仅是自己生活的公民。而杨峰,就是你我的兄弟。疼痛让国人觉醒。我们看到了似乎陌生的温州人和中国人:关注生命。关注他们,急公好义,乐于助人,也看到了一个似乎陌生的警察:坚持生命至上,坚守一厘米主权,哪怕葬送自己的仕途……     百年前,铁路如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苟延残喘的清朝,百年后,当年的保路运动变成的保命运动,历史真在如此简单的重复?如是,那些车难逝者终会永远被人们记住——当然,绝非以环球时报社论所理解的那种方式。               上一篇: 以万千民间组织弥合社会撕裂   下一篇: 大连,你还能幸运多久? 阅读数(6823) 评论数( 7 ) 7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阅读更多

艾未自由 | 关注王荔蕻

请各位关注者访问和订阅这个网站: http://freewanglihong.blogspot.com 在某种意义上,王荔蕻能否自由取决于中国人自己如何努力,因为她在国外的知名度数远远低于艾未未。艾未未再次在推特上发声就有声援王大姐的推。下面推荐一篇文章: 翟明磊:你们怎么能审判公民精神? 昨天,我敬重的王大姐,荔蕻姐站在审判席上,我为这法庭感到羞耻,一个好公民因为她见义勇为,为三网友呼喊,被诉滋事罪。王大姐,说现在是辛亥百年了,可我们还生活在帝制中。 我仿佛活在非人间,活在鲁迅说的一个类猿人的社会,你们竟然连一个女人,母亲,退休的阿姨都不放过。 真想国事管他娘。在这个无限不负责任的国营共和国公司,有多少不负责的人,你们没有审判 ,那些搞地震时豆腐渣学校的,你们审判了吗?那些让和谐号撞起来的官员,你们审判了吗?无数不负责任的人,你们不审,偏去审一个只是想负起责任,不想亡天下的一个普通公民。 没错,我们的王大姐多管了很多闲事,杨佳出事了,她去安慰杨佳妈妈,天安门访民快要冻死了,她急着送被子,三网友被警察抓了,她跑去法院前围观,她的闲事管得真宽啊,连我的一个朋友因茉莉花革命被冤枉抓了,我正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救他时,王大姐还在网上关心起来,甚至还想来独探虎穴,我那份感动别提了。 那是闲事吗?我操,那是公事,公民的事。你不负责,他不负责,总得有人负责。总不能让人心凉下去,总不能让类猿人就这么把这片土地丛林化了吧。 审判 吧,你们怎么能审判公民精神? “写文章的可判可不判,走上街头的一定要判 。”一个警官曾在一片黑暗中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算底线吗?鬼知道,真的是鬼知道。我们看到艾未未,冉云飞坐了莫名其妙的牢,放了。我们看到一位将军的女儿,一位弱女子被送上法庭。 她只是不想跪着,也不想坐着,于是走在了大街上,她和网友们拉着温总理的横幅,为三网友喊了,这就是滋事了,这滋的是哪门子的事。 刘晓原为她辩护,是的,我们要说理,可是理都说完了,还是要判。 在和谐号翻车,钱云会离奇死,通货在膨胀,毒奶粉还在危害社会,郭美美的大腿惊艳,乱相纷呈,民心思定,政府思静的时刻,你们竟有空去审判一个负责任的公民,到底谁不太平在滋事?啊,我的法官大人?我的共和国法庭。 实在不想说什么话了,这是“吃的是良心,拉的是思想”的年代,多说话,多讲理,又能如何,在死灰般的心中,我只有些愤怒的火星。她是一个共和国将军的女儿,她做好坐牢准备了。 请看把冉云飞艾未未等大嗓门抓了,可是和谐号还是翻了呀,我们总得想想办法,不要关那些负责任的,诸如谭作人,胡佳,陈光诚什么的,还是去抓那些不负责任的为好。否则,上回倒楼,这回翻车,还不知道有什么事呢? 这是你的国家,也是我的国家,负责任亡不了国,不负责任的一伙人不仅卖了国,还要搞个殖民地,高等华人都移民了,在中国赚钱,给外国纳税,这不是殖民地了吗,这么说,不仅是帝制还要回到殖民地,大倒退啊。 话说回来,你们真敢判啊,你们能审判公民精神吗?不能。你们不就是想吓人吗?偏偏吓出这么多围观法院的公民。尽给主子添乱。我好担心你们饭碗。 8月13日晚 http://www.1bao.org/?p=1478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